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vjsr好看的小說 問丹朱 ptt-第四百二十五章 形勢相伴-phk3m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陈丹朱坐在牢房里,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口,光影交错,直到看的眼发昏。
金瑶走到哪里了?
陈丹朱低下头,地上有用筷子划出的简陋的舆图,这还是当年她的家人去西京时,竹林为了她关切家人行迹画了简单的图。
她当时因为看的多记住了,倒是没想到还有用到的一天,还会送别牵挂的人。
她握着筷子戳着地上的图,金瑶公主会在路途中遇到楚鱼容吧?楚鱼容就算逃走了,也肯定不会扔下金瑶公主不管的,太子应该会埋伏等着楚鱼容来——
命運似剪又似錦
她现在完全不知道外界发生的事了。
自从楚修容那天走了后,她就与世隔绝了,一日三餐依旧,甚至还给她送书过来,但没有了金瑶,没有了阿吉,安静的世上好像只有她一个人。
晨光蒙蒙的时候,阿甜围着皇宫转了好几圈,越看城墙越高,好像变成鸟儿也飞不过去。
陈丹朱被抓走的时候,阿甜也被作为同犯抓进了牢房,不过没有跟陈丹朱关在一起,而且前不久也被从宫里放出来了。
问也没人告诉理由,也没人再理会她。
“阿甜,你不要胡来。”竹林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人也从远处掠过来,“你如果硬闯,就再也见不到丹朱小姐了。”
一向对他说的话十句中七句反驳还有三句不理会的阿甜,这次没有说话,垂下了头捏着自己的衣带。
竹林忍不住也垂下头,声音变得像柔软的衣带:“小姐肯定没事,否则不会一点消息都没有。”
阿甜嗯了声:“你别担心,我不会贸然寻死,就是死,我也是要等到小姐死了——”说到这里又思索着摇头,“小姐死了我也不能立刻就死,还有好多事要做。”
收好小姐的尸首,安葬,或者送到西京大小姐那里,如果老爷不愿意的让小姐进门的话,那就安葬在桃花山。
竹林叹气:“还没有发生的事,你就别想了,我觉得丹朱小姐会没事的。”
阿甜抬起头看他:“真的吗?”
竹林点点头:“对,丹朱小姐惹过那么多祸事,最后都化险为夷,这次也会的。”
阿甜噗嗤笑了:“竹林说得对。”伸手抓住他的衣袖,“我们回去吧。”
感觉自己的衣袖就是女孩子的全部依靠一般,竹林心里沉重又难过,刚要拉着她转身,忽的眯起眼看右边,那是皇城正门所在的方向。
晨光铺落,有不少官员向皇城门奔去,他们脚步匆匆,有些年长的老臣竟然还在小跑,跑的气喘吁吁也不肯停下——
官员们有一段时间没有这样跑过了,竹林握紧了手,宫里出事了,他的视线跟随那些官员们看向深深的皇城。
皇帝,终于要驾崩了吗?
…..
…..
太子是在勤政殿被叫醒的,如今政务繁忙,太子慢慢的多宿在勤政殿了。
“怎么回事?”他一边疾步而行,一边问身边的小太监。
小太监气喘吁吁:“福清公公也没说太清,好像是药的事。”
福清一直留在皇帝那边守着,进忠太监如今只看着皇帝,皇帝寝宫很多事都要由他做主,以及,盯着亲王后妃们。
太子来到皇帝寝宫这边,福清跑着亲自接出来。
“殿下,殿下,大喜。”他喊道。
虽然喊的是大喜,但他的眼里满是惊恐。
而听到他喊大喜,太子的脚步也顿了一下。
“——药,从胡大夫家乡采来的药,张太医他们做出来了。”福清接着说,“给陛下用了——起效了!”
这都行?皇帝的命真是——太子垂在袖子里的手攥了攥,急急的向前进了大殿。
殿内一如既往后妃亲王们都在,不过都在外间,内室只有进忠太监和张院判等太医们。
不错,就算他不在这里,这里也没有乱了他立下的规矩,太子不理会外间的诸人,径直进去了,先看龙床上,皇帝依旧沉睡着,并没有什么好转的迹象啊?
“怎么回事?”他急问,“说陛下有事,孤已经召了诸臣来——是好转?真做出药?”
说到这里又有些焦虑。
“这药行不行啊?就这样用了会不会太冒险?”
龙凤传奇2 北门盼盼
张院判委婉道:“殿下,也是没有办法了,陛下再不用药,就——”
皇帝这个样子,不用药是死,用了药如果没有效果也是死,哪里还顾得上仔细查证有没有药效。
太子自然也明白,对张院判带着几分歉意点点头:“是孤心急了——说是起效了?父皇怎么还是昏迷?”
张院判神情有些不解:“用了药之后,脉相的确好转了,平稳有力,所以老臣才激动的让人去报告消息——但陛下始终没有醒来。”
此时此刻得到消息的重臣也进来了,跑的几乎晕过去的他们差点一口气缓不过来:“张院判,你这也太草率了!”
张院判身为御医这么多年,面对这些老臣也没有畏惧:“老臣行医草率与否,几位大人只怕没资格评定。”
天舞纪2·龙御四极
眼看着双方要吵起来,太子打圆场:“都是为了陛下,暂且不急,既然脉相好转了,再等等,药才用了一次。”
说要等,所有人就开始等,从日正中到夜色沉沉,再到晨光照亮室内,皇帝依旧沉睡不醒。
木槿花静静开
“药没有问题。”面对诸人的询问,张院判比昨天还坚持,甚至让太医院的太医们都来诊脉,“陛下的脉相更好了。”
果然有不少太医们纷纷上前诊脉,甚至连大臣中有懂医术的都来试了试,的确如张院判所说,皇帝的脉相真的有力了。
“明天。”有臣子主动猜测道,“明天陛下一定能醒来。”
皇帝寝宫内终于散开了喜气,既然好消息已经确定了,太子劝大家去休息。
但臣子们不舍得离去,后妃亲王们也纷纷表示想守着皇帝,等待他醒来。
不过才说了陛下要好转,大家的态度就又变了,不把他这个太子的话当回事了,太子心里冷笑。
太子没有强行把人赶走,在皇帝寝宫这里安排了歇息的地方。
“都熬了一天一夜了,父皇醒来了,也不想看到大家熬坏了身子。”太子诚恳劝道。
感怀太子的心意,又可以休息在皇帝寝宫四周,诸人才肯散去。
又经过一天的等待,皇帝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夜色沉沉,寝宫比白日更安静无声。
太子坐在外间椅子上,手轻轻的在扶手上滑动。
当值太医从内室走出来,对他施礼。
“怎么样?”太子问。
太医点头:“陛下的脉相越来越好了,明天应该能看到成效。”
“那就好那就好。”太子欣慰的点头,眼里却是一片凝霜。
让太医退下,太子起身走到内室,内室里一个轮值的老臣在床边坐着打盹。
“殿下去歇息吧。”进忠太监对太子低声劝说,“张院判说了,最早也要明早醒来,都在这里熬着也没必要,陛下是不会在意这些的。”
太子道:“我就睡在外间,我先送宋大人。”说罢搀扶老大臣,“宋大人,去歇息吧。”
那老臣还要坚持,被进忠太监不耐烦的赶走了,看着两人离开,进忠太监轻轻叹口气,转身来床边坐下来,将巾帕在水盆里打湿。
“守在这里也没用,病痛啊,谁都替不了。”他自言自语碎碎念念,“谁也不能感同身受。”
将拧好的巾帕叠好,转过身来要给皇帝擦脸,刚转过来,就看到床上躺着皇帝睁着眼看着他。
誰敢跟我搶
昏暗的帐子里,孱白的脸上,那双眼黝黑明亮。
进忠太监呆呆,下一刻手里的巾帕掉落,他张开口,一声嘶哑的喊就要出口——
皇帝抬起手放在唇边,说:“嘘——”
掉落中的巾帕突然又回到进忠太监的手里,他张开的口也紧紧的闭上。
…..
…..
而此时此刻太子站在殿外走廊最黑暗的地方,身边没有宋大人,只有一个人影躬身而立。
“明早的药,你处置好。”他淡淡说道。
那人影身形更低了低。
太子从黑暗中走出来,拖着长长的影子走过廊下的灯笼,影子在地上跳动碎裂。
……
…….
站在远处看,高高的城墙层层叠叠的屋檐吞没了灯火,皇城如同泡在浓墨里,夜风吹动,一间官衙飞檐上的楚鱼容衣袍飘飘,似乎下一刻就要飞起来。
“殿下。”枫林在后飞掠而来,“胡大夫那些人已经进了皇城了,我们跟进去吗?”
楚鱼容淡淡道:“大戏尚未开场,两虎尚未果斗,不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