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愛下-第九百一十七章   攜女遊玩興大起推薦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唐朝第一道士
“楼主,北山那边,我们又损失了几个门徒了,该如何处置?”百家楼地底之下的,一门徒向着百事通请禀报着。
此时的百事通。
也是有些慌了神。
不过。
依着百事通的能耐,这慌神也只是片刻之间罢了。
“通知下去,所有在北山方面的所有人,全部撤出来,任何人,在未得命令之前,不得接近北山。”百事通心中计定,大声的吩咐道。
“是,楼主。”门徒得了话后,随即奔走通告去了。
“给死去的兄弟家人,发放抚恤,并通告他家人。”百事通随后又是向着就近的一个门徒说道。
百家楼探查北山的门徒。
到如今,已是损失了十数人了。
如此多的损失,让百事通都始料未及。
曾经。
钟文就曾告诉他,莫要轻举妄动。
这术门到底如何,谁也不知道。
就连最为熟悉的鬼手都搞不清楚术门在干什么,就更不要提其他的外人了。
虽说。
这百家楼就在这灵州城中。
对于北山之中的术门,也早就有所耳闻。
可也只是知道北山不易进,只要一进,必然就会出事。
而如今。
北山动静接二连三的出现,百事通自然是想要查明情况的。
可这情况未查明,人员再度损失了数人,这不得不让百事通心中开始有些担忧了起来。
“百事通,凭我们猜测,也只能是猜测。那术门所在的地底之下,到底有没有火蛟,谁也不知道,我们也只能凭借着术门的动静,以及火蛟的习性来判断罢了,真要是再派人去查探,肯定会有更多的门徒出事的。”此时,闻讯而来的其他几位楼主,纷纷到来。
“是啊,百事通,此事暂缓吧,想来长老也不会怪罪我等。”
“百事通,要不把消息告诉长老吧,让长老出手去看看如何?”
其他四位楼主,你一言我一语的。
这让百事通也是倍感无奈。
如这几位楼主所言。
术门所在之地的北山,真是一个有进无出之地。
可是。
百家楼一直想要给钟文这个长老,谋得最为准确的消息,这样以来,他也可以完全留下钟文,一直居于这百家楼内,做着这个所谓的长老。
毕竟。
毛仁的回来。
就已是让百事通心中有所动容了。
真要是能把这个长老留在百家楼之中,未来的百家楼,实力肯定会大涨的。
要不然。
他百事通也不至于不要他百家楼门徒的性命,指使着门徒前去术门所在的北山打探了。
可他百事通也不知道。
这术门所在的北山。
到处都布满了小通风口,以及闻音洞。
新白娘子直播间 踏月留芳
只要有人进入到北山,这术门的人就能发现有人闯入。
到时候。
这术门必然会把这些人捉住,然后押到那术门的地底之下,做起了那苦力来。
思虑了好半天的百事通,看了看几位楼主,“好,把此消息尽快传到龙泉观长老的手中去。”
有了百事通的话。
百家楼又动了一起来。
一天后。
正在龙泉观外,带着九儿捉住的一只野兔烤着之时,一百家楼门徒赶到了龙泉观外的山林之中。
当那门徒离着龙泉观还有着一里多距离之时,那破空之声,就已是传至钟文的耳边了。
不过。
钟文到是没有太在意,却是一直盯着手中的烤野兔,一边与着自己的女儿小声的说着话,而一边的小小黑,却是流着哈啦子,紧盯着钟文手中的烤野兔。
“父亲,你看,小小黑肯定又馋了,都流口水了。”九儿抱了抱小小黑,开心的向着自己父亲说道。
钟文也是笑了笑,“让它流,就馋死它,哈哈。”
“不嘛,不嘛,小小黑饿了,肯定是饿了,父亲,你快烤,小小黑要吃烤野兔。”九儿一听自己父亲之言,顿时就不撒起娇来。
而正在九儿撒娇之时。
那百家楼的门徒已是到了。
钟文见那人从树稍之上落下地来,瞧了瞧后,继续烤着野兔。
那而百家楼的门徒,也没想到钟文会在这龙泉观外,带着自己的女儿,做起了这等小孩子才会做的事情来。
不过。
他到是不敢多话,走近钟文不远处,向着钟文躬身一礼,“长老,奉楼主之令,前来传达北山消息。”
钟文抬起头,又是瞧了瞧了那门徒一眼。
门徒从怀中摸出一张纸条,递向钟文。
钟文接过后看了看,随手丢进火堆中,“让百事通不要老想着去打探北山之事,别到时候人没了,你们还摸不着人家的门路,你回去跟百事通说,这事我知道了,让他收收手。”
“是,长老。”门徒得话后,又是看了看钟文和九儿,这才纵身离去。
随着那门徒离去后。
九儿却是紧张的抱住自己的父亲,“父亲,你是不是又要离开了?我不准你离开。”
少年的恩赐
“哈哈,你啊你,父亲可没想要离开,上次父亲不是答应你了嘛,就算是父亲要离开,也会带着我的九儿的。”钟文知道,这小丫头必然是认为自己要离开的,要不然,也不会紧张的抱着自己了。
九儿一听后,更是抱得紧紧的。
为此。
钟文也只得轻轻的拍站九儿的小背,“好了,好了,父亲知道九儿离不开父亲,父亲都答应你了,以后肯定不会离开九儿的,你看小小黑都笑话你了。”
北山之事。
钟文必然是要搞清楚的。
这毕竟与着自己女儿有关。
不管北山所在的术门,有没有火蛟。
钟文也得下到那术门之下去看看。
如没有,那就当与术门的人交个朋友。
如有的话。
那就不好说了。
杀蛟取胆,这乃是最为直接的办法了,也是不得已的办法。
除非。
血玉子出现的时间,比火蛟来得早。
要不然。
术门真要是有火蛟的存在,那火蛟胆钟文势在必得。
几天后。
钟文突然抱着九儿,背着一个包袱,从龙泉观走了出来。
“九儿,你一定要听你父亲的话,切莫要吵闹知道吗?”曼清紧张的看着钟文怀中的九儿,脸上虽说少了一些担忧,但这心中,却是安定不下。
此次。
钟文要带着九儿到处去走走。
当然,钟文也是要带着九儿去长安一趟的。
毕竟。
九儿还没有见过真正的城市,到底是个什么样。
更是没有见过长安如何。
而且。
此次钟文还要去灵州看一看,所以,钟文索性带着九儿到处走走了。
自从两天前。
那百家楼的门徒来过后。
九儿这两天里,就未曾离开过钟文。
甚至晚上睡觉时,还抱着钟文的手不放。
只要钟文稍稍一动,这丫头就会惊醒。
要不然的话。
钟文也不至于去灵州之际,还要带着九儿。
曼清的话,让九儿狠狠的点着头,眼中透着肯定的回道:“母亲,我知道的,九儿会很乖的。”
对于要出去看世界之事。
九儿心里是高兴的,同时也是期盼的。
对于自己母亲的担忧,她这个小小人儿,根本没有那种心思。
“九首,一路上,你可得护好九儿,莫要让九儿病了,伤了,要不然,我拿你是问。”站在一边的李道陵,更是向着钟文狠狠的交待着。
如此之言。
也算是李道陵第一次这般说的了。
以前。
钟文离开龙泉观,出去办事,对于李道陵来说,多是叮嘱之言,哪里会像这般。
有道是。
有了九儿这个孙女后。
李道陵的心思,貌似都在九儿身上去了。
钟文闻话后,笑了笑,点了点头应下,“师傅,你老就放心吧。”
随后。
钟文离开了龙泉观。
钟文父女二人。
先是回了一趟三斗村,见过了自己的阿爹阿娘他们后,这才坐上船只,往着嘉陵水的下游而去。
一路的风光。
让九儿每时每刻,都在大呼小叫的。
或许。
打小就没有见过什么风景的她,又处在这夏秋之际,一切对于她来说,都是新鲜的。
一路之上。
九儿就不曾停下她的嘴,不停的向着自己父亲问着一些问题来。
而钟文也是不厌其烦的解说。
此行。
钟文也算是圆一圆自己曾经第一次离开龙泉观之时所走的路。
更是重温当时的场景了。
到达渝州后,钟文更是到了山云观,想着去见一见山云的守山老道长。
可没想到的。
守山老道长早已过世。
此时的山云观,乃是守山老道长的弟子在主持着,依然还是一人。
这让钟文顿感物是人非来。
随后一段时间。
钟文前往房州之时,带着九儿,却是到了大青村。
当钟文带着九儿到大青村的官道之时,正好碰见了一个小娃。
“你是哪家小娃啊?你叫什么名字?”钟文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娃,小声的打问道。
不过。
那小娃却是不敢说话,愣愣的看着钟文。
片刻后,又是转身跑回到大青村去了。
在钟文和九儿还有些诧异之时,大青村中却是奔出来许多人。
“道长恩人,原来真是道长恩人啊,请受我赵家一拜,快,义儿,快拜见道长恩人。”一汉子领着那刚才跑回村子的小娃回来后,一见钟文,就纳头大拜。
“快快起来,快快起来,我可受不得你们这么一拜。”钟文一见那汉子后,就明白那小娃是谁了。
小娃叫赵义。
曾经乃是钟文经过此地时,给一个难产的妇人接生时所产的婴儿。
可没想到。
这将将十一年时间。
当年还是哇哇大哭的小娃,如今却是一个小少年了。
当天。
钟文与着九儿一起,居于这大青村。
也算是让九儿体会一了把自己父亲荣光时刻了。
第二天清晨。
钟文留下了三个金饼子,以及一封信后,就带着九儿离开了。
大青村的村民们太热情了。
热情到差点要把钟文供为神灵,把钟文的女儿九儿都要供成神女一般的状态了。
钟文哪里还敢再待。
钟文再一次的不告而别。
让赵家人再一次的忘了问起钟文之名来。
除了知道钟文有一个女儿叫九儿之外,一切都如往常一般的不知。
不过。
好在有一封信在,要不然,他们连钟文居于何道观,他们都有可能再一次的失之交臂了。
“伯父,恩人就这么走了吗?”大青村中,赵义看着自己一家人低头脑袋,不知所措的模样问道。
“唉,也怪我睡得太死了,道长恩人都走了,我都还不知道。”赵忠怀对于钟文再一次的不告而别,甚是懊悔。
不过。
当他懊悔之时,却又是一拍脑袋,“走,我去找村正去,道长恩人留了封信来。”
半天之后。
赵家人从村正家回来,又是对着房州方向跪了下去。
信中。
钟文希望赵家人把赵义送到利州去,或者赵家人一起去利州,到时候可以让这赵义读书识字等等。
对此。
赵家人哪有不下跪感恩的。
几日后。
钟文带着九儿又到了原来的静心门所在。
“九儿,这里原来是静心门的地方,静心门的离羽道长,与着你大祖父关系甚好,只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离羽道长也仙逝了,他的两位弟子,也远走他乡了。”钟文看着即熟悉,又陌生的静心门,甚是感怀。
牵着自己父亲手的九儿,却是无声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破败的静心门。
对于自己父亲此次带着她出来。
九儿一路之上所见所闻。
也开始让她有了一定的认知,更是有了一定的认知观了。
或许。
是因为自己母亲的原故。
九儿本来就早熟的很。
而此时又被自己父亲带着出来看世界,这更是在她那小小的心灵之上,烙印了一些认知观,世界观等等。
到了这房州。
钟文必然是要去郧乡的。
当钟文到了郧乡之后,直奔李高远的府上。
当李高远一家见到钟文带着女儿前来后,高兴的都快不是自己了。
当天,为了招待钟文父女,更是大摆宴席。
李高远如今已是高龄了。
就连他那儿子李辅成,也都年岁颇大了。
不过。
自从李家一系人从龙泉观回到这郧乡后,李高远一家一直想寻个机会,再去龙泉观小住一段时间,好与李道陵叙一叙旧。
可是。
身体不如前了,想要远程跋涉,也是没了那资本了。
这也让钟文只得无声的笑了笑。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