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txt-第556章 以牙還牙閲讀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杜贺来到了李家。
他站在李家门外,神色肃然,“城外李家庄子的管事杨定对贾家的女管事用强,我奉夫人之命前来交涉,请贵府给个交代。”
“等着。”
门子去叫人。
杜贺在等待着。
没多久,门子小跑回来,一脸不耐烦,“没有的事,赶紧走。”
杜贺大怒,“此事有数名庄户目睹,随后出手救下了女管事,李家这是要庇护他吗?”
门子冷着脸,“说了没有的事,你家若是觉着不妥,只管去上告。”
杜贺提高了嗓门,“李家这是欺我家郎君远在安西,所以就肆无忌惮吗?告诉你家李舍人,这等奇耻大辱,贾家不会低头。”
他回身,几个行人止步。
极品无敌仙医
“贾家被李猫家欺负了。”
“说是女管事被李家的管事用强,幸好救了下来,否则事情就大了。”
“没弄成,那此事可不好办。”
“是啊!还说是贾家的庄户救下的,那作证都没人信,难怪李家敢否认。”
“不过李猫最近很是得意,说是陛下看重,贾家差远了。”
杜贺昂首离去。
晚些李义府回来了,管家禀告了此事。
“说是被自家的庄户被救了。”
“贾平安?”李义府想到的是许敬宗。
他早些时候和许敬宗算是竞争关系,许敬宗属于忠犬,而他是李治太子时期的老人。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所以他占据了上风。
“那贾平安当初和许敬宗堪称是狼狈为奸,老夫……”李义府刚换了衣裳,他整理了一下袖口,抬头道:“老夫的文章令先帝赞不绝口,那许敬宗只知道谄媚逢迎,这等佞臣如何能与老夫比?可……”
他的眼中多了冷意,“老夫后来才知晓,贾平安为许敬宗出谋划策,否则许敬宗如今还在华州!”
管家低头告退。
李义府拿起案几上的一张纸,缓缓吟诵着,眉间多了得色,“老夫以文章行世,这是真本事。当年李大亮被老夫的文章打动,随即举荐。后来马周等人被老夫的文章打动,依旧举荐……”
“这是真本事!”
他喃喃自语,随后双手搓搓脸,茫然道:“我的文章无人可敌,按部就班下去定然也能成为宰相。”
“可……”他猛地捏住了那张纸,把纸捏成一团,深吸一口气,闭眼,“可这样更快。按部就班是不错,可帝王更喜欢对他言听计从的臣子,再有后宫的支持,老夫……可否一窥长孙无忌如今之位?”
他的眉间多了挣扎之色。
“奸佞?谁能评?”
“老夫只是为了一展抱负罢了!”
“权势……诱人!”
夕阳照在了庭院里,很是柔和。秋风缓缓吹进书房,几张纸被吹动,沙沙作响。
……
贾家的女管事被李义府家的管事欺负了。
这个消息传得很快。
“老程,武阳侯去了安西,家中竟然就被那等小人欺负,你怎么说?”
明静杀气腾腾的问道。
程达看了她一眼,哆嗦了一下,“我马上就去贾家,此事百骑若是不管,等武阳侯归来时,我再无面目见他。”
“不错,老程你最近越发的沉稳了。”
我喜欢女人!
程达一个哆嗦,赶紧去了贾家。
卫无双来了前院。
“此事百骑不会坐视。”程达的表态很坚定,“我准备派人去庄子上查探,但凡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就动手。”
这个决断对于程达来说已经是豁出去了。
屏风后默然。
难道不满意?
程达心中暗自叫苦。
“多谢程副尉。”
屏风后的卫无双说话了,程达说道:“不敢。”
蓝之逆光 亡灵mkiii的左轮
“夫君去了安西,有人以为贾家孱弱,于是放肆妄为,我虽为女流,却也不敢丢了夫君的脸面。”
这一番话说的极为大气,让程达不禁暗赞。
“夫君临行前说过,若是有大事,当去寻百骑。”
程达不禁微微颔首,觉得这是对自己的看重。
“此事乃是两家庄子争斗,若是百骑出手,李义府那边最近很是得意,不妥。”
这就是程达顾忌之处,没想到卫无双竟然主动说了出来。
武阳侯娶这个女人果然是娶对了。
“多谢了,此事贾家会想别的法子。”
“可……”不出手也不行啊!
程达觉得就这样回去明静能嘲讽他一整年,而且他心中也过意不去。
“若是力有未逮,我再请百骑出手。”
——百骑是核武器,我们承诺不首先使用百骑!
一番话让程达里面面子都有了。
等程达走后,苏荷说道:“无双,干脆打上门去。”
杜贺听的心惊肉跳。
“打……定然要打。”卫无双的声音很平静,“李家既然执意要庇护杨定,贾家仁至义尽……”
卫无双吩咐道:“杜贺。”
“大夫人。”
“你去平康坊,请了那位许多多来。”
“是!”
等杜贺走后,苏荷问道:“那许多多是谁?”
“夫君走之前交代的人,说是恶少头目。”
“恶少头目?”苏荷笑道:“我兄长原先也是恶少。”
“那是杀人的。”卫无双看了她一眼,“看看你,再胖下去,等夫君回来看你怎么说。”
苏荷摸摸脸,“夫君就喜欢我这样。”
“你就这般无忧无虑的过吧。”
卫无双摇摇头。
苏荷挽着她的手臂,“无双,那你为何要这般板着脸呢?”
“这个……”
卫无双想到了小时候。
“小时候阿耶没主见,家里时常被欺负,我就跟着苦练拳脚,谁敢上门来就打……”
“无双你好可怜。”
苏荷的同情心比较丰富。
“习惯就好。”卫无双淡淡的道:“你自己不立起来,没人能帮你。”
这便是环境造就人。
苏荷从小就是无忧无虑的,进宫后有姨母蒋涵罩着,没人敢得罪她,所以她愁什么?
而卫无双却不同,从小因为卫英性格的缘故必须要坚强起来。
“二位夫人,许多多来了。”
屏风撤去,苏荷见到许多多时不禁讶然,“竟然是女子吗?”
她的眼中闪烁着跃跃欲试的光芒,卫无双淡淡的道:“你若是想去做恶少,我支持。”
苏荷摇头,“不去,去了兜兜怎么办。”
许多多行礼,“见过二位夫人。”
“夫君临走前给我说过,若是有事,可寻你来相助。”
许多多点头,“是,夫人只管吩咐。”
卫无双冷冷的道:“我要你的人手……”
……
第二日。
王悦荣躺在床上,浑身依旧酸痛。
这是昨日奋力挣扎的后果。
但更让她难受的是那种屈辱。
她茫然看着屋顶,泪水滑落。
“王管事。”
“进来。”
王悦荣挣扎着起来。
外面进来一个农妇,端着一碗馎饦。
“趁热吃吧。”
王悦荣下床,农妇叹道:“真是造孽哟!那杨定今日还在对面洋洋得意,说什么他家阿郎如今深得陛下的看重,咱们贾家……不行呢!”
王悦荣问道:“什么看重?”
农妇搓搓手,“说是陛下经常赞许李义府呢!”
王悦荣知晓,李义府大概率要飞升了。
那她的事儿……
看着馎饦,她再无胃口。
“有人来了。”
脚步声很密集。
王悦荣刚起身,门外就来了杜贺。
杜贺杀气腾腾的道:“夫人令我前来看望你,让你放心,此事……贾家不会忍气吞声。”
王悦荣点头,“多谢夫人。”
她此刻只想着等贾平安回来,那个手段百出的武阳侯,定然能给李义府一次教训。
杜贺出去,喊道:“都清楚了?”
“清楚了!”
数十人的声音很大,王悦荣心中一惊,赶紧出门看了一眼。
数十大汉站在外面,有人的脸上有刺青,看着格外的凶悍。
他们都拎着长棍,站的整整齐齐的。
那些庄户也来了,大多鼻青脸肿。
这是上次被击败后的代价。
他们都在看着杜贺。
贾家的管事差点被欺凌,庄户去讨公道被暴打,这个亏难道就这么咽下去了?
杜贺来了!
“夫人交代,莫出人命,那些庄户不要打断手脚。可从杨定开始,那几个庄上管事的……除去留一条命之外,打!”
众人轰然应诺,庄户们被吓了一跳。
“出发!”
杜贺挥手,数十恶少就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王悦荣觉得心跳的突突的。
朝天一棍 温瑞安
“跟去看看。”
那些庄户也带着各种‘兵器’跟在后面。
对面有庄户发现了,当即回去叫人。
李家的庄户也集结了起来。
杨定就站在最前方,喊道:“打回去,打赢了,回头阿郎定然会赏赐酒食。”
有人突然喊道:“那些不是贾家的人。”
最前方的数十人看着就不像是善类。
“是恶少!”
恶少打架专业,农户打架业余……
士气在迅速跌落。
杨定心中一冷,喝问道:“为何来此?”
“你特娘的还敢装!”杜贺咬牙切齿的道:“你对贾家的女管事用强,幸而我家郎君不在,否则定然把你弄死了丢进清明渠中。”
百骑大统领出手,那自然不凡。
但杨定却很是有恃无恐,“一派胡言,证据何在?此事就算是去了官府那里我也不怕。”
没证据你说个屁!
他得意洋洋。
“证据?我家夫人说了,贾家做事只凭心,不需证据!”杜贺挥手,“打!”
“杀!”
恶少们冲了上来。
双方混战。
杨定第一时间就往后面跑。
庄户们看似悍勇,可却少了组织。恶少们一排排的结阵冲杀,打的他们抱头鼠窜。
“不堪一击啊!”
领队的恶少不禁矜持的赞美着自己的战斗力。
王悦荣问道:“这是军中的手段吧?”
恶少摇头,“只是看着好看罢了。你没见过武阳侯带着的百骑,那一结阵,咱们这等好看的一个照面就没了。”
他果然是最厉害的那一个。
王悦荣死死地盯住了在逃跑的杨定。
“杨定要逃!”
恶少笃定的道:“放心,贾家的夫人有交代,他逃不了。”
马蹄声传来,两个恶少驱马追了上去。
“打起来了!”
有人去报信,没多久几个村正就带着人来了。
“住手!快住手!”
李家的庄户被打的抱头鼠窜,那些恶少却不依不饶,追上去用棍子抽打着肉多的地方。
惨嚎声让人头皮发麻。
一个村正气抖冷,“视我等如无物吗?住手!”
一个村正低声道:“是李猫和贾家,咱们……”
“咱们吆喝就是了,事后就说尽力了,只是管不住。”
“住手!”
于是这些人的喊声越来越大,但更像是呐喊助威。
王悦荣跌跌撞撞的跑过去,一边跑一边咬牙切齿,“别动手,等我来。”
那两个恶少骑马圈住了杨定,王悦荣跑过来,哽咽道:“你这个畜生,可想过也有今日吗?”
杨定目光转动,喊道:“我家阿郎乃是李舍人,你等难道敢坐视贾家对我们下毒手吗?”
几个村正一脸茫然。
“他说什么?”
“声音太小了些,听不到。”
王悦荣伸手,马背上的恶少把棍子递给她。
她举着棍子就抽打,可杨定灵活的躲避着,偶尔抽一棍子看着屁事没有。
一个恶少猛地挥舞木棍。
呯!
杨定大腿挨了一棍子,惨叫着倒下。
王悦荣冲过去,举起棍子就没头没脸的狂抽。
杨定在地上翻滚惨叫着。
“别打头!”
一个恶少提醒道。
王悦荣只觉得浑身的气都出了,这才放下木棍。
一个恶少走来,仔细看看,回身道:“两条腿断掉了,右臂断了。”
卧槽!
杜贺都为王悦荣的战斗力感到了震惊。
女人一旦发狠,那真没男人啥事。
“李家吃大亏了。”
“是啊!李猫最近风头很劲,可贾家却顶风出手,不知后续谁胜谁负呐!”
几个村正在八卦,至于此事的后续,那铁定和他们没关系。
“回家!”
杜贺打头,带着众人回去。
杨定在地上惨叫,几个鼻青脸肿的庄户把他抬回去。
“去城中寻阿郎做主!”杨定怒吼。
……
李义府一到家就接到了消息。
“阿郎,贾家寻了恶少出手,把咱们家城外庄子的庄户们给打了,管事还被打断了两条腿。”
李义府先是一愣,接着冷笑道:“贾平安的两个女人这是以为老夫只会坐视吗?好大的胆子!”
吃完饭,他回到书房,仔细斟酌了一番后,就写了一份奏疏。
临睡前妻子不忿,又提及了此事,“那贾家欺人太甚,明明没有证据的事也敢出手,真以为百骑统领就能为所欲为呢!”
“老夫知晓了。”
可他的妻子依旧不依不饶,“夫君,今日有人来寻我,说贾家这是打咱们家的脸呢!若是不能还回去,咱们家那还有颜面?”
第二日,李义府把奏疏递上去。
众人都在看戏。
“李义府出手了。”
王琦笑的前仰后合。
“两家人打生打死和咱们没关系,不过贾家那个女人却下手果决,事情才将出来就令人报复,一点都不含糊。外面都说那个女人果然是个能掌家的。”
“掌家有何用?这是朝堂。”
王琦的眼中多了嘲讽之色,“李义府不要脸,公然支持废后,还无耻的吹捧武媚,陛下对他只能重用,否则以后谁会为了这些事出头?所以看着吧,贾家那个女人怕是要被收拾了。”
奏疏进宫。
有人跑去贾家告知此事,卫无双很坚定的道:“就算是被夺了夫人的头衔,此事贾家也必做不可!”
强悍啊!
此等小事本不该在朝中讨论,但褚遂良却主动提了出来。
“……贾家带着恶少大打出手,李家的庄户被打的抱头鼠窜,管事被打断了两条腿。”
撒嬌 boss 追 妻 36 計
李治的脸很冷。
李义府把脸拉下去,直接成为了忠犬,这对于李治来说就是意外之喜。
但这条忠犬却和贾家发生了冲突。
惩治哪一边都不符合他的利益。
“暂且……”
此事暂且搁置了。
李义府在中书省沉默了。
好友王德俭来寻他。
“此事要忍。”
李义府摇头,“不能忍。”
“为何?”
李义府抬头,笑的很是猖獗,“既然做了忠犬,那就该撕咬。只为帝王撕咬,那等忠犬就是刀。老夫还得为自己撕咬,如此才是狼!”
他再度上了奏疏,言辞激烈,大有不成功就心灰意冷之意。
忠犬的下场要看帝王的心情,看看汉武帝开始的那些忠犬,最终谁有好下场?
李义府的奏疏一下就引发了两边的争执。
老帅们出手了。
“屁大点事。”梁建方在朝中冲着李义府开火,“你家那管事可欺负了那女人?”
李义府坚定摇头。
可大家都知道这是事实。
否则贾家的女人吃饱撑的去寻李义府这样的对头。
“你家先动手,贾家报复回来,老夫看极为妥当!”
程知节一脸‘老夫就是程青天’的豪迈。
李义府冷笑道:“此事发生后,家中的仆役们人心惶惶,李家颜面全无,若是不严惩,以后发生此等事该如何?”
他咬死不肯松口。
“陛下,臣请严惩贾家。”
李勣心中微叹。
李义府还是聪明的,他把目标扩大到了整个贾家,这样就便于帝王操作。而若是他指名道姓的说要严惩谁,那就是给李治出难题。
毕竟那两个女人据闻都是宫中的武昭仪为贾平安挑选的,脸面得给。
“陛下,有御史弹劾李舍人。”
卧槽!
李义府一脸黑线,“谁?”
“监察御史杨德利!”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