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上邪亂 慕璃笙-第一百零五章 我的就是你的 你的還是你的展示

上邪亂
小說推薦上邪亂上邪乱
齐骥的脸色愈发难看,断然没想到区区一个不受待见的闲散王爷竟有胆量来干涉他“搬黄金”的自由。
令齐骥更感意外的便是:云京城都在传闻朔王娶了个不着调的夫人,倒不是什么见识浅薄的怯懦之人,恰恰相反,她眼界开阔颇具胆识。
其实细细一打量,林家小姐不过是仗着出身不错。
论样貌,两人各有千秋;
论才学,这位女子不见得一定会输给林娢音;
论宠爱嘛,明显这女子更胜一筹。
任凭“林娢音与赵玄胤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在云京传的是沸沸扬扬有理有据的,却没有一人亲眼看见朔王和林娢音手牵手走在大街上,肆无忌惮地撒糖吸睛。
“你就是抢了林姑娘主母位置的那个女人?”
“嘴巴放干净点!”
残情恶少的隐婚妻
没等岑乐瑾开口,南歌倒是先维护了起来。
什么叫“那个女人”,南歌从来都没打算让林娢音当主母。
岑乐瑾发自内心感到了幸福,这是他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力证她的重要性。
不是说说而已,不是为了面子,是一种从心底最深处涌发的爱意。
“呦呵!”齐骥不屑地讥讽南歌,“姑娘你可知眼前的这位王爷到底有什么来头?又可知他在云京的那些花红柳绿的朵朵桃花?”
看出伉俪情深是一回事,要不要挑拨离间又是另一回事了。
就好比,你不喜欢一个人和要不要杀他是一个性质。
岑乐瑾稍有迟疑,朵朵桃花……除了林娢音和柳青青,难道他还有其他女人?
南歌往右一瞥,低声说道,瑾儿,我发誓没有别人,这辈子没有,下辈子没有,下辈子也没有,下下下辈子也都不会有。
“呵呵,看来你们夫妇二人不是那么亲密。朔王,要我说,还不如继续跟林娢音来往,起码林御史你的准岳丈会给你不少方便。”
南歌冷冷道,不需要。
“什么方便?说清楚一点。”
岑乐瑾不想什么都被瞒在鼓里了,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可以翻开一些旧事,为什么要错过呢。
“瑾儿,我们不是该拿回属于你我的黄金?”南歌向来主次分明,哪里肯让岑乐瑾这么快就着了别人的道。
可有些东西,女人就是很在意。
路边的野花野草、墙壁上的山水画,以及一个香囊,都足以让深爱的一方不能自矣。
但是这次,赵玄胤没能拦下岑乐瑾。
齐骥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又将目光投到二十余箱黄金那里。
要钱?这么多钱?
岑乐瑾无异于拿身上的一块肉换一些轻如草芥的信息。
“诶,都是为夫的错,咱回去吧。”
南歌依着褚仲尼和赵玄祯两位老师传授的经验,凡事先认错,有理也别争,说最软的情话,暖最爱的人。
不成想,正是他略带忧伤的口气成功刺激到了岑乐瑾。
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我要听真话,然后这些金子你就可以全都带走了。”岑乐瑾一声令下,看管金银山的暗卫和金银山的主人南歌皆是不约而同惊掉了下巴。
“不可以!”
南歌和暗卫脱口而出,这些黄金可是凤鸣渊的军晌啊!也是维系朔王府开支的私人钱庄,岂可由他个齐家人一下子拉走这么多。
“你看,不是我不想说,主人家还没点头不是吗?”
齐骥逮着条缝就插针,恨不得岑乐瑾一发话南歌立马怂得跟瘪三一样。
“这金子谁的?”
“当然是朔王的!”
“当然是你的!”
南歌狠狠地瞪了管事的一眼,遂又柔声道,其实我的就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瑾儿你说对不对?
储仲尼和赵玄祯又一箴言便是:她说西你绝不能往东,她朝北你绝不能向南。所谓嫁鸡随鸡 嫁狗随狗,妇唱夫随。
南歌问,不是“夫唱妇随”?
二人答曰:非也。是你心悦于她,须得先折腰,方可换得细水长流,才可爱如东海情比南山。
南歌皱眉,你们这么没文化,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岑乐瑾憋住笑意,倒是以前没觉得南歌这么会哄女孩子开心,今儿个算是大开眼界。
齐骥更是赞同,只听说冷面朔王不染红尘不善言谈不喜多话,有生之年竟然还能有幸见着各种吹捧女子的活的赵玄胤。
“我再问一遍,金子是谁的?”岑乐瑾又高声问了一次。
管事的经一次“眼神杀”后,毕恭毕敬地抱拳称道:自然,都是夫人您的。
南歌脸上露出了姨母般的和蔼可亲,缓缓牵起她的手,温柔地看她,心情非常愉快。
岑乐瑾也是回以灿烂的微笑,得意地告诉齐骥,说吧,我可以做主的。
这女人……
齐骥只觉得后脊梁骨卷来丝丝凉意,不知这莫名的威慑力从何而来。
“朔王,您看我这是……”
阴阳艳医
夫人自称自己能做主又如何,在齐骥印象中,没有过人能做的了他的主,连以前的长公主和覃芸都不例外,凭什么一个小丫头片子可以了。
“她问什么,你就说什么。问题答完了,她满意了,你们就可以走了。”熟知官场风气的南歌自是一眼看穿齐骥的犹豫不决,于是放了话再次确定岑乐瑾的可靠性。
其实南歌早就做好了万全之策:一进入金银山的范围里,南歌一个眼神就传递下去,把守的暗卫们纷纷藏好了地方,等齐骥几人出山前杀个措手不及。
“王爷,居然这般宠妻?”
齐骥一直认为男人之间的纷争女人不该趟这趟浑水,甚至是女人根本没有这个资格去干涉。
朔王倒好,不但先搅浑,而且还让个婆娘出面。
南歌俊美的脸上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笑,你没娶妻,不懂。
说得齐骥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太不是不想娶媳妇儿,还不是因为有心人特意将他有家族遗传病的消息泄漏出去。
短短半日,来齐骥家退亲的媒婆和女方家差点挤破了门槛。
还好,最紧急的赶在三日后的婚约双方友好提前结束。
为此,齐骥被齐连嫌弃了整整五年。
直到四年前才委以重任,派他到濮阳城看着那间酒肆。
直到去年下旬,齐骥又接了密函来这宝黛坊开始新的盈当。
这不才五个月不到,齐骥“不幸”遇到了朔王和他的女人。
要说幸运倒也没错,这么多金子够他挥霍一辈子了。
要说不幸倒也不假,摊上这么个王爷想平平安安都难。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