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首輔嬌娘-408 兩更展示

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首辅娇娘
信阳公主晕倒了,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
院子里的下人却并没因担忧而惊慌失措,每个人在玉瑾的调配下井然有序地做着自己的事。
信阳公主被玉瑾抱到了床铺上。
顾娇没看出来柔柔弱弱的玉瑾竟也有这般力气,不过玉瑾到底不是习武之人,这一下实则用尽了她全身力气。
她狼狈地喘息了一会儿,额头渗出薄薄的汗珠。
“玉瑾大人,奴婢去请大夫。”一个小丫鬟说。
玉瑾先是点了点头,须臾似是想到了什么,又摇了摇头。
随后,她看向一旁并未趁乱逃走的顾娇,凝眸问道:“顾大夫,我可以相信你吗?”
……
暮色西斜。
萧六郎结束了一整日的公务,从翰林院出来,一眼看见小三子在门口焦急地打转。
小三子是医馆的车夫,经常跟着顾娇出诊。
萧六郎下意识地往小三子身后看了看,只看到一辆安安静静的马车,车帘紧闭,但直觉告诉他,顾娇并不在马车上。
“小三子,怎么了?”萧六郎走过去问。
小三子听到萧六郎的声音,猛地回过头,一脸惊慌地说道:“萧大哥,顾姑娘不见了!”
萧六郎眉心一蹙:“什么时候不见的?在哪里不见的?”
小三子急得不行:“就、就方才……”
萧六郎安抚道:“你先别着急,慢慢说。”
小三子也不知道自己这样是不行的,好歹他也是跟着顾姑娘见过皇帝的人,他要淡定、要淡定……
小三子平复了一下情绪,将在铺子前发生的事儿说了。
萧六郎蹙了蹙眉,道:“你是说她是突然不见的?”
小三子道:“可不就突然吗?我一手拿着饼子,一手拎着食盒,还对她说饼子要趁热吃,不然一会儿就软了,不脆了。她还说了声好,可转头我去看她,她就没了!不是……我的意思是……人不见了!我问饼铺的两口子,他们也没有看见!我就四下找……可我把整条街都找遍了就是找不着……”
萧六郎去了案发现场。
“你的马车当时停在哪里?”他问小三子。
小三子找到距离店铺约莫半丈的地方,一边比划,便道道:“这儿!马是站在这里,车厢是在这里!”
这家铺子做完顾娇那一单生意后,食材耗空关了门,没再有什么客人过来。
萧六郎在现场仔仔细细地转悠了一番,忽然蹲下身来,拾起一截断裂的炭笔。
炭笔并不是很好的写字工具,一般人不会用它,顾娇很爱用,姑婆送给她的荷包里有个专门放炭笔的内胆夹层,脏了可以拿出来清洗。
她平常都会在里头放上一两截。
但萧六郎手中这一截炭笔并不是顾娇惯用的炭笔。
她的炭笔处理过,质地较为柔软。
这种炭笔是某人专用的炭笔,他只在一个地方见到过。
……
朱雀大街的宅院中,信阳公主幽幽醒来。
玉瑾一直守着她,见她睁开双眼,微微一笑,道:“公主,您醒了?感觉怎么样?”
信阳公主不是头一回晕倒了,但却是头一回醒来后感觉如此轻松,既不头昏脑涨,也不浑身酸痛,仿佛只是随意地睡了一觉。
玉瑾看她的脸色便知她恢复得比以往要好,笑了笑,说道:“公主方才晕倒了,是顾大夫为公主施针治疗的。”
她说着,站起身来,后退一步行了一礼,“臣擅作主张了,请公主责罚。”
信阳公主无奈地看了她一眼:“你知道我不会罚你的。”
玉瑾露出一抹笑来。
信阳公主问道:“那丫头人呢?”
玉瑾回头望了望,说道:“在院子里。”
姹紫嫣红的院落中,一株枝繁叶茂的大树下,某人又被迫营业撅笔,小脸黑得不行。
“你说你一个高手,堂堂昭国龙影卫,天下第一牛逼哄哄的武功大佬,干嘛喜欢人家打你脸呢?”
顾娇幽怨地说道,不忘撅断一支炭笔。
然后她就感觉这位大佬更开心了!
猎人同人——明日的仰望 亭舟
……就挺迷。
信阳公主在玉瑾的陪伴下走出来时,看到的就是一大一小蹲在地上撅笔的一幕。
玉瑾适才一直守在信阳公主床前,倒是不知原来他俩是这样的,玉瑾又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
“公主。”她说道,“龙一许久没和人玩过了,上一次这样还是小侯爷小的时……”
信阳公主淡淡打断她的话:“玉瑾,他死了,以后不要再提他。”
玉瑾垂眸:“……是。”
顾娇撅笔撅到绝望,一直到自己的肚子咕咕叫才结束了今天的营业。
玉瑾留顾娇用饭,被顾娇拒绝了。
她突然消失这么久,小三子那头一定急坏了,指不定萧六郎也知道她不见了了,她得赶紧回去。
看在千年灵芝的份儿上,她没打算要诊金,但玉瑾坚持要给她,她也就收下了。
权当是撅了一晚上笔的辛苦费吧!
顾娇将那张一百两的银票揣进荷包。
比起只给她一个铜板的宣平侯,信阳公主出手简直不要太阔绰。
顾娇来的时候是被龙一掳来的,这会儿总不能再让龙一把人掳回去。
玉瑾贴心地让人备了马车。
“我送你。”
她话音刚落,一个小丫鬟迈着小碎步走来:“玉瑾大人,那株牡丹好像活不了。”
“哪一株?”玉瑾问。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公主最爱的那一株。”小丫鬟说。
顾娇善解人意道:“玉瑾大人去照顾牡丹吧,不必送我。”
照顾牡丹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的功夫,不过玉瑾看出顾娇不爱这些虚礼,她于是笑了笑,说道:“好,那你慢走,马车就在门口,你想去哪里,告诉车夫就好。”
“嗯。”顾娇应下,辞别玉瑾来到了院子的正门。
大门虚掩着,是往里开的。
顾娇将门拉开的一霎,一眼看见抬起手来正要敲门的萧六郎。
二人齐齐顿了一下。
顾娇是没料到他会找到这里来,萧六郎是没料到门会自己打开,而顾娇会在此时出来。
“你没事吧?”
“你怎么来了?”
二人异口同声。
萧六郎还喘着气,他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看得出这一路有多辛苦着急。
他看了眼顾娇身后的院子。
顾娇眸光动了动,跨过门槛,掩上院门:“我们走。”
玉瑾听到了陌生的男子声音,她不大放心,走过来看了一眼,顾娇却已经与萧六郎离开了。
玉瑾问车夫:“顾大夫人呢?”
车夫道:“方才有个人来找她,她跟他走了。”
一个人来找她?
她是被龙一掳来的,什么能猜到龙一将她掳来了这里?
玉瑾百思不得其解,疑惑地跟了几步,来到朱雀大街的转角处,却直看见一辆驶入夜色的马车。
笑盗 无路可走
寂静的街道上,小三子如释重负地赶着车。
终于找到顾姑娘了,他不用再提心吊胆的了。
还是萧大哥厉害啊,一下子就猜到顾姑娘是来朱雀大街了。
话说,他怎么猜到的?
同样的疑惑也闪过顾娇的脑海,不同的是,顾娇很快便思索出了答案。
难怪他能阻止龙一杀她,也难怪龙一会捏他的脸。
龙一的确是在确认什么,并且已确认完毕。
如此一来,龙一对自己突然这么亲近也就说得过去了。
尽管顾娇并不愿意将被迫撅笔与亲近画上等号,但若是换做旁人用笔打了龙一的脸,只怕接下来被撅的不是几支炭笔,而是那个人自己。
有些东西她虽然猜到了,而且她觉得,以他的聪明不可能看不出自己猜到了,但他不说,她也就没去将最后一层窗户纸捅破。
只不过,关于她出现在朱雀大街的原因,她还是要说的。
“我昨天给一个姓许的书生拆线,他拜托我为他的一位伯母治病,他还把诊金付了。结果我走错地方了,误打误撞地进了信阳公主的院子,把信阳公主当成了那位伯母……”
顾娇简明扼要地叙述了换药的过程,但没说龙一让她撅笔的事,也没说信阳公主误会她别有居心差点要拿先帝的御赐金鞭抽她小屁屁的事。
有点丢人。
“信阳公主吃了我给的药,药效很好,方才让龙一带我过去就是给她治病的!”
她说得云淡风轻,各种狗血误会与细节都省略了。
可萧六郎与信阳公主相处十几年,又怎会不清楚她是怎样的性子?
或许曾经的他看不明白,而今再一回想,许多细节都与印象中的不大一样。
信阳公主从来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
她真想请人去治病,会风风光光地派轿子去,让龙一把人掳走,多半是对她心生了怀疑。
所幸一切的确是一场误会。
他没办法阻止她去见信阳公主,因为他阻止不了。
这不是她想不见就能不见,信阳公主一声令下,天涯海角掘地三尺,龙一都会把人找出来。
但龙一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她的吧?
就像他曾经也不允许任何人伤害自己一样。
回到家中,饼子早已凉透,顾娇叹了口气,挺好吃的饼子,可惜了。
夜已深,家里人都睡了,二人各自洗漱一番回了房。
小净空四仰八叉地躺在床铺上,纵情地打着小呼噜。
萧六郎看着他,不知怎的想到了儿时的自己,也想到了曾经的公主府。
记忆如画面一般一帧帧地闪过脑海,本以为早已遗忘的记忆,在夜里竟然能够如此清晰。
萧六郎闭上眼,试图将这些记忆挤出脑海,却发现用力,记忆翻涌得就越厉害。
何处是安心 海糖花棉
“娘~”
一旁的小净空忽然迷迷糊糊地开口。
小家伙是梦到自己有娘了吗?
萧六郎的思绪被打断,将小净空的衣裳拉下来,盖住他的小肚皮。
小净空翻了个身,拱进他怀里,咿咿呀呀不知在说些什么梦话。
萧六郎抬起修长如玉的指尖将他的小脑袋戳到一边。
小净空咕溜溜地滚了过去,没一会儿又咕溜溜地滚了回来。
萧六郎再戳。
他再滚。
到最后,他倒是不再往萧六郎怀里拱了,一只小脚丫子横空出世,直接怼在了萧六郎的脸上!
萧六郎:“……”
被小净空这么一折腾,萧六郎倒是无暇再想其它,脑海里那些奇奇怪怪的记忆也退散了,后半夜,他睡了个好觉。
翌日天不亮,他便去了翰林院。
他比孔目都来得早,孔目古怪地看了他一眼:“萧修撰昨夜……该不会是没回去吧?”
“回了。”萧六郎说。
点完卯萧六郎去了自己办公房。
孔目不由嘀咕:“这么早……和媳妇儿吵架,被媳妇儿赶出来了……”
六部考核的成绩出来了,一大批官员进入了需要重修补考的行列,翰林院担当起为补考官员讲学的重任。
补考的官员里有很大一部分不是科举出身,而是家族荫官,也就是通过上代功勋获得的官职,这群人的考试技能可想而知。
倒不是说荫任的官员里就没一个饱读诗书的,只不过,倘若一个人有过硬的真才实学,根本用不着家族荫官,他自己就能做官,譬如曾经的少年祭酒,又譬如眼下的庄编修。
知道自己能荫官还刻苦勤勉去读书的毕竟是少数。
荫官制弊端明显,只是由来已久,先帝在位期间曾尝试将其废除,结果遭到了文武百官的联名反对,但先帝也是倔的,一直到死都不松口,弄得君臣关系很僵,他的旧部一边效忠他,却也一边希望他能收回成命。
庄太后垂帘听政后,恢复了荫官制,给了文武百官一个台阶下,但同时,她也提了一个条件——增设六部考核。
每三年考核一次,考不过就补考,补考两次不过的就降职,降职两次收回官职。
值得一提的是,被记过的人不论抽签抽到他与否都必须参加下一轮的考核。
这个制度的玄妙之处就在于它含了不少缓冲期,考不过还能补考,补考再不过也还能三年后再考,并不是一下子就没了官职。
加上庄太后说:“虎父无犬子,众卿一个个智勇双全,实乃我昭国栋梁,莫非生出来的孩子全是脓包不成?”
高帽子加激将法,将朝廷大臣们噎得不要不要的。
六部考核制就这么被接纳了。
这个制度虽未并未彻底解决荫官制,却将其所带来的弊端降到了最低。
今日安排去贡院讲学的翰林官是萧六郎,由贡院那边安排马车接送。
马车还没到,萧六郎拎着水壶去后院打水。
宁致远恰巧去墨池洗笔,见到他,笑着与他打了招呼:“六郎!这么早!”
“你也很早。”萧六郎说。
宁致远叹道:“我那不是怕迟到,所以早早地就出了门吗?你家又住得不远。”
二人说着话,韩学士过来了。
宁致远惊讶:“哇,没想到韩大人也这么早。”
二人给韩学士行了礼。
韩学士颔了颔首,看向萧六郎道:“你今天是不是要去贡院讲学?”
“是。”萧六郎说道。
“不用去了。”韩学士说,“你一会儿随我去一趟文华阁。”
萧六郎的指尖一动。
文华阁,信阳公主建造的藏书阁。
韩学士是器重萧六郎才给萧六郎这个机会的,他见萧六郎没说话,权当他答应了。
哪知他刚走一步,萧六郎便开口道:“韩大人,我想去贡院讲学。”
什么叫你想去贡院讲学?
有这么和顶头上司讨价还价的吗?
韩学士回头看向,正色道:“你可知文华阁是什么地方?这又是个什么机会?”
“我想去贡院讲学。”萧六郎一字一顿地说。
韩学士眉头一皱。
萧六郎看了眼宁致远道:“让宁编修去文华阁吧,我还是想去贡院。”
他说了三次去贡院,韩学士再想抬举他也不会再把机会给他了。
阴狂嫡妾
“你你跟我来。”韩学士对宁致远说。
宁致远跟上韩学士,一边走一边夸张地冲萧六郎比划,并无声地说——真的把这么好的机会让给我啦?
“你做什么?”韩学士步子一停,扭头看他。
宁致远一秒收了动作:“没什么,伸个懒腰。”
韩学士带着宁致远出了翰林院。
萧六郎又等了半个时辰才等来贡院的人,可就在他即将坐上马车的一霎,翰林院的车夫着急上火地驾着马车奔来了:“不好了,萧修撰!宁编修出事了!你快去文华阁看看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