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vp91i精彩小說 仙界之革命-第十八章 細說前因(中)鑒賞-9415d

仙界之革命
小說推薦仙界之革命
“刘明,你过来,”那个腰挎葫芦的道人沉默半天,伸手将刘明招过,从腰间的葫芦中倒出一丸鸽蛋大小的玄色宝珠:“我曾在这玄冥海底扑杀了一头不知名的四首凶兽,因见它魂魄坚凝,便收在这葫芦中,温养至今。本想用它为小徒炼制一件异宝,却因为它太过凶厉暴戾,一个驾驽不好便容易反噬主人,便一直这么收着,始终未能派上用场。今日你我初见,这小玩意便送你做见面礼好了。”
婚有千千劫
神之羈絆
死怖遊戲
“多谢陆压前辈,”刘明十分恭顺的将那枚宝珠接过,才一入手便觉得奇冷侵骨,急忙运功相抗的时候,半条臂膀已是麻木不堪,差一点便失手将这宝珠丢开去。“好厉害的珠子,”刘明调息半晌,才好不容易将侵入臂膀的那种冰寒之至的气息驱逐出去,即使如此,拿着珠子的那只手仍是觉得如浸冰雪一般,活动都有些不大灵便,“这东西我拿来也没什么用处啊,怎么……”刘明心中疑惑不解,抬头看时,却见陆压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目光中大有深意。
“这老家伙,不是故意为了看我笑话的吧,”刘明正腹诽的时候,忽然察觉到普贤真人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手上的这枚宝珠,那目光中的含义刘明却是再明白不过。这一下刘明才明白了陆压的用意,当下便手托着宝珠来到普贤真人面前恭敬的施了一礼:“多谢前辈大量,不计较小子与内人刚才的冒犯,这枚珠子还请前辈收下,投桃报李,聊表谢意。”
普贤真人哼了一声,虽然脸上依然难看的紧,但终究将这枚宝珠接了过来。刘明心中大喜,知道这一场梁子算是就此揭过,正在暗中朝陆压点头致谢的时候,就听到那普贤真人缓缓开口道:“太乙师兄,虽然哪吒滞留人间界不肯回转,那通道位置却必须要尽快查明,我看这位哪吒的高徒心思灵透的很,这件事着落在他身上却是最好不过。”
“不妥不妥,”太乙真人闻言一愣,随即便将头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这小子愚笨的很,什么时候灵透过,这件事关系太大,还是找个修为高点的来办比较妥当。”
“正是如此,”一直在一边不发一言的马师皇也出言附和:“那无间星系中的乙木天寰大阵自从东王公身陨后便失了主持,若去的是个不知底细的人,恐怕陷在其中不好脱身,平白耽误了工夫。”
極品花間聖手(重生太子爺) 劍寒
“呵呵,”普贤真人干巴巴的笑了两声,声如夜枭,说不出的刺耳难听,“怎么,刚才太乙师兄所说的要着落在他身上的那件大事不是指的这个么?只是探查一个通道的位置而已,修为高与不高关系不大,倒是他修炼的法身之强横坚凝恐怕整个仙界中也无出其右,再加上那正适合在虚空中行动的逐日仙诀,想来即使哪吒当日传他这些法诀的时候用意也正是如此罢。”
她顿了顿,又道:“若是真能找到那条通道,日后重开封神,也少不得需要一个了解人间界现状的人来参与,当年那些事自然也没必要瞒他。那乙木天寰大阵虽然难缠,但百日之后,这血河七宝练成的时候,我就要舍弃原身,入主其中,正好空出一枚木灵珠给他使用,保管他通行无碍便是了。”
宗師寶典 夜思清
这一番对话刘明虽然听得糊里糊涂,但看那太乙真人与马师皇两个的神色,却也明白这件事着实凶险,此时眼见他们两个被普贤真人说的哑口无言,不由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那沉思不语的陆压真人。谁知那陆压思量片刻后,却是朝刘明歉然一笑,接着便开口道:“这件事我也认为派刘明去正好!”
刘明闻言不由心中一凉,正要开口抗辩的时候,却给陆压伸手阻止:“你先莫急,等知道了事情始末之后再做决定不迟。”他说着伸手解下腰间的葫芦,朝那太乙真人与马师皇道:“我知道两位心中担忧的是什么,不过若是刘明带上我这斩仙葫芦,再加上普贤真人那颗木灵珠,那无间星系大可去得。”
见太乙真人不再出言反对,普贤真人长笑一声,道:“好,此事就此说定,百日之后,请诸位自来我鹤鸣岛取珠,此时恕不远送了!”随着她的话,那三座法台蓦地血光大盛,直冲天宇。刘明只觉得脚下一空,再看时,却是不知不觉间已经身处那朵彩云之外。随着血光渐盛,那朵莲花状彩云徐徐合拢,到最后整个缩成一个数丈高下的巨大花苞,那血光从内透出,将其原本五彩晶莹的颜色也转为一种血似的鲜红,中心处隐约可见一个色作深红的椭圆形暗影,如同一枚心脏一般搏动不休。
“这东西难道是个活物不成?”刘明好奇的注视着这朵朝那玉峰徐徐降落的血色莲苞,才要运起灵察术细看的时候,忽然听到耳边隐约响起一阵凄厉无比的惨嗷声,当下不由心神摇动,虽然明知道不妥,但却被一股突兀而生的怒气驱使着身不由己的朝那血色莲苞直扑了过去。
“这小混蛋,怎么心性如此脆弱,”太乙真人说着一脚将刘明踹出老远,“那东西也是随便看的吗?竟然还敢不知死活的用真元窥探,真是……”他似是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顿了一顿后,又是一脚踹了过去。
“道兄休要如此,这心性磨练却不是一朝一夕之功,”陆压赶紧将太乙真人拦住,笑道:“即使是我等成道年久,恐怕也难说自身心性已经磨练到了火候,更何况他这个修道不过年余的晚辈。”
“哼,我就怕还没等磨练妥当,这小子已经死的透了,”太乙真人气呼呼的说着,言语间颇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刘明给他这一脚终于踹的清醒了过来,心中不由十分羞愧,正灰溜溜的当,一双柔弱无骨的纤手牢牢抱住了他的臂膀。虽然没有只言片语,但姚敏那盈盈若水的双眸中透漏出来的无尽关爱与信任却让他不由胸脯一挺:“师祖,你放心,以后我绝不会再丢你的脸的!”
“哼,等你有命从那无间星系中回来再说。”冷冷的回了一句之后,太乙真人似乎仍是余怒未息,一言不发的径自回乾元岛去了。陆压朝马师皇点了点头,道:“道友,你那个女徒此时正在灵宝法师的元阳岛上修养,听小仙说,似乎元气损耗颇重,我们还是早点过去看看吧。”
輕吟暖歌
一行人当下起身,一路踏波携浪,驽空疾飞,过不多时,远远的海天相接处,显出一线深黛色的墨痕,随着距离的接近,那线墨痕也逐渐明晰起来。虽然这元阳岛面积不过鹤鸣岛的一半大小,但却别有一种雄浑绮丽之美。九座山峰一般的巨大岩石环立在岛的外围,朝着那天空斜斜伸出,远远看去好像九片莲瓣一般,正好排成一个浑圆。每一座巨岩的顶部,都系着一条需用数人才能合抱过来的巨大锁链,颜色也是如同那巨岩一般深黑,虽然此时海风轻柔,但那九条锁链却浑不着力般随风轻摆着,每每环扣相击时,便有一阵叮叮当当的清脆声响。虽然这音色稍显单调,但细细听来,却有一种浑然天成的韵律。
这九条锁链的另一端,系着一座拔地而起的玉峰。底端接地处细仅如腕,峰顶却怕不有数十亩粗细,被人雕琢成无数楼台宫殿的模样,此时虽然已是深夜,那亭台楼阁中却也光明如昼,灿灿生辉。
國術無雙 逆蒼穹
謝家有女 容與
虽是奇景当前,但刘明与姚敏两个此时心中只是牵挂着梅姥姥的安危,却也无暇赏玩。陆压对这里似乎极为熟悉,领着众人直接落在那玉峰之上,穿过了几座门户之后,终于在一间大殿之前停住了脚步。
hp之鉑金貴族 殘月沐霖
“人就在里面,道友请自移步。”
马师皇应了一声,朝陆压略一拱手,便匆匆推开殿门进去。刘明本想跟着他身后,却被陆压一把拉住:“那梅树精灵因为元气损耗过甚,本体已现,你跟去无益,还颇多尴尬,还是随我在这里稍候片刻吧。”
刘明一听,只得停下脚步,眼巴巴的看着姚敏与雷小仙两个进了殿门。片刻之后,就听到里面传来姚敏的一声惊呼,虽然心中牵挂,却只能在那殿前团团打转。好在姚敏仅出了这一声,之后殿中便再无一点声息传出,刘明这才心中稍安,
陆压双目微合,片刻后转头朝刘明笑道:“不用担心,此刻那梅树精灵的情况已经比刚才好了许多,马师皇道友真是国手无双,只是看情形还要等待许久,你且随我来,正好借此时机和你一叙当年旧事。”
刘明闻言稍一迟疑,随即便点头应了。当下随着陆压穿过一大片亭台楼阁,一路上听着陆压随处讲解,到有一种来到了什么风景名胜,正听那导游讲解般的怪异感觉。
“这里就是这元阳岛的最中心处,”等到了一片颇为广大的平台上的时候,陆压放缓了脚步,指着这平台正中的一座颇为残破的高大牌楼叹道:“这,是太液金池。”

Published in 仙俠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