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9lrqt精品都市小說 老祖宗在天有靈笔趣-第646章 拜見師尊(5500字,2章合1)展示-easqz

老祖宗在天有靈
小說推薦老祖宗在天有靈
天战权激活了战族的战体,战意冲霄,实力在战体的辐射下,从太虚境初期暂时的达到了太虚境中期。
于是,他膨胀了!
原形毕露!
打算先干了柳五海,再去干掉天空中身披九彩太虚之气的老祖宗!
“轰”
天战权一掌出,打的天宇爆炸,苍穹皲裂,可怕的气息浩荡半个太虚界。
众人骇然。
天帝城的无数人看到了这一幕,心头大惊,天帝不知从哪里搬运来了一座岛,岛上竟然有这样一个狠茬子。
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子孙的脚吗?!
看着那无尽恐怖的一掌,当头落下,似乎要把柳五海击杀为齑粉,众人都一阵失神。
柳涛和柳六海也吓了一跳。
然而。
柳五海微微一笑,惬意的抽了一口旱烟锅,轻飘飘的道了一声:“老祖宗在天有灵,给我爆!”
话音落下,天战权头戴的斗战王冠,猛然一紧,就像孙猴子的金箍圈一样,散发恐怖的气机。
“嘭!”
毫无征兆的,天战权爆炸了!
从脑袋到脚底,整个人炸成了一团血雾。
众人看到了这一幕,无不骇然。
“发生了什么?剧情逆转太快,恕我没看明白!”
“蠢!这是很常见的装比不成被打脸的剧情,有啥看不明白的!只不过,这次打脸,比较出神入化,而且也应该比较疼吧!”
“道友高见!”
果然。
“啊——”
血雾中,传出天战权的惨叫声,又怒又恨。
他快速重组肉身,但肉身组合的瞬间,斗战王冠也重新戴在了他的头上。
“你在这王冠上,做了手脚!”
天战权怒道,使劲儿摘帽子,就是摘不掉,这帽子,仿佛长在了他的头上。
“割头术!一剑割头!”
天战权也是一个狠人,当即抹脖子,剑光一闪,脑袋飞天。
而后,脖颈处血肉蠕动,很快再长出了一个新的脑袋。
大帝境,都可以血肉重生,更别说太虚境了,长一个脑袋,不要太简单。
“哈哈哈,帽子没了吧……嗝!”
笑容忽然凝固,头顶上,帽子再次出现!
“爆头术,一剑爆头!”
他怒道,一剑戳中了太阳穴,再次爆掉了自己的脑袋。
然后,重新长出,但帽子也再次出现。
天战权气急,再次使用各种神通术法,全部与爆头有关,几十次下来,他一阵头晕目眩,但眼皮一翻,发现帽子依旧在头上。
他用自己的法则神剑狂劈,法则神剑上崩了个缺口,帽子却完好无损。
“无耻啊!你竟如此阴毒!”
天战权指着柳五海怒骂。
“我堂堂天绝剑宗的核心弟子,修为太虚境初期,更是吃过大鲲的天命之子,没想到今日虎落平阳被犬欺!”
看到柳五海抽烟不理会他,他扬剑就要偷袭柳五海,柳五海心念一动,天战权原地爆炸。
“啊——!”
“柳五海!我日你老祖宗!!”
天战权爆粗口,忍不住大骂。
这句话落下。
柳涛和柳六海变色,柳五海更是吓得脸都白了,扭头看了一眼天空。
“混账小子,竟敢辱骂我的老祖宗!”
柳五海急忙呵斥道,“爆爆爆,爆你一千次!”
天战权骇然,刚要张嘴说话,但头顶的斗战王冠,银光一闪,轰隆隆自爆了。
而且一连爆了一千次。
天空中,放烟花炮竹一样,轰轰声不绝。
终于,一千次后,天战权艰难的重组肉身,脸色苍白如纸,看着柳五海,满眼都是惊恐。
柳五海眼睛一瞪,厉喝一声:“再敢乱哔哔,信不信我让这王冠变成绿色的?!”
天战权登时吓了一跳。
绿帽子?!我才不戴呢!
他急忙闭嘴,只瞪着一双眼睛,满是羞怒憋屈之色。
虚空中,没有人说话了。
气氛顿时焦灼,尴尬!
天战权四下扫视,发现大家都在看他。
他在看柳五海,发现柳五海和旁边两个糟老头子正在传音,眼中寒光闪烁不定,还时而比个杀人的手势。
天战权顿时一惊,不好,这是在商量着要自己的小命呢!
“我还年轻,我才五万岁而已!我不想死啊!”
天战权心中哀嚎,脑子里闪过无数念头,最后,猛然一咬牙,扑通一下扑倒在了柳五海的脚下,一脸谄笑的喊道:“大哥!”
“作甚?”柳五海冷冷道。
天战权急道:“大哥,小弟刚做了个梦,梦到大哥带着小弟,一起南征北战打天下,然后一起吃香的喝辣的。”
“你在想屁吃!”
“呃……”
柳五海道:“本来,我也想收了你这个小弟,但是,你刚才辱骂了我的老祖宗,此罪不可饶恕,所以,我只能送你去见你的老祖宗了!”
这话,非常冰冷,没有杀意,却让天战权通体冰寒,吓得脸色煞白。
这时候。
柳涛开口了,沉吟道:“刚听此人之言,他似乎来自天绝剑宗,而且还是核心弟子,看来还是有身份的,不如先留他一命,等候老祖宗发落!”
柳五海点头:“好,那就依族长之言。”
一个念头落下,斗战王冠释放了一道禁制之力,天战权顿时全身修为被封印。
天战权见此,长吁了一口气,但心中不免悲哀。
“想想自己堂堂的天绝剑宗核心弟子,威风八面,不久后,还要参加真传弟子的比赛!”
“可如今,稀里糊涂的来到了这个地方,成了阶下囚!”
天战权失魂落魄。
同时,悄悄地看了一眼柳涛,没想到这个修为先知境的老头子,竟然是族长。
“看来接下来能不能活命,此人的话语权最重了!”
“说不得,我得尝试抱抱他的大腿!”
“呃,我刚抱了柳五海的大腿,现在又改投他人,应该没人说我是二五仔吧?!”
“都是为了活命,我这么做,没有问题!”
天战权的心思不断转动,当即做了决定。
猛然,他回头,看向身后一群侍道者的师弟师妹,一个个呆头鹅一样,望着自己,但纷纷手握剑柄,眼中剑意流转,看样子,似乎打算拼死出手,来救自己。
天战权吓了一跳,虽然这群师弟师妹的侍道者,但他可不想他们枉送性命。
虚空中,那个身披九彩太虚之气的大佬,一直不发一言,太吓人了!
当即。
天战权急忙开口,呵斥道:“还愣着干什么?都过来,拜见族长!”
一群天绝剑宗的师弟师妹闻言,眼珠子齐齐一转,从天战权的身上,落到了柳涛的身上,而后同时躬身行礼,大声道:“拜见族长!”
天战权跟着道:“族长,大哥!”
说着话,又看向一直没有开口的柳六海,恭敬的道:“还有这位老哥,你们好!”
“他们是我的师弟师妹,都是好孩子,年龄最小的,只有两万岁,求族长,大哥,还有这位老哥,不要为难他们!”
“我保证,让他们听话,不乱来!”
说完后,一脸恳求之色的望着柳涛三人。
柳涛眼睛一眯,深深地看了一眼天战权,心中沉吟,此人还有一颗善心,关键时刻还记得自己的这群师弟师妹,很不错,还有救!
于是,柳涛道:“好!修为封印,暂时关押!”
天战权激动。
处理了天绝剑宗的一行人,柳涛等人的目光,落到了紫剑宗等人的身上,最后视线转了一圈,定格在了身份地位气势都最高的莫长河身上。
莫长河压力极大,后背上都是汗。
但是,他也是老油条了,活的时间比天战权还久,所以看问题也更加透彻。
他看得出来,这个陌生的地方,是对面这三个老头子的地盘,而这三个老头子,似乎又与虚空中那个太虚境巅峰的大佬有着密切的关系。
那么,只要和这三个老头子交好,自己,甚至整个紫剑宗,都会受益。
可是,这三个老头子,自己舔谁比较香呢?
莫长河思量了起来……
“抽着旱烟,梳着大背头的那个柳五海?不行!此人看似笑眯眯,心里指不定在MMP,太阴险了,是个大坑,天战权被他坑了,我不能再找他!”
“那么,这个族长呢?也不太好!此人眼缝里一直在冒精光,显然是个老狐狸,不好糊弄!”
“这样的话,就只有……”
莫长河的眸光,落到了柳六海的身上,变得灼热,亲切,以及激动,但很快又看向了柳涛。
舔柳六海之前,先把这个族长和柳五海舔舒服了再说。
莫长河是个明白人。
他主动踏前两步,热情的弓着身子道:“柳族长,您好,我是双鱼岛的岛主,也是紫剑宗的宗主,名叫莫长河!”
说着话,又看向了柳五海,一脸笑容的道:“柳五海道友,您刚才快意恩仇的模样,让我大开眼界,我辈修士,理当如此,敢爱敢恨。”
“尤其是,您对自己老祖宗的维护与尊敬,让我感同身受,老祖宗为我们开创基业,劳心劳力,理应得到尊重,而不是像某些人,开口闭口就日老祖宗!”
“老祖宗那么威武高大,是想那个就那个的吗?!”
说着话,还不忘狠狠地踩一脚天战权。
天战权气得瞪眼,只恨之前厮杀的时候,哔哔太多,错过了杀此人的好时机,现在却不好动手了。
柳五海本来对莫长河很冷漠,此刻闻言,却一阵惊喜。
尤其是莫长河夸他对老祖宗尊敬,这让柳五海一阵兴奋,当即从怀里抽出了一根雪茄,吧嗒点燃,道:“来,张嘴!”
“张嘴干啥?”莫长河发愣,嘴巴刚好成O型。
柳五海闪电般出手,把雪茄插了进去。
然后,拍了拍莫长河的肩膀,笑道:“你很不错,我喜欢你!”
莫长河顿时一脸受宠若惊之色,心中却十分惶恐,牙齿咬着嘴里的雪茄,不知这是什么玩意儿,会不会抽一口,就忽然原地爆炸了。
想象刚才天战权不停的爆炸的一幕,他就不由打了个寒颤。
嘴里不敢抽烟,但也不好驳了柳五海的面子,莫长河干脆顺势一转身,去向柳六海问好,自然而然的把嘴里的烟取了出来。
“这位道友,您好,不知尊号?”
莫长河很客气,又很恭敬的对柳五海说道。
柳六海淡淡的道:“我是柳六海!”
莫长河闻言,当即做出一副震惊的模样,高呼道:“天哪!您您您……您就是柳六海。”
“怎么了?”柳六海好奇。
莫长河激动道:“这三千年里,我经常做一个梦,梦到……
话还没说完,柳六海便打断道:“梦到了六片海,还是天道之海,然后天道之海化为人影,和我长得一模一样,你和我结拜为兄弟……”
“是不是,这就是你的梦?”柳六海讥笑。
旁边,天战权憋着腮帮子,很想哈哈大笑三千声。
莫长河这个老梆子,竟然学自己,也太傻了吧?!
然而,莫长河却摇头,望着柳六海,诚挚的道:“不,我梦到,您给我传道,给我授业,还指点我修炼了无数神功神术!”
柳六海一呆,这厮不按套路出牌?!
天战权咧嘴,斜视莫长河,静看他如何装比!
柳涛和柳五海微笑,静静地看着这一幕,也不说话,他们要看莫长河怎么演。
这时候。
莫长河一脸激动的望着柳六海,道:“没错,是您,是您,就是您!”
“您在我梦中三千年,日夜不停的为我传道,这才让我从半步太虚境,晋级到了太虚境!”
“我想拜您为师,可您觉得我天资太差,但我在您面前磕了十万个响头,您这才大发慈悲收了我做关门弟子!”
“所以,您,柳六海,就是我莫长河的师尊啊!”
“呜呜呜,师尊,弟子想您,一直在梦中与您相会,今天,终于得见您本尊了!呜呜呜,弟子好开心,好激动,好想哭啊!”
柳六海瞪大了眼睛,看着胡子比自己胡子还长了三寸的莫长河,他有些风中凌乱。
我什么时候有这样老的弟子了?!
难道,是我修炼的时候,魂飞天外,给别人传道了?!
摇了摇头,柳六海看向莫长河,问道:
“如何证明,我是你的师尊?”
莫长河当即道:“师尊,《紫剑太虚经》,《玄天剑诀》,《紫气东来第一剑》,不都是您传授给我的吗?!”
“啊?!我怎么不记得?”柳六海瞪眼。
莫长河手指疾点,嗖嗖嗖三道流光,射入了柳六海的眉心。
柳六海大惊,以为莫长河要暗算自己,却吃惊的发现,自己的脑海里,已经多了三门功法。
紫剑太虚经,玄天剑诀,紫气东来第一剑!
“嘶,这几门功法,你……”柳六海吃惊,这几门功法,都非同小可,尤其是紫剑太虚经,竟然直至太虚境。
莫长河急道:“师尊,您吃惊什么,这几门功法,不都是您在梦里传授给我的吗?!”
说着话,看到柳六海没反应,又是屈指疾点,几道流光嗖嗖嗖的再次射入了柳六海的脑海。
“这是《诛天十三剑》,《达摩剑法》,《九幽夺命剑》,《剑法奥义》,看看,师尊您仔细看看,认真想想,这些剑诀功法,是不是您传授给我的?”
莫长河一脸急切的问道,面色热诚而激动。
至此。
柳六海终于明白,这个莫长河就是想要抱自己大腿。
感受着脑海里一大堆功法,再看看莫长河那真挚而渴望的眼神,柳六海捻须一笑,摸了摸莫长河的脑袋,做出了一脸激动与恍然之色,哆嗦着嘴,兴奋道:“乖徒儿!是你吗,是你吗?!”
莫长河心中哀嚎,死老头子啊,你终于明白了过来,再这样下去,我紫剑宗的整个传承,都要给你了,我这个宗主,也要让贤了!
他急忙哭着道:“是啊,师尊,是我啊,你终于想起来了,不容易啊,呜呜呜……”
这次,莫长河是真的哭了。
一下子损失了那么多功法,他心疼的刀割一样!
柳六海摸头,安慰道:“乖徒儿,不哭不哭,以后啊,为师就罩着你,吃香的,喝辣的,天天好日子!”
“早晨下海干活,晚上夜夜嫩模!”
如此明确的暗示,莫长河焉能不明白,当即大喜。
“感谢师尊,师尊,弟子一定好好侍奉您,孝敬您!”
说着话,一咬牙,把跟随了自己数万年的紫剑双手递了上来,一脸认真的道:“师尊,弟子这次来的急,没有准备什么礼物,这把紫极剑,就孝敬给师尊您了!”
说完后,一拍胸口,一口精血喷出,摸过紫极剑,抹除了自己的烙印。
如此狠辣决绝的做法,让众人都不由动容!
柳六海接过了紫极剑,感受着那锋芒的剑气,有些震撼,此剑,和老祖宗的那把七彩凶剑,同一个级别,赫然都是法则神器!
他有些震惊的看向莫长河,此人当真舍得啊!
这是交出自己的武器,示意自己没有反抗背叛的心思。
同时,他心中明白,莫长河是彻底表示臣服与交好之意,铁定要抱自己这个大腿了。
所以,甘愿付出一切!
为活命,也为以后的好日子!
柳五海沉吟着,左右扫了一眼,看到了天战权一脸惊怒又不敢置信的神色,柳五海当即明悟,莫长河也是无路可走啊,得罪了人啊!
柳五海当即笑道:“好,乖徒儿,你的礼物,为师收下了!等有机会,为师送你一件宝贝!”
莫长河闻言激动,大呼道:“师尊仁慈!”
远处,一群紫剑宗的长老和弟子彼此满脸茫然。
宗主的一系列操作,让他们目不暇接。
但这时候,那个长着马脸的马长老忽然大吼一声:“拜见师祖!”
身边,一群紫剑宗其他长老和弟子见状,顿时醒悟,纷纷呼啦啦跪了下来,起身大吼道:“拜见师祖!”
声音冲起云霄,震动四方。
柳六海见此,兴奋又开心的哈哈大笑。
我还是先知境,可是我有了一个太虚境初期的弟子,还有了一群半步太虚境,大片先知境的徒子徒孙!
人生真是处处有惊喜啊!
“我不是大佬,但我是一群大佬的师尊,师祖,牛不牛?!”
“老祖宗,您老人家在虚空坐稳咯,可别被我惊得掉下来,哈哈哈!”
“嚯嚯嚯……”
柳六海笑裂了嘴,逐渐笑出了猪叫声。
旁边。
柳涛和柳五海长叹,望着莫长河,不由感慨道:“此人之演技,比天战权更加令人发指啊!”
莫长河咬牙,“可恶!莫长河这老家伙,果然不是白活的,我演不过他啊!”
“苍天啊,大地啊,谁能救救我啊!”
……
ps:下午有事,这一章,大章节,一次发了,如果晚上来得及,就更新,来不及,就明天啦,大家见谅。

Published in 玄幻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