精彩絕倫的小說 《餘燼之銃》-第八十七章 黃昏之時相伴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余烬之铳
船队缓慢地行进在平静的大海之上,从玛鲁里港口驶离时,船只如同狼群般庞大,但经历了之前的海战,现在仅剩下三艘,其余的铁甲船要么沉没于棱冰湾战役,要么便因为自身的损伤过重,无法继续跟随队伍前进而被落下。
即使是这样,现有的这三艘铁甲船状态也不好,为了追击晨辉挺进号,它自身的损伤也在逐步加剧,最为重要的是,付出了这样的代价,还是在某个无光的夜晚里,跟丢了晨辉挺进号。
状态最好的血鲨号行驶在最前方,它满载着物资与精锐的战士与船员,是疫医手中最锋利的剑刃,它劈开海水,一路向前。
“这里……便是所谓的寂海吗?”
疫医站在船首,遥望着这灰色的世界,话语声带着微微的颤抖,不是恐惧,反而是兴奋。
“这无处不在的侵蚀,仿佛这片海域都是基于某种怪异的存在,而建立起来的。”
张开双手,疫医享受着这奔涌压抑的力量,它们如同这朦胧的灰色一样,笼罩在每个人步入寂海之人的身上。
在紧张的追击战下,疫医与洛伦佐等人一样,他们所有人都受到了侵蚀的影响,完全投入于血与火的厮杀,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步入了寂海。
在丢失了晨辉挺进号的踪迹后,疫医才打量起了所处的环境。
起初疫医也不敢相信这侵蚀是源于寂海的,但在简单的推测与实验后,他意识到了这一点,侵蚀紧随着船队,它的范围近乎等于这片海域的范围。
这便是寂海的异常之处,也是在了解到这些后,疫医意识到了寂海对外的“封锁性”,进入寂海的人都会被侵蚀扭曲了感知,即使有幸出来,凡人们也会因侵蚀陷入疯狂。
“真意外啊。”疫医感叹着。
没有什么考验内心的抉择,也没有什么盛大的仪式,这些人就像迷路的孩童,就这么轻易地误入了这禁忌的旋涡。
“寂海……这里真的是寂海。”
另一个声音响起,泽欧坐在轮椅上,身后的士兵推动着他,缓缓靠近疫医。
泽欧此刻恢复的还不错,整张脸依旧存在着被烧伤后的狰狞,只有裸露的眼球与露出牙床的嘴巴,但即使是这样,也要比之前强太多了。
之前它就像一个将死之人,现在看来,死神对于泽欧的死活,还不是很感兴趣,他成功地从死神的手中偷到了时间,活在生还的狂喜之中。
泽欧与死神擦肩而过,但这并非是死神的怜悯,而是与魔鬼的交易,泽欧的幸存是有代价的,不仅仅是帮助疫医潜入维京诸国,绕过海上的警戒,还有一些更深层次的代价……
仅仅是回忆起血腥的手术,泽欧便能感受到从身体之中传来的幻痛,仿佛锋利的手术刀依旧在切割着他的身体,将人的部分一点点地取走,直到泽欧变成某个非人的存在。
“你们维京人称这里为神域?在这片海域的尽头便是诸神的居所,所以这片海域的尽头,果然是有着什么东西在等着我们吗?无论是神,还是恶魔。”
疫医看着泽欧,他身上披着黑色的毛毯,盖住了他的身体,只是这毛毯所呈现的轮廓,是一个非人的轮廓。
一个巨大且带着凸起的轮廓,泽欧的头颅和它相比是如此地突兀,就仿佛凡人的头颅不该存在于其上一样,应该有什么更加狰狞的东西来取代才对,就像拼接的画作,充斥着违和感。
“你难道不害怕吗?”
泽欧不畏惧死亡,他畏惧的是神明,那些虚无缥缈的神明,而现在他步入了神的领域,他的心中充满了对神的敬畏与恐惧,还有莫名的神圣感。
这些复杂的情绪充斥着他的内心,他曾经在寂海面前害怕得不敢前进,如今真的步入这里,他的内心居然稍有些平静,就像朝圣一样。
“我不害怕,泽欧。”
疫医回答道,他张开手试着感受迎面吹来的海风,但这里是风止之地,只有铁甲船行进带来的微弱气流拂过他的身体,扰动着此处的寂静。
“我不信神,比起害怕什么神明,我更害怕的是一无所有。”
疫医继续说着,从说话起,他的目光便一直盯着前方,从未移开过。
“我执着了这么久,上百年的时光,费了这么大的劲,杀了那么多人,吞食了那么多的罪恶……我所有的所有便是为了那里,结果到了那里什么也没有,那才是真正的绝望。”
话语很平静,经过鸟嘴面具后,声音变得有些模糊。
这清晰地传入了泽欧的耳中,他看着疫医的背影,能感觉到某种无形的东西在他的身上扩张,生长出尖牙与利爪,这样的尖锐难以计数,如同扭曲的丛林。
“那么,假如那里真的什么都没有呢?”泽欧也不清楚自己是为什么,他突然问出了这样的问题,“如果那里只是一片辽阔的冰原呢?”
“你是在否定你的神吗?如果那里什么都没有,那么你的神也不存在了。”
天 醫
疫医反问道。
泽欧一时语塞,他不知道该如何应答,可紧接着疫医又说道。
“一无所有的话,就一无所知了,还能怎么办呢?总不能止步不前吧?”
“因为害怕面对真相,所以编织起一个可笑的牢笼将自己关在里面。生活在谎言与虚妄之中,只是为了保证自己存活的‘基石’不被撼动。”
被 遺棄 的 皇 妃
疫医嘲笑道。
“是选择面对真相,知晓一切,然后坦然地死去,还是浑浑噩噩地,像个懦夫一样活下去,你会怎么选?”
他转过身,质问着轮椅上的泽欧。
疫医的眼瞳被厚重的镜片所阻碍,里面有的只是一团不可测的黑暗,但泽欧却清晰地感受到有目光正从黑暗之中升起,它在注视着自己,不止一道目光,而是成百上千的目光。
仿佛这衣装之下不再是凡人的躯体,而是一头百眼的怪物,他窥视着泽欧,寻找他的心灵的弱点,突破他理智的防线。
“我……”
泽欧想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他却说不出来,他作不出抉择,但很快疫医再次说道,替他做出了决断。
“我们还能选什么呢?步入寂海之时,我们就只剩下了一条路,不是吗?”
模糊的笑声从鸟嘴面具之下响起,如同秃鹫的哀鸣。
“要么死在这里。”
疫医指了指身下的大海。
“要么死在那里。”
抬起手臂,手指指向了遥远的彼方。
那里是疫医应许之地,疫医不在乎有没有什么神,有没有什么真理,正如他之前在船上写下笔记时的那样,疫医已经找到了他自己的“真理”,现在疫医要做的只是去证实它,至于在这更之后的事,对于疫医而言并不重要。
无论是死亡,还是别的什么,都不重要了。
两人的谈话陷入了沉默,窥视着这灰白的世界。
按照疫医的推断,他们进入寂海已经有些日子了,行进在这单调的世界里,时间感都被模糊了起来,好在疫医勉强找到了规律,便是观察这些云层的灰度。
从有些昏沉的灰云看来,夜晚就要到来了,现在正是黄昏之时。
又是一场难熬的夜晚。
可就在这时有阵阵的水花声响起,不是来自身下的铁甲船,也不是来自后方的铁甲船,这水花声是如此地响亮,甚至说不该被称作水花声,能发出如此剧烈的声响,简直是有洪流在海面上涌动。
在片寂海的海域之上,这声音宛如惊雷般乍现,轰击着人们躁动的心神。
“那……是什么,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泽欧看向了另一边,他的眼瞳浮现了些许的恐惧,其中倒映着一个庞大的身影。
所有人都看到了,准确说,在这片寂静的海域之上,想不发现它都很困难。
狰狞的身影如同跃出海面的鲸鱼,它是如此地庞大,带起万千的水流。
一艘大船破开了海面,它仿佛是从深海之中升起,如此突兀地出现在了船队的侧翼,短暂的震惊后,疫医看清了它的样子,接着疫医意识到,这艘大船确实是从海里升起的。
这是一艘铁甲船,船体的表面覆盖满了锈迹,更为诡异的是这艘从海底升起的沉船上没有任何生命可言,没有藤壶与海草,除了冰冷的锈迹外,这艘船上什么也没有。
它向船队缓缓驶来,随着它的前进,海水也躁动沸腾着,隐约间能听到有万千的声音呼唤着,它们狂欢歌颂。
“纳吉尔法!”
泽欧惊恐地高喊着。
穿越之镖行天下
“纳吉尔法!”
铅灰色的云层之中掀起波澜,它变得越发漆黑,如同铁幕一般落在巨船的身后,裹挟着风雨雷霆。
泽欧最恐惧的事还是发生了,这是满载着神敌的巨船纳吉尔法,它们会碾碎自己,然后朝着寂海的深处行进,为那些高居荣耀的诸神,带来灭亡的黄昏。
儒仙 冷月无涯
自己要阻止这些,泽欧不能允许它们冒犯神圣的诸神,这是泽欧为之执着的东西,他想挣脱束缚站起来,可他的身影僵硬,呆呆地坐在轮椅上。
为……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还没有离开轮椅,为什么自己还没有挣脱束缚……为什么自己提不起力量?
泽欧质问着自己,可无论他在内心中怎样呐喊,他的身体始终无法动弹。
恐惧,绝对的恐惧支配了他。
那是带来黄昏的神敌,诸神也无法阻止的存在,自己仅仅是一个凡人,又能做到些什么呢?
所以……也不过如此啊,自己对于诸神的狂热也不过如此啊。
庞大的绝望笼罩住了泽欧,他根本无法起身捍卫他的信仰与他的诸神,比起死亡,此刻崩塌的羞愧感,对于他而言更加的折磨。
“别紧张,诸神可是造不出铁甲船的。”
疫医直面着布满锈迹的巨船,哪怕面对着如此怪异的事物,他也不畏惧,又似乎疫医的一生中已经见过了太多的怪异,他已经习惯这些了。
毕竟在疫医的认知里,即使神明真的存在,也只不过是一些被谎言与虚妄构筑成的可笑之物罢了。
“更何况,只用这样的东西,真的能猎杀诸神吗?”
疫医看着逐步靠近的巨船,它应该没有动力的来源,但仿佛是海水在推动着它,就这样诡异地在海上行进着,与它一同前进的还有身后的铁幕,雷团在其中翻滚,携带着灭世之力。
那是积蓄成型的风暴,它们在海面上铸就成了一道灰黑的铁幕,推进看似缓慢,但实际的速度飞快,就像掠过的狂风,轻而易举地便跨越漫长的距离。
死寂的海水被无名的力量拖动着,掀起又落下,激起漫天的水花。
巨船沉默地驶向着船队,宛如一把劈开海水的利剑,它被某种力量支配着,斩向了疫医的船队。
目睹这一切的每个人都愣住了,自从步入寂海后,他们的意识便一直遭受着侵蚀的影响,而现在随着巨船的出现,侵蚀的强度再度提升,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什么……声音?”
“你听到了吗?”
“有什么东西在响……”
耳旁响起了船员们的私语声,但很快这些声音便被更为尖锐繁杂的声音取代。
它是如此地嘈杂与混乱,似乎是有数不清的剑刃切割者钢铁,它们发出刺耳的鸣响,将坚固的铁质撕扯成一个又一个的残片,这样的声音还在加剧,仿佛有更多人加入了这场疯狂的狂欢。
“啊……所以这就是寂海针对入侵者的防御吗?”
疫医自顾自地说道,他甚至没有去看这些声音的来源,在意识到侵蚀回荡在这片海域之上时,他的心里便有了猜想。
对于这片海域,对于诸神的居所,对于诸神……
看向布满锈迹的巨船,船身上面布满伤痕,看样子在沉没前它经历了某场极为激烈的战斗,能看到船舷的一侧有着巨大的创口,以现如今的火炮都难以造成这样的撕裂创口,难以想象它曾经遭遇了些什么。
沿着嶙峋的表面看去,一行模糊的文字出现在疫医的眼前。
“它不是纳吉尔法,你不用担心你的诸神了,泽欧。”
疫医接着念出了它的名字,就好像唤起一头长眠的怪物,悠扬的汽笛声回荡在天地间。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角鲸号。”
它回来了,曾经沉入海底,被所有人遗忘的巨船,它带着那些夙愿与秘密再度出现在这个世界之上。
裹挟着滔天的海浪与雷霆,从被尘封的故事之中驶出。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