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唐朝貴公子-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讀書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一封书信,紧急地送到了陈正泰的手里。
这是自太原送来的。
陈正泰揭开一看。
他无法预料,魏征居然只在进入太原几天的时间,就已经判断晋王必定谋反。
这令陈正泰的心不禁沉了下去,心口堵的难受!
这天下才太平多久啊,一次谋反,却又不知造成多少的生灵涂炭!
他为了往关外多迁居一些人口,费尽了心思。
可是太原和太原周边,人口足有十几万户,一旦发生了叛乱,无论是叛军还是官军对那里的伤害,都足以让人口锐减。
在这个时代,生命从未得到过善待,人命真如草芥一般,一场疾病,一次变乱,一次饥荒,都是无数人如割麦子一般的死去。
只是置身于其中,这等残酷的环境,总不免令陈正泰有时发出感慨。
所以……他知道自己必须得坚定的往前走下去,种植更多的粮食,开拓更多的空间,发展更多的生产力!
只有如此,才能让更多人从土地中解脱出来,进行生产,进行研究,去思索人类的本源,去开创更多的艺术,去建立一个更完善,对生命更敬重的世界。
只是……唯一让陈正泰奇怪的是,魏征在书信之中,表现出了很大的信心。
他没有要求陈正泰请求朝廷立即派兵平叛,魏征分析了局势,认为完全可在叛乱发生之后,迅速将其扼杀,当然……魏征显然是个很要面子的人,他没有细说他接下来的行动会是什么,只是让陈正泰耐心的等待。
陈正泰神色复杂地将书信收好,一时之间,心里又开始吐槽起这些李家人。
似乎内斗是他们骨子里基因,无论有没有实力的李家皇族,都想斗一斗。
陈正泰此时不能给魏征修书,因为他不知道魏征处于什么局面,此时贸然送信过去,便有可能让魏征陷入危险的境地。
所以……摆在陈正泰面前的,不过是自己信任不信任魏征的问题,而陈正泰只能选择相信。
不过对于这个李祐,陈正泰还是留了心,他决心去找李承乾试探一下。
毕竟他们是兄弟,而陈正泰和李祐打的交道并不多。
李承乾近来每日都关在东宫,自从挣了一大笔钱,直接被父皇抄走后,他便除了骑马的时候,就总是一副了无生趣的样子,整个人软绵绵的。
有一个如此独断专行的爹,对于李承乾而言,他这个太子并没有多少发挥的空间。
好不容易等到了陈正泰这个大忙人来寻他,李承乾便在东宫里殷勤的让人领了进来。
此时,他穿着一件甲胄,像极了一个少年将军,见了陈正泰,不禁露出了笑容,道:“师兄莫非是来学骑马的吗?”
陈正泰一本正经地摇头道:“我的骑术已经很精湛了,不必再骑。”
李承乾便乐了:“哈哈,只怕又是吹嘘吧,我只听闻你成日和那些重甲厮混一起,这也叫精湛?“
陈正泰没有接话,而是道:“我来此,是想打听一个人的,不知殿下对晋王怎么看待?”
“他?”李承乾一挑眉,而后道:“平日里性子柔弱,也不爱说话,从前在宫中的时候,总是在角落里,孤不爱和他打交道,他性子太阴沉,你怎么突然问起他来了……是不是因为前些日子关于他谋反的谣言?”
陈正泰则是认真地看着他道:“那么殿下认为他会谋反吗?”
“哈哈……”李承乾大笑道:“就凭他?他那胆小如鼠的样子,莫说是谋反了,便连杀鸡也不敢。”
陈正泰听了李承乾的话,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完蛋了,晋王百分百要反了,以李承乾的智慧,既然判断李祐绝不会反,那么李祐就是反定了。
李承乾看着陈正泰突然阴沉下来的脸色,不禁道:“你在想什么?”
“没,没什么。”陈正泰摇摇头。
“你不会真以为他会谋反吧?”李承乾嘲弄似的看着陈正泰:“若是李祐反了,孤将脑袋割下来给你当蹴鞠踢。”
陈正泰干笑:“这就大可不必了,不过太子殿下近来似乎很清闲?”
李承乾随即道:“清闲倒是谈不上,只是百无聊赖而已,最近觉得做什么都没意思,你看孤的甲胄如何?”
陈正泰上下打量李承乾,随即道:“不错,不错,殿下何时对甲胄有兴趣了?”
“还不是看着你那重甲威风凛凛,于是也弄了一套来穿戴。可谁晓得……这就是一个大铁罐子,孤万万想不到竟是如此的沉重,这一套下来,足有七八十斤,里头的皮甲倒还好,再套一层链甲也勉强还成,可外头再罩一身的明光甲时,已觉得气喘吁吁了。便连行走都艰难无比,何况是做其他的事了。孤倒是佩服那些重甲的骑兵,被钢铁包裹的这样严实,居然还能行动自如,这一身的气力,真是不小啊。”
李承乾的体力还是不错的,在大唐,也属于比较少见的壮实了,毕竟他爹是李世民嘛。
可连他都无法承受那重甲,可见浑身穿戴着重甲有多艰难。
也只有天策军里精挑细选的汉子,而后每日进行最残酷的操练之后,才可做到。
陈正泰心里感觉颇为安慰。
陈正泰道:“殿下乃是太子,可不能成日无所事事,总要寻一些事做才好。”
李承乾冷笑:“孤能做什么,孤跟着你去做买卖,得益的乃是父皇。孤若是做点其他的,又难免要被父皇质疑。难怪人人都说太子难为。可是最难为的,是父皇这样的天子,做他的太子,真比作牛做马还要难受。”
陈正泰乐了:“这些话,殿下可得少说一些,隔墙有耳,若是传出去,不晓得的人,还以为殿下别有企图呢。”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李承乾自也明白陈正泰的好意,点了点头,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道:“不过……说起来,近来侯君集将军,倒是希望孤闲来无事,可以去练练东宫各卫的兵马,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正泰有没有兴致,你拿天策军那一套,用在东宫卫率这儿吧。”
侯君集与李承乾的关系很亲密,这一点,陈正泰比谁都明白,只是对于侯君集,陈正泰是颇有几分警惕的。
这个家伙确实是个名将,手中握着大量的军马,而且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只是此人的野心,也比任何人要大!
李承乾的一个妃子,正是侯君集的女儿,因而侯君集一直将希望寄托在太子身上。
陈正泰郑重其事的道:“练兵的事,也不是不可以做,可是必须要有分寸,如若不然,陛下若是知道,只怕不喜。”
李承乾感觉又被泼了一盘冷水似的,念叨着道:“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那还要太子做什么。”
这个年龄,恰恰是人最逆反的时候,李承乾也是如此,贵为太子,身边的人都捧着,个个都将他夸到了天上,更有不少人都盼着李承乾将来能够继位,从此跟着李承乾一飞冲天,因而……为了讨好李承乾,可谓是挖空了心思。
可另一方面,他终究是太子,不是皇帝,这便导致了一种强烈的心理落差,在东宫这个小天地里,他被人称颂为世上最了不起的人,可出了东宫,自然而然就变得敏感起来了。
李承乾的抱怨,其实是有道理的,他觉得自己是个有能力的人,可现在却像一个废物一般,圈养在这巴掌大的小天地里。年纪越大,越觉得心有不甘,可与此同时,现实又必须让他温顺的待在这里,最好不要有任何过多的动作,如若不然,反而可能会引火烧身。
陈正泰一时不知该如何相劝。
因为说真话永远没办法比说假话的人更能讨人欢心。
这或许就是人性吧,人性的本质之中,没有人喜欢听真话。
陈正泰便笑道:“要不过几日,我带一个好玩意来给殿下看看。”
“好玩意?”李承乾狐疑的看着陈正泰:“什么玩意?”
陈正泰却是没有直接告诉他,而是带着几分神秘地道:“总而言之,一定很有趣,殿下就等着瞧吧!不过我现在没空,我得担心太原那里发生的事。”
李承乾听罢,倒是好奇起来:“一言为定了。”
陈正泰于是告辞,从东宫出来的时候,恰好有人在东宫外头下马进来。
陈正泰差点便和这人撞了个满怀,抬头一看,正是侯君集。
侯君集一见是陈正泰,目光中露出了复杂之色。
侯君集出身于上谷侯氏,这个家族和孟津陈氏一般,都不算什么大世族,可是现在的陈家,早已是如日中天,陈正泰更是因功封为了郡王。
可侯君集虽是征战四方,立下无数功劳,此时也不过是陈国公而已,国公虽然显赫,可和陈正泰比起来,却是相差甚远。
于是他后退一步,露出笑容,朝陈正泰行了个军礼:“见过朔方郡王殿下。”
陈正泰也朝他点个头,微笑道:“侯将军好。”
本来两个人也没有太多的交情,彼此打过招呼,自然也就错身过去便罢了。
陈正泰却道:“侯将军来寻太子,所为何事?”
侯君集道:“只是来问安。”
他显然没有说实话,或许是根本不愿意和陈正泰说实话。
陈正泰似笑非笑地道:“噢,将军刚刚封了光禄大夫,又加了一个吏部尚书的职衔,理应日理万机才是,居然还有心思来东宫问安。”
前些日子,朝廷发生了变动,长孙无忌正式的进入了三省,成为了名正言顺的宰相。
可是谁也没有预料,接替长孙无忌的乃是侯君集。
这吏部尚书,几乎只有亲信中的亲信才能担任,李世民让侯君集担任吏部尚书,可见侯君集受到了李世民的极大重用。
侯君集听出了陈正泰的言外之意,便笑呵呵,一副没有城府的样子道:“殿下贵为郡王,乃天策军大将军,不也有闲吗?”
陈正泰只哈哈一笑,便无词了,他走了几步,几乎要和侯君集错身而过,却又突然道:“侯将军去了太原,是吗?”
“正是,前些日子,奉旨去了一趟。”
陈正泰道:“没有发现晋王有其他的心思。”
侯君集摇摇头:“并没有察觉,晋王殿下知书达理,每日都只在王府中读书,对陛下甚是孝顺,怎么可能会谋反呢?这不过是空穴来风,是有人想要构陷晋王殿下罢了。”
“噢。”陈正泰点点头,他其实知道为何侯君集能获得李世民的信任,还有太子的喜欢了。
侯君集是个很聪明的人,他每一件事……都猜中了这皇帝和太子的心思。
譬如有人状告李祐谋反,皇帝让他去巡查,他很快就猜中陛下让他去巡查的目的其实是洗白晋王李祐的冤屈,所以便毫不犹豫的顺着李世民的心思来办事。
而对于李承乾,李承乾现在这个太子,做的过于苦闷,他便时不时的来逗李承乾高兴。
陈正泰没有再多言,随意信步而去,他预备上车的时候。
那侯君集却站在中门前,目送着陈正泰,见陈正泰上了马车,那一双盯着马车的双目,流露出了羡慕之色。
“大丈夫浴血奋战,九死一生,立不世战功,却也不能得王位而称孤道寡啊。”他低声呢喃着,随即转身,朝着东宫深处去了。
………………
魏征很快与那阴弘智成了朋友。
这阴弘智可不是普通人,当初李祐还未成年的时候,因为他的姐姐嫁给了李世民,所以阴弘智一直都在秦王府作为李世民的幕僚。
等到玄武门之变前夕,被授予了秦王洗马,他揭发隐太子李建成昆明池之变阴谋有功。李世民称帝后,他的姐姐阴月娥颇得宠爱,授一品夫人。在得到姐姐照顾,又被李世民器重之后,于是升任吏部侍郎、御史中丞。
那可谓荣宠至极,某一个时间里,甚至可以和长孙无忌分庭抗礼,不少勋贵子弟与之交攀。
只不过,他的姐姐德妃年纪大一些后,开始年老色衰,又不如长孙皇后那般乃是李世民的发妻,地位开始下降,阴弘智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所凭借的姐姐,已经不能让他继续在朝中立足了。
黄河捞尸人 长耳朵的兔子
于是他便自请追随自己的外甥李祐就藩,成为了晋王府的长史。
堂堂吏部侍郎、御史中丞,如今甘心于在这小小的太原城里辅佐自己的外甥,虽然只是一个长史,可实际上,即便是朝中的长孙无忌,也没人会小看他。
阴弘智似乎很满足于现状。
他从前是见过魏征的。
只是这已是许多年前的事了,当初的魏征,不过是个降臣,位高权重的阴弘智,自然不会多去关注。
何况这么多年来,魏征的相貌已经大变,更不可能怀疑到此人是魏征身上!
更不必说的是,人们会产生一个误区,一个自己看过的人,怎么敢用其他的身份来见自己呢?
魏征的表现,没有从前丝毫的痕迹,他在交易所里久了,和商贾们打交道比较多,此时便就是一副生意人的模样。
而他想来寻阴弘智,只是希望自己能在太原做买卖,得到阴弘智的庇护。
阴弘智当然热情的招待了他,得知此人在长安,做的乃是粮食生意,而且还涉猎到了钢铁等物,更感兴趣了。
在得知其实魏征来太原,是因为太原靠近关中的缘故,所以希望走私一些东西出关,阴弘智更加明白魏征的心思了。
此人做的买卖……有些见不得人啊。
不过……显然,这买卖一定是暴利。
于是他得出了一个结论,此人想攀附于他,得到保护。
而阴弘智需要的正是这样的人。
他希望魏征能从长安收购一批粮食和钢铁来太原。
魏征当即一拍即合。
果然不用一月,一批粮食和钢铁便到了。
而且,魏征将这价值六七万贯的货物,直接赠与了阴弘智,不取分文。
一下子的,阴弘智便意识到了魏征的价值,二人顿时火热。
如今,魏征已可以随时的出入阴家的府邸,甚至和阴家的所有人相熟起来。
有了这一层阴家的身份,他开始与太原城的军将以及官员们成日饮酒作乐,一时之间,在这太原城,竟是与人其乐融融。
城中所有的人,谁与阴家的关系好,谁的关系不好,谁乃阴家心腹,谁掌握着城中的兵马,这些事,凭借着魏征的眼力,几乎是一目了然。
他很快就炙手可热,成为了许多人的朋友,甚至还在太原府花费了高价,置办了一个府邸,在这府邸入住的时候,居然连晋王李祐,也派了人来贺喜,阴弘智更是成为了座上宾。
如今事实证明,魏征有一点猜对了,那就是……只要和阴弘智成为了朋友,那么太原城便不会有任何人怀疑他的身份,可笑的是,不少人甚至以为魏征乃是阴弘智的心腹,更是刻意前来结交。
他们并不知道,魏征与阴弘智,不过是相互利用的关系。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