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txt-第三百七十三章 道君酌利害,共工踏西海鑒賞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若非是这星空之界已经彻底的被我等所掌控,师道友又如何能毫无顾忌的巡游于星空当中?”明舒道君高声的道,越是言语,他的气势便是越盛,他面前的樽坊道君,便越是沉默,越是黯然——樽坊道君的身后,听着两人沟通的一众太乙道君们,亦是如此。
“天上天已经被彻底的统治?怎么可能!”混乱的北海神宫当中,一众太乙道君们听着明舒道君和樽坊道君的交谈,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东海已经彻底攻占天上天的言论,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被明舒道君给传开来,不过那个时候,一众太乙道君们都认为明舒道君是故意在散播假消息,其目的就是为了想要造成一种假象——那就是一众太乙道君们想要进入那天上天,就只能选择归于东皇太一的麾下,他想要以这种方式促成四海之间的合流。
但此时,在被师北海以逸待劳的攻伐一轮,将他们千年苦功毁于一旦之后,这些太乙道君们,却不得不相信明舒道君的言论——那天上天,真的已经被东皇太一彻底的攻占。
“可这怎么可能!”
“就算东皇太一早早的就登临了不朽之尊,但他再强,他对于天上天而言,也始终只是一个外来者,天上天的生灵,怎么可能容许他如此轻易的就攻取了天上天?”
此刻,造舒道君的脸上,再也看不到有任何的从容之色,只有无与伦比的挫败之意——从一开始,他就错了!
“天若星之海。”在一众太乙道君们无与伦比的迷茫之间,樽坊道君的面前,明舒道君已经是从容无比的说起了星空之界当中的种种,他很清楚,自己在樽坊道君面前所说的每一个字,都会准确无误的传回三海所有的太乙道君们的耳边。
全能 學生
“四海之间,无穷汪洋,又有无数岛屿点缀其间,令无穷生灵得以栖身。”
“星空之上,寂寥而又广阔,那无穷无尽的星辰,便如这四海之间的岛屿——当然,其面积之广袤,当然是远远超过这些岛屿。”
“主星三百六十五颗,每一颗主星的大小,都不下于任何一个海域。”
“每一颗星辰之上,皆有一位星君,执掌星辰之权柄,统御星辰之上的无量众生。”樽坊道君的面前,明舒道君一边言语,一边信手一引,便立刻是有一束星光从遥远无比的穹天之上落下,照入樽坊道君的神殿当中,星光之下,樽坊道君很清楚的察觉到,面前的明舒道君的气机,有了一个小小的提升。
“星辰之权柄,非同一般,即是地域之权柄,亦是概念之权柄,洪荒天地之间,但凡星光之所及,便皆是星辰权柄所笼盖之地!”
“而今那星空之上,便是不朽金仙亦能得敕封,执掌星君之权柄,诸位道友们身为太乙道君之尊,若是身入星空的话,一个主星之星君必然是十拿九稳的。”
“除三百六十五个主星之星君以外,星空当中,尚有帝星隐于其间——得帝星者,便可执掌帝君之权柄,如今东皇陛下,便是星空之上唯一的一位帝君,太阳帝君!”
明舒道君的言语当中,充满了无穷无尽的诱惑力。
漫 威 世界 的 替身 使者
寥寥数言,星空的概况,以及无限美好的远景,便是在樽坊道君,在三海的诸位太乙道君的面前展现出来。
“最重要的是,星空广袤无垠,四海之众再来千倍万倍,也足以容纳,就算诸位道友们愿意留于星空之上,调和星辰之生机,就算是错过了和巫族的战争,亦是没有关系的。”
论权势,真正受这些太乙道君们所统辖的地域,也不过一两个海域而已,也就与那寻常的主星相当——而在这海域当中,这些太乙道君们还要受到周遭海域太乙道君们的制衡,但在星空之上,独掌一颗星辰的星君,却不会受到其他星君们的制衡,所谓白纸之上好作画,无论这些太乙道君们心头又怎样的韬略,又怎样的蓝图,都能够在那星辰之上实现。
论气运,这洪荒天地之间,大地,四海,气运几分,而这些太乙道君们从自己所统御的那些海域当中所得的气运是多少?星空照彻天地,千古不变,若是登临星君之位,这些太乙道君们所能够获得的气运,又有多少?
——当然,这其中最为诱人的,最令诸位太一道君们心动的,当然便是明舒道君最后所说的,那星空之界当中,能够避开和巫族的战火。
大帅夫人
是以,在明舒道君勾描出星空当中的远景之后,三海上的太乙道君们,便不乏有人的心思开始浮动起来。
沉默之间,诸位太乙道君们都在心头斟酌起了利害。
星空之界已经被东皇太一彻底的纳入了自己的控制当中,如此的话,就算是他们这些太乙道君们千辛万苦的破开了星空之界,也不过是只能在星空之界当中打些秋风,然后便得在东皇太一的压力之下匆匆离去,至于说想要在东皇太一的统治之下抢下一大片的领地,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想要在星空当中扎根,那他们就必须要执掌星辰的权柄,成为星君,可除非是星空之上所有的太乙道君们都瞎了眼,变成了聋子,否则他们这些入侵者,又凭什么能够在那些太乙道君的干扰之下,争夺星君的权柄?
魃道
“对了,还有一件事忘了告诉诸位樽坊道友。”在那些太乙道君们揣测局势的时候,明舒道君略略有些得意的声音,便是再一次的响了起来、
“在洪荒天地的诸位道友们还不曾察觉到星空之界的时候,天河之主云神君,便已经是先一步谏言东皇陛下,请他以太阳帝君的身份,收拢星空之上所有星辰的权柄——就算是诸位道友们出其不意,斩杀了一两位星君,想要从那些星君们的手中夺取星辰的权柄,也是不可能的。”
明舒道君用自己的笑意压住心头的感慨——虽然云中君提议东皇太一收拢这星空当中的权柄,但因为诸位太乙道君们的反对,再加上东皇太一行事大气,是以如今,他还不曾将这星空当中的权柄归拢于自己的身上,若是这个时候,这些太乙道君们不计代价的登临星空之界的话,还真的有极大的机会占据一些无主的星辰,将之据为己有。
只不过,在言语的时候,明舒道君却是稍稍的用了一些技巧,并不曾提及此事,是以,这些太乙道君们都是顺理成章的认为,东皇太一已经归拢了整个星空的权柄,毕竟,这些太乙道君们对气运的需求,远超凡俗的修行者,而归拢整个星空的权柄所带来的气运之大,可想而知——若非是把持了整个星空的权柄,归拢整个星空的气运于一身,东皇太一又凭什么拥有如此超卓的实力?
这些能够在鸿钧道祖第二次讲道的时候,就登临太乙道君之境的先天神圣们,无论是天资还是心性,可以说都是毋庸置疑,自然,这些人对自己都有着绝对的信心,都认为自己不属于人——是以,东皇太一那超卓于人的实力,在这些太乙道君们看来,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另有际遇,而很显然,归拢于东皇太一之身的星空的权柄和气运,便是东皇太一的际遇。
绝大多数的太乙道君们,都是如此想着。
而相较于其他太乙道君们的蠢蠢欲动,北海之王造舒道君的心头,却是越发的沉重起来。
无论是从气运的角度,还是从权势的角度,亦或是从最初的立于第三极,以三才之势稳定天地局势的角度而言,这些太乙道君们,似乎是都没有了聚拢于造舒道君身边的理由。
……
西海神宫当中,西海之王佴僧道君独自端坐——虽然三海合盟,此刻三海的诸位太乙道君们,都聚于北海,但作为西海之君,佴僧道君却不可能离开西海进入造舒道君的神宫。
不过,虽然佴僧道君没去往北海,但根据三海之间会盟的约定,佴僧道君以同样是能够实时的听到明舒道君与樽坊道君的交谈,也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北海神宫当中,那诸位太乙道君们花费了无数苦工才开辟出来的空间通道被师北海以无与伦比的力量崩毁。
“听闻东海明舒道人出使三海,和西海诸君相谈甚欢,我本以为,此时西海诸君都应该是聚拢于此,以决断西海之前途归属,却不想,这偌大的西海,竟只得佴僧道友你一人枯守此,看来,西海的诸位也都是有着自己的想法啊。”就在佴僧道君斟酌接下来自己,以及西海在变局当中当如何自处的时候,这西海神宫便在陡然之间摇晃了起来,然后一个嚣张无比的声音,在这神宫当中响起,强大无比的力量,横绝当世的气机弥散开来,一瞬之间,便是令神宫当中所有的侍卫宫女们全都晕了过去,不省人事。
“共工!”看着那以蛮横无比的姿态踏破了西海神宫的身影,佴僧道君不由得豁然起身,周身的气机都是激荡了起来,脸上露出了忌惮无比的神色。
鬼皇的狂后 慕雪
在这位水之祖巫出现的刹那,其所执掌的水之权柄,便是肆无忌惮的在这西海当中蔓延开来,要将这西海之水,也都纳入到他的权柄辖制当中。
作为西海之君的佴僧道君,哪里容得这种情况发生,当下便是双手一按,西海之王的权柄,从这西海神宫当中弥漫而出,如同是在珍珠上的链子一般,将西海的诸多海域串联到一起,海面上,有玄妙无比的力量升腾起来,如同穹盖一般将西海罩住,将共工所执掌的水之权柄隔绝于外——借着西海的地利,权柄加身的佴僧道君,在面对着共工这位水之祖巫的时候,却是全然不落下风。
“大地归于巫族,四海还与万家,莫非,共工祖巫想要打破和所有太乙道君们的默契?”佴僧道君看了一眼西海神宫当中的‘惨状’,强压着心头的怒火,将双手拢于衣袖当中,宽大的衣袖垂下,将他手上的指印,彻底的遮掩起来。
佴僧道君所说的默契,正是这天地之间当前局势的由来——巫族兵甲不入四海,从洪荒大地逃亡而来的天地万族,一旦踏入四海当中,就算是彻底的安全,但若是他们离开了四海回返洪荒大地,那生死,便是自安天命。
“默契?你们在想什么?”共工冷笑着看着面前的佴僧道君,他万万没想到,只不过是因为他要炼化洪荒大地上所有的山水,无暇他顾,巫族也因为此事不曾窥视四海,这四海当中的太乙道君们,就已经是狂妄到了想要和巫族平分这天地的节奏——他们,凭什么?
从头到尾,这所谓的巫族兵甲不入四海,都只是统治四海的那些太乙道君们一厢情愿而已。
“佴僧道友岂不闻道随时移?之前的时候,我巫族横绝天地无有敌手,自然不介意分出些许地方令这无数种族苟延残喘。”
“但如今,天上天现世,东海已有和我们巫族相争的底蕴,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巫族难道还要养虎为患,等着东皇太一兵出四海与我相争?”共工看着惊怒交加的佴僧道人,直接就发出了巫族的宣告,“巫族,还是东海,佴僧道友,是时候做出抉择了!”
“东海如何,巫族又如何?”佴僧道君竭尽全力的调和着自己的心绪,这非此即彼的争端,明舒道君出使三海的时候,就已经提及过,但佴僧道君没想到,明舒道君才走,共工祖巫,便在抱着同样的目的而来——相较于明舒道君的谦和态度,共工祖巫所表现出来的,却是不容违逆的强硬霸道。
佴僧道君很清楚,三海当中,共工为什么会先来这西海——一来,是这西海处于北海与南海的勾连之处,一旦拿下西海,那北海与南海,便是首尾难顾。
最重要的是,因为和东海的对峙,西海也派出极其庞大的大军,分别赶往了南北二海和东海的交界,就当前的情况而言,三海当中,不曾直面东海的西海,正是最为虚弱的一环。
“若归我族,那便放开西海之权柄,令西海之水归于我之下,而后自有巫族大军入驻西海,守卫西海各处。”
“若是你选择东海,那我巫族之军,自然便是以雷霆之势而至,将这西海无量之众,尽皆化作齑粉!”共工从容无比的在佴僧道君的面前坐下来,明明是居于客位,但其存在感,却是比佴僧道君要强无数倍。
“共工陛下真当我西海是任人宰割之辈吗?想要强取西海,倒也可以,我陨落于这西海当中,也无所谓,西海无量众生一起寂灭,亦无所谓,不过,我倒是想问一问共工陛下,巫族打算拿出多少士卒与我西海同灭,又打算令哪一位祖巫重伤,或是陨落?”佴僧道君抬起双眼,幽蓝色的气机,在这西海神宫当中扩张开来,硬生生的将共工的气势给压了下去——佴僧道君,毕竟是这西海当中真正的王者,动辄之间,便有西海之伟力加诸于身。
“所以我才亲自来了这西海。”共工这才是稍稍的收敛了自己的几分骄狂,正色看着佴僧道君。“我巫族与东海大战在即,而西海正好便在我巫族的背后,这意味着什么,佴僧道友想来是再清楚不过。”
佴僧道君沉默下来,他有怎么可能不清楚——只要西海不曾归于巫族一方,那巫族在和东海开展的时候,就必须要花费极大的经历防备着西海的动向,就算是西海保持静默,什么也不做,但只要西海存在,便是对东海有利,能够牵制住巫族相当大的注意力。
巫族的十二祖巫横绝天地,但强大无比的同时,这仅有‘十二人’的稀少数量,却是他们最大的短板,一旦他们十二分分开,他们的实力,便会大打折扣。
“也不怕告诉佴僧道友你,如今我巫族大军,已经是列于西海之畔,只要我一声令下,大军便是倾巢而出。”
“我在西海之畔等你半月,是敌是友,是生是死,便在佴僧道友的一念之间。”共工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佴僧道君,然后他的身形便是消失在这西海神宫当中。
……
“陛下,西海会低头吗?”西海之畔上,巫族的大军当中,一位名为‘漆’的大巫,看着从西海回返的共工,压住心头的蠢蠢欲动,同时也压住大军的蠢蠢欲动——巫族的修行体系,乃是血气,他们越是战斗,越是杀戮,他们实力的增加,便是愈加的明显,是以,不管是这些统帅大军的大巫们,亦或是大军当中寻常的士卒们,都在期待着和西海的战争。
“他会低头的。”共工在西海之畔端坐下来,他想起了自己和佴僧道君交流时候的种种——虽然佴僧道君的回应激烈无比,看只是看佴僧道君压住这西海神宫当中的变故不曾通知其他的太乙道君,就已经说明了佴僧道君的倾向。
“孤立无援之所,除了降以外,还能如何?”共工的目光扫过,将整个西海都揽入怀中。
“传令下去,西海降后,我巫族之人,不得在西海妄起杀伐。”片刻,共工又回过头对大巫漆嘱咐了一句,“待得攻伐东海的时候,还需要这些西海的士卒打个头阵。”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