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世子很兇 線上看-第六十九章 長夜無眠(282/602)相伴

世子很兇
小說推薦世子很兇世子很凶
长夜漫漫,西厢的灯火时明时暗,铃铛的轻响和如泣如诉的呢喃交织。
与洞房花烛的甜蜜温馨相比,正对面的东厢房,显然要清冷许多,连灯火都没有,只是隐约传出女子的“呜呜——”声。
房间之中,两条小蛇乖乖的盘在妆台上,看着幔帐间不停扭动的主子。
陈思凝依旧被绑着龟甲缚,嘴也被手绢绑着,正瞪着眸子,满是恼火地挣脱身上的绳索。
自从在鱼龙岭被拍晕后,陈思凝知道许不令在跑不掉,便也没有再逃,后面赶路的时候,许不令也把她身上的绳子解开了,只是拿着她的兵器和小蛇防止她偷溜。
一路过来,陈思凝从未放弃和许不令沟通,软话基本上都说完了,许不令就是认死周勤祸乱朝廷,非要给南越清君侧。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事关一国安危,陈思凝又是责任心很强的女子,岂能让这种事儿发生,可以她的身份和武艺,也做不了什么,除了用嘴说别无他法。
就怎么跟着磨了几百里路,好不容易到了飞水岭,陈思凝还想找个机会坐下好好聊聊,哪想到刚到寨子里,刚吃了口热乎的饭,就又把她给拍晕了,还捆起来绑在了房间里。
陈思凝一觉醒来天都黑了,听见外面敲锣打鼓的,还以为许不令要让她当压寨夫人什么的,可在屋里紧张等了大半天,外面又安静了下来,好像直接把她给忘了。
陈思凝武艺再高,也是肉体凡胎,被绑一天一夜哪里受得了,心里火气也上来了,很想找许不令对峙,要杀要剐随便来,她好歹是一国公主,把她囚禁着算怎么回事?
嘴被堵着,连叫人都是奢望,陈思凝只得用力挣扎,想把反绑在手上的绳索解开。
以陈思凝的武艺,寻常绳索轻而易举就能崩断,可许不令显然也知道这个,绑住手法很特殊,限制住了武人的发力点,根本就使不上劲儿。
陈思凝在床榻上白忙活了半天后,只能把目光投向旁边的两条小蛇,眨巴眼睛,示意帮忙。
阿青和阿白都是杀伤力比较大的宠物,脑子却没小麻雀那么聪明,只能明白主子的大概意思。
瞧见主子眨巴眼睛,一副很着急恼火的样子,小白蛇吐了吐粉红蛇信,在屋子里转了两圈,叼着一块小糕点跑了过来,摇摇晃晃。

陈思凝满眼无语,抬抬下巴示意嘴被捂着,吃不了东西。
小青蛇要聪明些,想了想,跑到枕头旁,咬住陈思凝后脑勺上的绳结,试图把绑着的布匹解开。
忙活半天后,陈思凝感觉嘴上一松,连忙把堵嘴的手绢蹭开了,呼吸了两口,正想大喊几声,却又怕许不令跑过来重新给她绑上,最终还是偏头,小声道:
“还是阿青聪明,去找把小刀来。”
小青蛇晃了晃脑袋,转身在屋子里寻找起来。
小白蛇吊着糕点,跑到枕头旁边,摇摇晃晃示意陈思凝吃东西。
陈思凝哪有心情吃饭,看着憨憨的小白蛇,眼中满是无奈:
“你们俩怎么这么老实?他都把我绑了你们都不知咬他?给了你们几口好吃的,就把我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忘了?”
boss的贴身女助理 瑟木
小白蛇感觉到主子的不满,有点委屈地低下头。
其实这也不能全怪两条小蛇,陈思凝自幼在宫里长大,和人搏杀的机会很少,能用上两条蛇的机会更少,没有专门训练如何咬人,平时宫里都是宫女,也不准它们乱咬人,这就导致了两条小蛇对人没什么恶意。
最初阿青咬许不令,是因为感觉到了主子的惊恐,后来也对许不令抱有敌意。
可第一次过后,陈思凝就和许不令关系不错了,甚至一同结伴办事儿,还给它们喂好吃的。
这样一来,在两条小蛇眼里,许不令等人就和宫里的宫女没区别了,属于自己人,不能咬。
这也是为什么,许不令打晕陈思凝后,两条小蛇会是疑惑,而不是暴起伤人;因为许不令从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恶意,陈思凝也没什么恐惧,谁知道两个两脚兽,是不是在闹着玩。
陈思凝教训了片刻,见阿白很无辜,也舍不得说了,毕竟阿白傻归傻,对她最是忠心,不会像阿青那样被几颗糖就给拐走。她只能凑过去,在取来的糕点上咬了一口。
另一边,小青蛇在屋子里到处寻找,刀具都被提前收走了,肯定是找不到,便从窗纸上钻了过去,来到了院子里。
西厢还亮着灯火,隐隐传来些许说话声。
小青蛇抬起头瞄了几眼,便从院子里滑了过去,来到窗户下面,用同样的方法钻破窗纸,进入了厢房中。
房间中隐隐带着几分别样味道,喘息声此起彼伏。
钟离楚楚有些虚弱的侧躺在枕头上,脸上还残存着几分红晕,被子掀开了些,手臂遮掩着白团子,五指间握着块染了一朵红梅的白手绢,还没缓过来,眼角带着些许泪光,不过更多的还是尘埃落定的释然。
许不令搂着楚楚,此时正在柔声安慰:“睡会儿吧,明天还得早起去见桂姨,要是顶着两个熊猫眼就闹笑话了。”
钟离楚楚浑身酸痛,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用胳臂肘轻轻推许不令一下:
“你们在旁边闹腾,我怎么睡?”
钟离玖玖睡在最里面,手儿撑着脸颊,也在看着楚楚,含笑道:
“今天是你大喜日子,我可没和你争抢,只是教你罢了。是你最后受不了,让我‘代徒受罚’什么的……”
两个最亲近的人,如今更亲近了,钟离楚楚却依旧没有放开,微微蹙眉道:
“师父!你别乱说了,你也不看看你方才那模样,就和……就和十年没见过男人似得……口水都流出来了,铃铛都没你叫得响……”
钟离玖玖其实挺害羞,只是在徒弟面前不能表现出来罢了,她脸红了下,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正想倒头休息,却瞧见小青蛇爬过屋子,尾巴缠着放在案台上的茶刀,慢慢往外拖。
小麻雀则和看白痴似得,站在鸟笼里望着。
钟离玖玖眨了眨眼睛,撑起上半身,铃铛也晃荡了下,发出叮铃脆响:
“阿青,你做什么?”
小青蛇听见声音,抬头看了眼,然后看了看茶刀,又示意对面的房子,明显是在说‘我主子要把刀解开绳子’。
许不令无言以对,也觉得把人姑娘关一天一夜不太好,便想着过去喂点吃的,继续打晕。
不过毕竟是洞房花烛,钟离玖玖拉住了许不令,起身把铃铛取下来,穿上了裙子:“你好好陪着楚楚,我过去看看就是了。”
许不令见此,也没有坚持,重新搂住了楚楚。
钟离玖玖穿戴好衣服,确定没衣衫不整后,才拿起小青蛇走出了房门。
房门从外面关上,燃着红烛的小房间里又安静了下来。
钟离楚楚方才窘迫的够呛,随着师父离开,此时总算是缓过来了些,在被窝里翻了个身,抬手就在许不令胸口打了下:
“舒服了?”
许不令含笑点头,把楚楚搂紧怀里,让她靠着胸口,轻声道:
“从今以后要叫相公,睡觉吧。”
钟离楚楚轻轻哼了一声,一副不满的模样,掩饰着表情下的羞涩,也用手搂住了许不令,靠着胳膊闭上了双眸……
——
雄尊异世 文俊wenjun
求点月票吧,被甩到一百名开外了QAQ……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