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第三百三十九章:開戰讀書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这样真的好吗?”
“什么?”
“我以为以你的性格你会更…直接一些。”
“直接一些?”
格欧费茵女神像下,楚子航坐在了林年的身边,菊一文字则宗被平稳地放在双膝上,出鞘后的刀刃乘着秋水一样波光照人。
新的剧本在狮心会和学生会的部队中开始流传,每个人都在呆滞后迸发出了火热的情绪,投向广场中央雕像前那个人影充满了沸腾的情绪,也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因为都挨过打积怨已久后终于找到了宣泄的释放口。
黑与红的部队开始围绕着教堂广场周边的阁楼建筑布防,狙击点、迫击炮、防御工事开始一一架起,每个人都充满了激昂的情绪,按部就班地照着狮心会和学生会两位指挥官联名下达的命令行动。
“你是指我刚才就应该当场把那两个家伙打一顿吗?”林年专心致志地用拇指一寸一寸地擦过刀刃,目不旁视,无视了在教堂广场周遭开始逐渐建成的‘屠龙联合军’。
“如果是我以前认识的你,你恐怕已经这么做了。”楚子航说。
“卸位的首相不过是夸夸其谈的演讲高手,退伍的将军在骨子里只是一个蛮勇的市井武夫,人之所以辉煌一时,大多都是职位带来的荣耀和伟大。‘S’级、超级混血种、王牌专员这些光环退掉后我是什么人?一个自大、小孩子气有点力气的未成年学生?”林年脸上头一次地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这是在林弦被击中后他第一次笑。
楚子航没有回答得上林年这个问题,但他却还是发现了,在恺撒和埃尔文离开后林年身上的戾气和愠怒慢慢消退掉了,直到现在对方身上表现出的是在滨海城市重逢时,他感受到的熟悉的那股子冷静和沉着劲儿。
“我从来没有说过那颗子弹是瞄准我姐的。”林年收起了笑容,忽然说。
他自始至终从来都是跟恺撒和埃尔文·莱茵所说的事实是‘我姐姐中枪了’,但事实上那颗弗里嘉子弹并没有击中任何人,飞来的途中在他们两人半米之外就爆开了。
“狙击手瞄准的其实是你?”
“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阴差阳错之下我姐还是中招了,所以我生气不是假的,该倒霉的人还是会倒霉。”林年抓住刀柄轻轻转动,刀身切开空气与刀鞘相抵住,刀背在鞘口划过一丝清响菊一文字则宗被送进了鞘中,“可师兄这次进校你是跟着我的,我做了什么事情造成了什么影响我可以不管,但你不行。”
“你…”楚子航似乎是终于明白过来什么了,抬头看向了林年。
将菊一文字则合鞘后,林年扭头看向楚子航忽然说:“他们说自由一日谁能打爆恺撒·加图索的脑袋,就能成为狮心会的会长。”
两人之间沉默了数秒,远处的白鸽群悄然间拍动着翅膀离开了这片即将成为是非之地的广场。
“你其实不用这么做的。”楚子航理清楚林年在进校后一切的动机后轻声说。
“这是一次绝佳的把你推出去的机会。”林年目光偏向了别处,“卡塞尔学院奉行精英制度,血统只有‘B’级的话会很难出头,想在狮心会拿到那些东西也很麻烦…可如何是会长的话,可能一些事情就能容易起来了,并且我觉得如果是师兄你,还是站在高处适合你一点,毕竟你的理想很大也很远,如果起点不高一些,我害怕你会走得太辛苦了。”
相亲遇到王子:他说喜欢我 麦芽包子
“谢谢。”楚子航只能这么说,脸上的表情很平静,但心里却默默地记下了这件事。
“现在既然做了,干脆就做到底,别浪费了这次机会,憋住想打人的欲望是件很难的事情,你是知道的,如果是以前的我,那两个混蛋已经在地上趴着了。”
“什么事情都被情绪牵着走,总有一天会吃亏的,做事之前不如先思考一下,在损失之后如何去挽回最大的利益,而不是像以前一样不管不顾地往前冲,这是在日本吃过一次亏后我学到的道理。”林年扭头看向草坪上的白鸽,“加入执行部这么久了,总不能一直不长进,能借着这次机会帮到身边的人,就多少按捺住性子吃点亏帮一点吧。”
“我的言灵是刹那。”林年又说,“记住这一点就好,一会儿发生了什么都别意外。”
“到现在为止我大概不会再大惊小怪了。”楚子航颔首说。
两人对视一眼笑了笑,不再说什么了。
闲话聊到这里,教堂广场也已经彻底安静了下来。
草坪上啄草籽的鸽子都已经飞到了远处的钟楼顶,俯视着那被一圈黑影环绕的大广场,对气氛与危险极为敏感的鸽群们已经意料到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
教堂周边的嘈杂人声慢慢消失不见了,广场逐渐寂静到了一个令人难安的地步,广阔的绿茵草地上仿佛能听见阳光在女神的雕像上细细流淌的声音。
每一场战争都该有人打响第一枪。
就像今天的自由一日一样,第一枪也是由教堂上响起的,在寂静中,这一枪无异于是惊雷一般回荡在了整个广阔的教堂广场内。
所有人都盯住了教堂前的那个男孩,却没发现有任何子弹击中或碎裂的痕迹,都不由地抬头看向了教堂,脑海中泛起了疑惑。
子弹呢?这一枪只是开战信号?
他们现在该开枪吗?还是该直接冲锋?
红队和黑队的战斗员们都紧绷了起来,手中填满子弹的武器架在掩体后纷纷瞄准了广场中央坐在长椅上都开始做舒展活动伸懒腰的男孩,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
就连身在教堂斜侧放阁楼中的狮心会长,都忍不住隔着老远盯了教堂一眼,没搞清楚这是什么情况。
“恺撒?你们那边行不行?要不换我们的狙击手来?”阁楼二楼,埃尔文·莱茵拿起传呼机问。
“我们的狙击手说她尽力了。”公共频道里恺撒淡淡地说,“换你的狙击手来又有什么用?”
“你什么意思?”埃尔文·莱茵皱眉,但他再看向大广场雕像下时却愣住了。
因为就算恺撒没有回答,他也明白了恺撒所说的‘尽力了’是什么意思。
女神雕像下,楚子航低头看着身旁的长椅,在他的身边不知何时直立放着一颗完整的弗里嘉子弹,深红的弹头折射着阳光。
天价宠妻:总裁夫人休想逃 白茶
远处的教堂口,玻璃落地破碎的巨响声让每个人都下意识回头看去,在阁楼的二楼,狮心会的会长,那个如黑塔般的猛汉像是沙包一样飞了出来,摔在了人群中砰的一声老半天没爬起来,在他的脸上就算皮肤黢黑都能看出有一道鲜红色的横杠,像是被什么东西抽出来的。
阁楼二楼,狮心会的临时据点,林年从碎掉的窗户口站了出来,俯视着一脸震惊的狮心会队员们,手里拎着鞘都没出的菊一文字则宗。
“开——”楼底的狮心会副官条件反射地张大嘴想吼出开火的命令,但他第二个字怎么也喊不出口了,菊一文字则宗已经插在了他嘴巴里带着他整个人飞了出去,撞在了人群中滚地葫芦似的翻开。
“开枪!”地上准备爬起来的埃尔文掏出传呼机就吼了一声…但也仅仅只吼出了一声,他还没坐起身来下颚就被跳帧般出现在他身边的林年一脚踩过,清脆的咔擦声中,这个铁塔般的汉子就失去了战斗能力。
“难怪校长一直要我进狮心会。”林年瞥了一眼石头一样重重躺倒在地上的埃尔文·莱茵心想。
狮心会失去了他们的首领,只在一瞬之间。
精英‘A’级混血种跟‘S’级混血种的差距高下立判。
在所有狮心会黑方队员脸色扭曲,不知是惊恐还是愤怒,在他们要扣动扳机的瞬间,林年已经悄然抬起了头颅,双眼的黄金瞳炽热沸腾。
八阶刹那·256倍神速增益。
时间停止了。
就像看不见的镰刀扫出了堪比圆月的弧,一道阴风切过了阁楼前的整个狮心会部队,没有一声枪响响起,明明的煌煌白日,地上却盛放了一轮勾勾明月。
月轮触碰到的每一个穿着黑色作战服的人他们的腹部在同一时间凹陷了下去,数十道力量在一秒之内施加到了每一个人的身上。
人群就像秋花绽放一样被风一吹就漫天飞到各个角落。
就像点爆了一颗没有火光的炸弹,在教堂一侧全体学生会的注视中,二十数个狮心会战斗员天女散花一样飞了出去,撞飞进阁楼里、落到广场中,没有一声枪响炸出,黑色的子弹压满的枪械砸落在了地上发出了冰冷的碰撞声。
一个眨眼的功夫,真的就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狮心会全灭。
“‘S’级动手了!‘S’级动手了!进攻!进攻!”
学生会的全体战斗员再也绷不住那根弦了,扣紧扳机就对着远处的阁楼倾泻起了子弹,大片大片的弹幕泼向林年站着的方位,红色的花雾密集地炸在了地面、阁楼、乃至地上狮心会的残兵败将上。
可令人舌头都要吞进去的一幕出现了,在他们做出反应开枪的时候,林年就已经消失在了学生会的视野中,根本没人看清他到底是怎么消失的。
“背靠背!他进来了!”学生会的副官吼了一声,立马就近找到同伴靠在了一起,手中抓住冲锋枪汗如雨下。
在教堂前,学生会大概还剩下约莫四十人左右的兵力,原本恺撒是准备调整出二十人跟狮心会人数相同的精锐小队对‘S’级发起冲锋的,但谁又能想到,狮心会这个他们唯一的,也是最牢靠的盟友会在短短几秒内全军覆没!
广场中央冲到狮心会临时据点的阁楼需要多少时间?两者大概隔了差不多三四百米左右吧?他们只是略微走了一下神,狮心会的会长就被‘S’级给从二楼踹了下去,这三四百米的距离真就被缩地成寸了?
如果日本的犬山家主犬山贺还在现场的话大概会彻底呆滞掉,因为刹那这个言灵虽然的确是神速系中的王者之一,但所要消耗的体力和精神是极为恐怖的,刹那攀爬的阶数越高,所要付出的耐力也就越大。
这也是为什么多半的刹那使用者都会用左轮枪来作为自己的主攻武器,本身发动刹那的体力消耗就足够可怕了,在发动的同时长途奔袭和挥刀进攻几乎是要人命的事情,就连犬山贺在几十年的研究内最终都只将刹那用作于‘居合’的拔刀瞬间。
可能也只有同为刹那使用者的人才能明白过来,现在单挑狮心会和学生会的家伙究竟是个怎样恐怖的怪物。
学生会每个战斗员大脑都处于混乱一片,这种超常规的事情发生在眼前,就跟普通人看见混血种爆出言灵大显神威的反应没什么区别,他们这群自诩精英的混血种在‘S’级面前也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这也是第一次,卡塞尔学院的学生们认识到了为什么‘S’级总是被誉为天生屠龙者的存在了,如果战场上真的存在一个这样的领袖,那战无不胜恐怕也不会再是空谈了。
又一声枪响爆起了,枪声是从阁楼方向传来的!在阁楼的屋顶上,一个卧趴着的芊芊身影高调出场,在她背后那一席黑发随风飘动,手中架住的狙击枪在枪响的瞬间就几乎震碎了下面的屋瓦。
血红的浓雾炸碎在了教堂门口,所有学生会的战斗员瞬间回头开枪,子弹爆碎在大门上染出血红的印子,但他们却还是打了个空。
“漏了一个么?”从教堂门口兀然出现在防御措施外教堂草坪上,林年扭头看了眼阁楼,他倒是的确忘记了狮心会还有个狙击手这件事。
不过能这么快锁定到再度出现的自己,这狙击手的反应速度也算是超乎常人的水准了,值得他专门去处理一下。
言灵·浮生。
打定了主意后,站在草坪上的林年就像是融雪般化在了阳光里,才匆然回头的几十把枪口再度失去了目标,只能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转,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指挥官是恺撒也给不出任何有效的命令。
在阁楼上,趴在屋顶的狮心会女狙击手也瞬间半蹲了起来,浑身肌肉绷紧,借着狙击镜视线如炬般扫视在教堂到阁楼的这段路途上,试图找到‘S’级的身影,但这时候她的背上被人轻轻拍了拍。
女狙击手浑身僵硬了一瞬,下意识就伸手要摸大腿上的格洛克手枪,但手腕立刻被抓住了,她回头对上了阳光下林年背光的脸张了张嘴,但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名字?”林年问。
“苏茜。”女狙击手沉默了一下,选择了回答,似乎猜到了自己的结局。
“记住了。”林年点了点头,一拳砸在了她的脸上。
一声闷响中女孩在屋顶上翻滚了半圈,面朝天空失去了意识,脸上还留着一个清晰的拳印。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