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貞觀俗人 木子藍色-第946章 各爲其主推薦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秦琅回朝,进封司空,加开府仪同三司,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仍兼太子詹事,摄兵部事。
因在国丧期间,卫国公府闭门谢客,倒也没有人来吃闭门羹,这个时期也不方便往来。
接下来几日,秦琅先到政事堂报到,与几位宰相们负责中枢事务,当前第一要务还是送灵献陵,为大行太上皇帝安葬入土。
一切都算有条不紊。
政事堂里温彦博、杨师道这老伙计回来,跟大家倒也处的还算表面和气,堂议过后,各自散去。
秦琅回到自己的公房,刚坐下。
长孙无忌就先进来了,“你几年没在京了,也不知道你这里还有没茶叶存着,便给你拿了一点来,尝尝我这茶叶,皇后赏的义兴紫笋,味道偏淡,但香味不错,回甘,茶汤也清。”
“顺便给你带了套义兴紫砂壶茶具,也是皇后赏的,用来泡这义兴紫笋绝配。”
秦琅笑着将他迎进来。
屋里有一个壁炉,里面的松木劈柴毕毕剥剥的燃烧着,发出温暖的橘红色火焰。
甜心V5:BOSS宠之过急
这种壁炉,算是早前铁皮炉子的进化版本,烤起来更舒适,而且同样无烟,也能坐水煮茶,甚至能烤山药。
长孙无忌也不客气的坐在炉前,秦琅便提起水壶冲泡他拿来的紫笋。
“温仆射就喜欢烤银炭,还要直接把炭炉上罩个竹笼,直接把脚放上面烤,还要盖个毯子,老气横秋的烤法,不温不火的,哪有这壁炉烤的舒服。”长孙道。
沸水冲入,紫笋在水里翻转。
秦琅把第一泡茶直接倒掉,算是洗茶。他爱喝绿茶,一般不洗,但是待客,还是会冲洗一遍。
绿茶冲洗后,会少许多香味,甚至口感也不够醇,这不像是普洱。
绿茵 傻 腰
不过长孙无忌并没有把目光放在茶上,他过来也明显不是真来喝茶的。
“三郎一会要去东宫吧?”长孙无忌问。
“我昨日回京,圣人便召我入宫,出来时,我与殿下在宫前相遇,在马车里坐着聊了几句。”秦琅一边冲着茶,一边道。
长孙无忌转头瞧了眼门口。
“聊了什么?”
秦琅笑笑,“聊什么估计长孙公也能猜到。”
“你怎么说?”长孙无忌盯着秦琅,一边端起茶杯就往嘴里送。
“小心烫嘴。”
话落,长孙已经烫了嘴,他连忙放下茶杯,有些恼。
“长孙公,心急不得啊。”
长孙无忌叹气,“如何能不心急啊,这几年,你在岭南我在西域,忙着为大唐开疆拓土,征服蛮夷,倒是一时大意,忘记京中的太子殿下了。我现在心里堵的慌,你要是能早点回来就好了。”
承乾一心想要休妻,这事越闹越厉害,已经有些不可收拾了。
之前长孙无忌也不止一次劝他忍一下,可自从得知苏氏不能生后,承乾便不愿意忍了。
明末修真 郝赵
“都是侯君集那个王八蛋,若不是他女儿那个狐媚子一心蛊惑太子,太子也不会这么犯浑。如今这事已经闹的沸沸扬扬,遮都遮掩不住了,已经有官员开始弹劾太子了。”
长孙无忌气的压低声声狠狠道,“要我说,就得向圣人讨道旨意,直接赐死那个侯氏狐狸精!”
秦琅摇头。
“万万不可,殿下如今血气方刚,正是顺毛驴的年纪,顺的逆不得。他现在最宠侯氏,若是长孙公让圣人赐死侯氏,只怕就会结下死结,这不是解决事情之法。”
长孙无忌无奈,“该说的我也说过了,该劝的也劝过了,可奈何他就是听不进去,我能奈何,眼看着现在非议越来越多,圣人眼中不满一分增加一分,我也很急啊!”
“急也不能这样做,越逼太子就会越拗,到时犯起倔干出什么糊涂事来,后悔的还是我们!”秦琅耐心劝说着,“还是得找机会好好开导一下太子,苏氏这事急不得,得慢慢来。如今大家都盯着,稍不有慎,可是会出大乱的。”
“是啊,有些人一直盯着呢,巴不得出乱子。”长孙说这话的时候,用手指了指房玄龄的公房。
“我没料到,他居然是这样的人,居然背后捅我们的刀子啊,当初我们也是一条战线上的人。”
长孙无忌明显也很清楚房玄龄并不支持承乾这事。
他突然凑近来一些,“三郎,咱们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太子要劝,可一时半会也劝不动,我们还得防着那些两面三刀的人,对这种人,就得下狠手,敲山震虎,杀一儆百,否则在他们带动下,只怕会越来越严重,绝不能开这个口子。”
“咱们想办法,把他干下去。”
秦琅却只是捧着茶杯没接话,房玄龄跟长孙无忌都是李世民的绝对心腹,长孙无忌还是皇后的哥哥,因此属于外戚,李世民有时用起来还得有些顾忌,但房玄龄却没这种顾忌,因此这些年一直都是居于首辅之位,就算如今李世民调整中枢三省的地位,加强中书门下地位,把尚书省排到最后,可想轻易的去房玄龄仍然太难。
“房玄龄在中枢为相十年,肯定也办过一些有问题的差事,咱们揪出来一件,然后让人弹劾他,把他掀下去,罢了他的相职。”
“长孙公,房相在朝中的地位,尤其是在圣人心中的地位,你我可是非常清楚的,除非是铁证如山的谋逆做乱,否则,轻易是动不了房公的,甚至可能偷鸡不成还要蚀把米,不值得。”
“那就告他谋反之罪。”长孙无忌恶狠狠道。
虽然曾经是并肩战斗的伙伴,可如今大家各为其主,也就没有什么客气可言了。
既然房玄龄非要弃太子而支持魏王,那就别怪他长孙无忌不客气,虽说李泰也是他亲外甥,但事关储君之事,长孙无忌也没法两面兼顾的,他也只能选一边。
“有证据吗?若是没证据的诬告,最后可是要反坐,后果很严重的。而且如果我们来弹劾房相谋反,圣人估计都不会去深究,只会认定是我们互相倾轧,最后可能是各打五十大板,事情不了了之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你就要眼看着他们咄咄逼人?”长孙无忌也恼,承乾不争气,秦琅不帮忙。
“其实我这里倒是有两个办法,上策,我奏请圣人,辞去东宫太子詹事一职,荐举由房相兼任太子詹事,并加太子太师,并把他两个儿子房遗爱房遗直都调到东宫任职,这样一来,就能向外界传递出一个信号,房公支持太子,房家支持太子。”
长孙无忌听了却皱眉,“房玄龄这人我很了解,表面和气,其实是个笑面虎,决定的事情是很难更改的,都是一条道走到黑,当年我们支持圣人,不管建成如何收买拉拢,他也都不曾改变过,如今想这么就把他拉过来,只怕难。”
“你还有一个办法呢?”
秦琅喝了口茶,“总得试试才行,至于另一个办法,就是下下之策了。萧瑀和杨师道不是支持吴王吗?那么他们不仅是太子之敌,也一样视魏王为敌,我们可以找个人提醒下萧相杨相,让他们先斗起来就好。如果能收集到一点魏王或者是魏王党核心的一些问题,交给他们,让他们弹劾。”
“驱虎吞狼?”长孙无忌不由的拍了一下大腿,“还是这招好,这明明就是上上之策,怎么能说是下下之策呢?”
“长孙公可要想好了,如今总还是比较平稳的局面,这战端要是一开,只怕以后就是永无宁日了,到时可就斗争激烈了。”
“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事是他们先挑起来的,我们怕什么?谁敢来挑衅,我们就打谁,绝不让他们心存半分侥幸!”
长孙无忌茶也没兴趣喝了,嘱咐秦琅有空多开导开导下太子,然后便匆匆走了,估计是想办法搜罗魏王党的黑材料,然后暗里交到萧瑀他们手里去了。
秦琅坐着烤了一会炉火,一壶茶冲了三泡,寡淡无味了。
他放下茶杯,回到书案前,拿起墨开始在砚台上磨墨。
墨好,提笔。
在玉镇纸镇平的黄麻纸上,开始书写奏章。
这是一封公开呈递的奏章,他将向皇帝请辞太子詹事之职,并举荐由房玄龄来担任太子詹事职,并请加房玄龄太子太师衔,让德高望重,才有卓越的梁国公成为太子的老师。
他还请皇帝任命魏征为太子左庶子,以王珪为太子右庶子,共担太子老师,一起教导辅佐太子。
相比起直接开战,秦琅还是希望能够再谈一下,如果能谈成,总比开战强。
房玄龄的能力那是有目共睹的,向为皇帝心腹,为相十年,朝中人脉经营极广,更添又有范阳卢太原王吴兴沈等名门姻亲,不到万不得已,秦琅并不想跟他为敌开战。
长孙无忌刚才表现的很急的样子,可秦琅并不会被那老狐狸轻易骗的去打头阵,事情还得小心谨慎慢慢来。
奏章写好,秦琅并没有直接发出,而是拿着墨迹刚干的信出门,径直来到房玄龄的公房门外,敲响了他的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