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小說 諸界第一因 起點-第334章 道果‘東龍’,神通‘不熄’!分享


諸界第一因
小說推薦諸界第一因诸界第一因
轰!
乌云密布,雷电滚走。
江潮涌动,龙吟声烈。
幽暗的拦江之上,青鳞之龙挣扎怒啸,时起时落,于水天之间不住挣扎,吃痛嘶吟。
“他居然赢了?!”
呆呆的看着这一幕,不要说云道人师徒一众锦衣卫,即便是裕凤仙,余灵仙两人,都觉有些不可思议。
再在连十八拳无功而返的情况下,哪怕是她们心中也都不报侥幸,那声势浩大的一拳,或许伤的到这条老龙,却又怎么能打出它的本体来?
以至于,此时听得那阵阵龙吟,第一时间心中浮现的不是惊喜。
而是怀疑有诈!
无他,强弱太悬殊了。
“不对啊,不是下签吗……”
落汤鸡一般立于岸上的大老板喃喃自语,望着这一幕,心中竟升起一抹动摇,怀疑自己的卦术……
“赢了……”
谢七却是松了口气。
事实上,他或许是在场所有人中唯一对杨狱抱有信心的人了,因为临战之前,自家大老板卜卦甩出了个‘下签’。
依着过往的经验,大老板的下签,多半是不差的。
眼见得龙血挥洒,谢七心中大石落地,望向自家老板,心道这次你该没话说了。
却不想自家大老板突然一拍大腿。
“老夫明白了!”
望着血撒长江的青龙,大老板恍然了:“原来这下签指的是这条老龙,不错,此情此景,岂非正应了老夫的卦象?!”
“……”
谢七一时无言以对,一转身,窜入江面,救人。
轰!
大浪翻涌。
拦江之上,巨龙时而入水,时而腾空,十数丈的巨物搅动之下,大量的江水冲天化雨而落。
杨狱一手成爪,死死扣着龙鳞,任由老龙起伏也不撒手。
早在三日之前,他就很清楚,以他此时此刻的武功,唯一取胜之机就在于这头的别有目的。
他不知道这老龙的目的究竟何在,但这并不妨碍他抓住机会。
昂!
震怒的龙吟不住响彻。
杨狱五指被龙鳞割出密密麻麻的伤口,但他仍旧不撒手,而且洞穿龙腹的手掌上真罡蔓延,于血肉之间不住穿刺着。
这头老龙的血液炙烈如火炭,血与肉都在剧烈的蠕动,如活物一般侵蚀着他的手臂,消磨他的罡气。
然而,旱魃的气血太过可怖,以老龙强健的身躯,几乎都被烧穿,未多久,杨狱的眸光就是一亮。
抓住一颗炙热而滚烫的圆珠。
而那老龙,则是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吟,大股大股的鲜血好似泉水般喷涌而出,将杨狱连头到脚都洗了一遍。
更如雨落,染红了江水,浇了仰头观战的裕凤仙一头一脸。
“呸呸呸呸~~”
猝不及防被浇了一脸,裕凤仙当即干呕起来,差距到身上的封禁消失,直接催发血气冲破,踏水而起。
轰!
然而,不及她出手,就听得一声轰鸣,老龙怒吟着跌落江水之中,猩红的龙血瞬间染红了江面。
暗流之中,无数鱼虾疯狂涌聊,抢夺吞噬起来。
“死了?!”
余灵仙也自踏水而起,瞧见这一幕,不由分说的潜入水中,裕凤仙紧随其后,其余锦衣卫见状也纷纷跟上。
江面之上波涛汹涌,江面之下更是暗流涌动,但以几人的目力,还是看到了那坠落的龙尸。
但不多时,龙尸下坠之势停止,好似活物般蠕动起来,头下尾上,向着江面而去。
哗啦啦!
杨狱冲出水面,两臂摇晃,生生将这头庞然大物拉上了岸来。
“呼!”
一口浊气吐出,杨狱方才察觉到周身涌动的剧痛,大半是被龙鳞割破的外伤,也有一些是发力太过,筋骨、内脏有着损耗。
“它,这就死了?”
点点江水如雨落,云道人狼狈的拖着徒弟上了岸,看着那没了气息的庞然大物,心中尽是不可思议。
前一刻,他还觉得这遭死定了,后一刻就峰回路转?
何止是他,接连上岸的一干人,也都有些惊疑不定,哪怕已感知不到丝毫气息,却仍不敢靠近,生怕它猛然暴起。
“老泥鳅?死了没?”
裕凤仙以刀直戳一下,与龙鳞擦出一溜火花来。
“真的死了?”
余灵仙倒提着双剑,有着狐疑,不确信。
以这头老龙展现出来的实力,哪怕放眼武道更为繁荣的两千年后,都属于顶尖高手了。
这样的存在,生命力强大到不可思议,哪这么容易死?
而且,它明显是身怀道果的,却为何不曾发动神通?
心中思量着,她就不曾靠近。
“这老泥鳅,死的太轻易了些……不过,倒是正合老夫的卦象,想来不会有差子。”
大老板踱着步子走来,上下打量着龙尸,眼神一亮,复又一叹:
“可惜了这样一具龙尸,拿不走……”
一尊筋骨几可比武圣的龙躯,其筋骨皮膜鳞无一不是上好的宝材,可惜,这必是拿不走的。
“拿不走?”
悄悄凑过来的云道人闻言不由愕然。
“此方仙魔幻境乃是因此龙的执念所存,虽然老夫也拿捏不住这里的东西多少是真,多少是假。
可现世里,这老龙筋骨皮膜鳞都早被制成兵器甲胄弓了,咱们怎么可能拿得出去?”
说着,大老板的语气一顿,想起了什么:
“是了,它的血,它的血必然是可以拿出去的!”
他的话提醒了众人,但瞧着龙尸之前怔怔而立的杨狱,自没哪个去触霉头,即便龙血有效,也必是这位所有。
他们此番一枚出力,二又算是被人搭救,除非有老龙那样的面皮,否则哪个说得出瓜分龙血的话来。
‘这条老泥鳅,有什么目的?’
杨狱立于龙首之前,望着死不瞑目的老龙,心中亦是有着不解。
以他的武功感知,没有人能在他面前装死,这老龙气息消散无误,可是,他同样有着不对。
借助旱魃烈血之气击穿龙鳞横练,这他并不怀疑,因为那根本不是血肉之躯可以抗衡的力量。
可这并不意外着这条老龙没有反制的手段,至少,本应该出现的神通,根本没有影子。
而且,以这几次的接触,这条老龙可不止是脸皮厚,心思也很深沉,很难说有没有其他谋划。
只是……
扫了一眼暴食之鼎中三个节点之一‘伏龙已完成’的字样,他也只得按耐心思,长出一口气。
“幻境,要消失了。”
无论这老龙有什么谋划,可幻境即将消失,他也没有功夫去猜测试探了。
“杨大侠,龙血!”
大老板轻咳一声,提醒道:“我已派谢七下去水晶宫废墟打捞珍宝,你放心,大头是你的……”
有着这一句,其余人也都醒悟过来。
龙尸、龙血他们根本没有染指的可能,可水晶宫中的东西,一个人总吃不下吧?
哗啦啦!
大老板的话音未落,一干人已然投身水中,丝毫不顾忌拦江汹涌的暗流,冲向了水晶宫所在的方向。
云道人师徒俩更是第一时间冲了上去,因为他们早就知道,这老龙一死,幻境就会消失。
“快接血啊!”
见杨狱没反应,裕凤仙忍不住推了他一下:“这血虽然又粘又腥,可许多人都喜欢,可值钱。”
“连容器都没有,拿什么接?”
杨狱瞥了她一眼。
后者顿时警觉,一只手捂住腰间的葫芦:“你别乱打主意。”
“……不会。”
杨狱哑然。
龙血,他接了不少,芥子空间几乎被塞满了,再多,他也无处可放了。
“那,还是接一点?”
裕凤仙犹豫了好一会,可还是忍不住去接了一葫芦,捏着鼻子……
杨狱没理她,而是看向了余灵仙:
“你应该知道我想问什么。”
两人说话的当口,这位圣女早已退了很远,闻言方才止步,她自然明白的意思与威胁,微微犹豫后,还是回答了:
“走丢了……”
“走丢了?”
杨狱几乎笑了,眼神很冷:“你认为杨某会信你?”
“哼!”
余灵仙持剑在手,却忍不住看了一眼裕凤仙:“信不信,你怎么不问问你家指挥使大人?”
裕凤仙正在接龙血,闻言顿时柳眉倒竖:“此间事了,本官定要斩你狗头!”
说着,语气一顿,看向杨狱:
“这女人被我追杀数月,想来没工夫去寻其他人麻烦……”
“真走丢了?”
裕凤仙的话,杨狱倒是相信几分,不过,他踏前一步,五指按刀:
“是或不是,拿下再说吧!”
余灵仙横剑不言,如临大敌。
轰隆!
两人正自剑拔弩张之时,又一声雷霆炸响。
这一道雷霆不同于之前,更好似直接在众人的耳畔炸响,无论是在岸上还是在水中,亦或者在其他地方。
“幻境要消散了……”
所有的外来者心中皆升起明悟。
望着渐渐变换的幻境,杨狱松开两刃刀,余灵仙也松了口气。
这时,裕凤仙突然惊呼一声。
“嗯?!”
杨狱也似有所觉,猛然回头,就见得龙尸之前,不知何时已然站了一个灰袍老僧。
突兀而来,形如鬼魅,无人知其什么时候来。
裕凤仙持刀后退,心中涌起阵阵悸动。
这老和尚,很危险。
“达摩!”
大老板本去到岸边接应谢七,听到动静回头,这一看,身躯亦是一震。
“禅宗初祖,达摩大宗师!”
岸边一时死寂,脾气暴躁如裕凤仙,都压低了呼吸。
眼前这其貌不扬,平平无奇的老和尚,居然就是传说中,生生锤杀此龙于江底的达摩大宗师?!
唰!
达摩现身的瞬间,早已没了气息的龙尸突然一震,丝丝缕缕的青光自龙鳞缝隙之中涌将出来。
化作拦江老龙虚无的身影。
“好个老泥鳅,竟然真没死!”
岸上几人俱是一惊。
“这是……”
杨狱惊而不乱。
從島主到國王 符寶
这是那老龙的执念?
“老贼秃!”
老龙怒吼一声,旋即身形飘忽,渐趋消散:
“老夫认栽,可终有一日,终有一日……”
它的声音剧烈的波动,充斥着怨憎与不甘,可很快,它的身影已随着声音消散。
“阿弥陀佛。”
达摩合十双手,不去看消失的龙尸,而是伸手一指,那被杨狱攥住的龙珠中就发出一声哀嚎。
旋即,缕缕青光又自涌出,化作拦江老龙的身影。
“啊啊啊啊!”
暴怒声戛然而止,其身影浮现瞬间,已被一指点灭。
“这老家伙……”
见得这一幕,杨狱都有些色变了。
“此畜的道果为‘东龙’,神通为‘不熄’,想杀它,太难,太难……”
老僧轻叹一声,又是一一点指。
在一众人眼皮狂跳间,又是数道虚影被一一点灭,其中有一道,甚至藏身在大老板手中的铜钱里!
“东龙道果,神通不熄……”
杨狱却是稍稍释然。
无怪乎这条老龙至死都不曾发动神通,原来它的神通并非杀伐、防御,而是存身类的。
“这回死干净了吧?”
裕凤仙也有些心惊,也有些释然:
“原来这老泥鳅是在故布疑阵,明里目标是我们,事实上,是想要瞒过达摩……”
“还没死干净。”
老僧摇头,略有愧意的看了一眼杨狱、裕凤仙:
“老衲被那魔头纠缠,却还是来晚了一步……”
“什么?!”
杨狱心头一跳。
“这畜借你之手杀它,沾染了你的气与血,借由神通‘不熄’二分,一入你体,与真罡交融了……”
“其二……”
说到此处,达摩微微一顿,望向了裕凤仙的小腹:
“其二,它借你的气融这位女施主的血,暗中结了胎……”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