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姜爺心尖寵她從鄉下來-第308章 姜五爺謝家主相伴


姜爺心尖寵她從鄉下來
小說推薦姜爺心尖寵她從鄉下來姜爷心尖宠她从乡下来
谢衡的车快到姜家大宅的时候,是早上九点左右。
谢俞在前面开车,他坐在后座,手里拿着手机正点开邮箱下载一个文件。
是昨晚收到的邮件。
那款情侣手表的购买名单。
其实昨天下午他就收到了这份名单,只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一直没有点开来看。
直到此时才点开。
限量款情侣手表,又价值不菲,都是实名制购买。
名单点开,从上往下看,直看到第十个人都没有熟悉的名字,谢衡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
不过没有熟悉的名字,并不表示这里面的人就和施烟没关系。
也有可能是男方买的。
发了条信息出去,让人查所有购买情侣手表客户的恋人的信息。
对方给回复,说最迟明天早上能给他结果。
谢衡收了手机,车进了姜家大宅。谢俞顺着姜林给的定位,车是直接开到竹苑门口。
姜五爷的客人,还是他接了拜帖要亲自接见的客人,海城姜家不适合帮忙接待。
车停在竹苑门口,姜林已经站在门口等候。
谢俞先下来,打开后座车门。
姜林看到了从车上下来的人。
黑衬衫外搭黑色的西装,面容清冷眸光锐利,长相无疑是得天独厚的。只是他身上那股上位者的气势太强,弱化了他的容貌。
在这样凌厉的气势面前,容貌反而显得不太重要。
因为没有几个人敢直直盯着他打量。
谢家十六岁就掌权,二十岁就继任家主之位的年轻家主,不愧是京都唯一能和姜家五爷匹敌的人,果然不容小觑。
撿 寶
姜林没有紧盯着谢衡打量,只看了一眼就收回视线:“谢家主,五爷已经等候多时,请进。”
竹林雅苑,倒是和君子如玉的姜五爷很相配。
这是紧跟着进来的谢俞的想法。
他没怎么见过姜家这位五爷,只早些年在宴会上远远看到过一次,但关于姜五爷的传言他听过很多。
谢衡面上没什么表情,目不斜视地跟着领路的姜林走进主屋。
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人,他面前茶几上摆放着煮茶的用具,茶水沸了,发出轻响冒着水雾。
坐在沙发上的人一身白衬衫,袖子半挽,正在行云流水的煮着茶。
纵是他在低头煮茶,没完全看清他的脸,但此情此景下,饶是谢衡也不由得想起了那句世人对他的赞誉。
君子如玉,温润而泽。
“姜五爷。”谢衡出声。
声音就像他这个人,很是清冷,还带着一抹冷厉之气。
煮茶的人缓缓抬头看过来。
面上没有笑容,清隽绝伦的面容上透着的是一股子的温润。
姜澈的视线在谢衡脸上停顿几秒,说:“谢家主,请坐。”
嗓音也是温润的,礼数周到,态度却有点让人琢磨不透。
似是疏离,又好似在疏离中又多了点什么东西。
谢衡一时想不透。
走过去坐下,姜林和谢俞也没有离开,各自安静站在一旁。
姜澈在细致煮着茶,许是觉得出声会扰了这一份宁静,谢衡坐下后并没有说话,是短暂的沉默。
直至姜澈把茶煮好,倒了一杯夹到他面前:“谢家主,请喝茶。”
“谢谢。”
谢衡将茶杯端起来,轻抿一口:“茶不错。”
姜澈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端起来轻饮:“难得有客登门,我也难得亲自煮一次茶,谢家主若是喜欢,可以多饮几杯。”
“我离开京都多年,不怎么理会京都的事,不知谢家主此来找所我所为何事?”
话音落,却见谢衡盯着他的……左手?
顺着谢衡的视线,姜澈看到了他左手手腕上戴着的手表。
沉静无波的双眸,眼尾微不可查的挑了下。
霎时间有一抹潋滟的光从眸中闪过。
谢衡这……
是认出了这是情侣手表?
手表是施小姐买的,他没有特地去查她是在哪里买的,但最近这款限量情侣手表正火爆,他自然知道这款手表出自谢氏旗下。
谢衡登门,姜澈没往别的方向去想,就觉得谢衡是知道了他和施烟的关系,特地登门来会会他。
实在是姜澈也没有想到事情都闹得沸沸扬扬了,谢衡堂堂谢家家主消息会如此闭塞,到现在都不知情。
“谢家主?”
谢衡这才将视线从他手腕上的手表上移开,端着茶杯的手微微收紧:“听闻姜五爷交了个女朋友,看样子你们感情很好。”
那款手表的购买名单里也没有姜澈的名字。
当然,不排除姜澈是吩咐下属去帮他买的,没用他自己的名字。
但,姜澈和施烟戴着同款情侣手表……
听说姜五爷那位女朋友是从乡下来的孤女。
施烟这些年又是一个人独自生活在外,连他都查不到踪迹,想来也不会是生活在什么繁华的地方。
施烟来海城后,又是住在海城姜家老宅。
姜澈自三年前就一直住在这里。
同住一座院子,会遇到也不是没有可能。
太多巧合,容不得他不多想。
“我们感情确实很好。”姜澈看着谢衡,眸底似隐着几分笑意。
而后右手摩挲了下手表说:“让谢家主见笑。”
当下,谢衡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希望那天是他看错了,施烟手上戴着的只是普通手表。
“谢家主还未告知你此来找我所为何事。”
谢衡喝了口茶压下心底那抹情绪,并没有拐弯抹角:“听闻姜五爷近来对从京都来的人盯得很紧,接下来我有些事要在海城处理,会待在海城一段时间,特地来和姜五爷打声招呼。”
“我心知姜五爷的能耐,并不想与你有什么冲突。”
姜澈看着谢衡,心情有那么点复杂。
他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就是为了宣示主权,很大程度上是想告诉谢衡这个差点成为施小姐未婚夫的人,施小姐是他的,容不得别人惦记。
现在却来告诉他,谢衡似乎并不知道他和施小姐的事!
堂堂谢家家主,消息何时这么闭塞了?
所以他宣示主权宣示了半天,别人压根不知道?
谢衡说留在海城有事要处理,他猜十有八九和施小姐有关。
留在海城极有可能是为了施小姐,却跑到他这里来过明路打招呼说不想与他有冲突……
姜澈此时的心情很是一言难尽。
与此同时,楼上卧室里宿醉的施烟悠悠转醒。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