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小說 燼神紀-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一個公國熱推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四人正行间间,忽然一处长草从中跃出一只肥兔来。凤漪眼尖,那手也快,几乎不加思索的一道火箭便射了过去,将那只肥兔打的飞了起来。不过那只肥兔被击飞起来,在空中翻了几翻,跌落地上,一翻身又跃了起来,向前冲去,这一着倒是让大家不由的一愕。
什么时候,凤漪的法术攻击竟然如此的弱了,便是连一只野兔都不曾杀死。不过那只兔子毕竟还是受了伤,只再跑了数步,便跌倒在草丛之中,挣扎着爬不起来了。
“难不成这只兔成精了么?”风漪奇怪地看了抬自己的手掌看了看。独孤篪却是紧跑几步过去,将那只兔子捉着耳朵提了起来。
没有问题,完全是一只正常的野兔,并不曾成精成妖,不过这只野兔倒是好强的体魄,便是比之那灵界化形的妖物来都只强不弱。
普通的野生之物都这般的强悍,这倒是叫一行众人提起了小心。
“倒是能够让咱们打打牙祭了。”抛开心中的担心,独孤篪提着那只肥兔,向着三女晃了晃笑道。
“好呀,好呀,好久不曾尝过哥哥的手艺了呢。”灵儿率先拍手赞成。
虽然他们降落之处距离出山口不远,可这四人还是直走了三天,才算是走出了那座峡谷。山外是一片平原,山脚下便是一处村庄,看那样子,不过百十户人的小村落,再看那村中建筑,无一例外地都是草舍土墙,想来应该是普通农户村子。有了人家,便能够打探到消息。
清溪相绕,绿柳红桃,却是一副世外桃园景象。方到村头,独孤篪等人便看见在那村头大场边,古柳树下,几位上了年纪的老人正围坐在一方石碾盘旁闲话家常。看这些人的衣着打扮,粗布短衣,亦正是家户人家打扮。
那一群人自也早早便发现了从村外走过来的独孤篪等人,那神色间便颇有些好奇,其中一位年纪最长的老者,远远地看着四人走过来,便从那石碾盘上站了起来,随手在碾盘边上磕去烟袋中余下的火烬,将那烟包连绳在那烟袋杆上胡乱一卷,往那腰间一插,举步迎了过来。
看到那老人的动作,其它诸人也都对视一眼,纷纷起身,跟地那老者身后,向独孤篪等人围了过来。
“老丈有礼了。”走到近前,独孤篪笑着向那老人施了一礼,又向着周围其它村夫抱拳示意。
“不敢,不敢,可是折杀老夫了,不知诸位公子小姐自那里来,怎么会到咱们这清溪村中?”独孤篪这一礼,倒叫那老人慌了手脚,连忙摆手,反倒是向独孤篪施了一礼,这才温言笑问道。
“老丈为何这般客气。”独孤篪见那老人的动作,不由得一愣。以这老人的年纪,断无向外来小辈客人如此施礼的,再看那旁边站着的其它人,那神色也是颇为拘谨的样子。不由得心下十分奇怪。
灯火冷
“哦。看诸位公子小姐,衣着华丽,相貌不凡,必是出于贵族世家,小老儿一介贱民,如此施礼那是应当的。”这老人也是人老成精,看那独孤篪的表情,便明白其心中疑惑什么,于是便笑着解释。
凡世之人贵贱有别,所谓礼不下庶人,一般来讲,这贵族世家之人与那庶族草民相遇,后者是要向前者行礼的,不分年岁大小。之前独孤篪见面便向他行礼,这老人心下便有所猜测,这几个娃儿怕是养在府中的贵族子弟,想来是很少出门的,不然也不会与一庶族贱民行礼。
拾忆成痛
“老丈客气了,晚辈可不是什么贵族,却是当不得你如此大礼的。”独孤篪明白了其中道理,连忙笑着摆手道。不过他的解释,那老头那里肯信。
要知道这老人所在的这村落,是隶属于一个叫作宏信国的公国,这宏信国,种族等阶极为森严,象独孤篪他们身上所穿的这种华美衣着,便只有那有爵禄的贵族家的成员,才有资格穿着的,旁的人,便是那家资巨万的富商人家,如果没有爵禄,也是不允许穿着的。
听了那老人一番解释,这独孤篪总算是明白了,他们为何以为自己是贵族的原因了,不由得苦笑一声,对那老人道:“前辈会意错了,咱们几个并不是这宏信国人,而是来自别处,只是通过空间通道传送时,不想那空间通道出现了故障,中途跌落下来。”
“空,空间通道?那是什么?”旁边人群中有一位灰须老者,听了独孤篪的话,一时有些不解,不由疑惑地望向那当先的那位老者。
无天神王
“啊,啊,空间通道,老夫前年去那县城时,遇到一个游方的郎中,倒是从他口中听说过这什么空间通道的,听说这种东西,只有那省府以上的城埠才有,多由衙门专管,可以让人从一处,于极短的时间传送到极为遥远的地方。”当先这位老者正是这清溪村中族长,在这村中算得上是见识最广的人,每年春秋两季纳粮时,都会去往那县城一次,据说年轻的时候还曾去过省城呢。
“那这究竟能传送多远,可能传送百里不?”人群中又有人好奇地问道。
“百里?我猜呀,至少能够传送二三百里呢,呀,我的娘哎,一会功夫便能出现在二三百里之外,想想这东西真是太神奇了。”有人反驳道。他们的话,听在灵儿几女耳朵中,差一点引得她们笑出声来。
那位族长似乎觉得自己村人如此没有见识的话,实在有些丢脸,不由回过头怒瞪了那几个说话的家伙一眼,这才回过头来,对着独孤篪笑着拱了拱手道:“几位快请家里说话。”说罢,转过身来引着四人向着那村中央一所最大的院落行去。
虽然是村中的最大一处院落,其实说来也并不很大,一样的茅屋泥墙,不过不同的是,外面比之别家倒是多了一道院墙,这院内除了正对门的厅房外,东西方向还各建着三间厢房。这族长将独孤篪三人引进自家的厅房内坐下,又赶出门外,驱退了那些个跟来看热闹的村民,这才又返身回来,提过一个残了口的茶壶来给四人倒上一碗茶水。
看着面前这吃饭碗作茶杯,用来为自己盛着的黑茶,四人对这村中农户的清苦日子倒是有了几分直观印象。
“村居简陋,慢待了。”那族长见四人看着那碗中黑茶,自己也觉不好意思,神色颇为惭愧地道。
“老丈客气了。”独孤篪笑了笑,端起碗来,一口便将那碗中茶水饮下一半。灵儿等人见状,也相互笑笑,各自端起碗来喝了几口。看着几人竟然不嫌弃自己茶水简陋,这老汉脸上倒是显出几分欣慰之色。
这老人姓张,清溪村中,除了张姓便别无他姓,随着与这老人的不断攀谈,独孤篪总算是打听到一些信息。不过因为这村子相对闭塞,而这一村之人都是少有出远门者,见识最广的这位族长也不过才去过省城一次,所以想要自他这里得到太多有用的信息,实在是不可能的。
妖怪福利院
不过从这老人那里听来的东西,倒也叫这独孤篪四人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不再是一片空白。
先说这宏信国,既然是公国,那么便算不上是最大的国度,其属于唐帝国辖下的一个番国,有着自己相对独立的领土,行政与军队,这宏信公国行政制度,是一种分封承袭的制度,各级大小贵族都有着自己的土地,亦有着自己的武装,对于自己辖下的子民也有着自己的独立税权与司法权。
那宏信公国的李凡大公,其实说起来是诸贵族联合推选出来的最高统治者,这公国与各贵族之间以联合契约的形式厘定下各自的权力与义务。
“这还是一种比较原始的统治形式。”听了那老人的叙述,这独孤篪等人心中不由暗暗地道。
这公国设有四个行省,而这四个行省,其中两个控制在那李凡大公手中,其余两个,分别控制在两个实力相对较次一级的贵族手中。而这清溪村所在的这个行省,正好是那李凡大公控制下的两个行省中的一个,其辖下的贵族,多是李凡的坚定支持者。
关于修行者,这个公国之中自然是有的,不然,那省城之中也绝对不可能建立起传送阵来。不过这个公国在这世界里也许实在是太小了些,其公国境内并没有什么修士门派。
当然这个消息也未必真实,这位张族长对于其所在行省的事情所知亦有限,何况是关于这整个公国的。不过这位族长倒是知道,这公国之中却是有着一位魔师,是那公国朝中,除了那李凡之外最有权势之人。
关于这位魔师的传说,这张族长倒是知道不少,什么降杀魔龙啦,什么祈天求雨啦,总知,这样的人物,在他们这些小小草民眼中,那就是神仙一样的大神通者。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