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臨高啓明 吹牛者-第五十六節 茉莉旅社的用處鑒賞


臨高啓明
小說推薦臨高啓明临高启明
刘大霖有苦难言,有一回便忍不住在咨议局的茶话会上向唐糖叹了一番苦经。
唐糖这几年专做这些“有影响力的旧土著”的工作,对这些人的想法很是了解。她做得工作,除了要让他们“安心合作”,还要引导他们去“接受新事物”。
如何接受新事物呢?无非是参观,对比新旧社会两重天。这是传统做法,颇为行之有效的;但是对于元老院来说,这还不够,不但要他们“心服”,还要把这些“旧人”融合。而融合的最佳的方式就是让他们参与实业。
办实业,必然会涉及到新的技术、新的思想、新的商业模式,而办实业的巨大利益,又是人性难以抗拒的。这些年元老院使用这种手段,屡试不爽。把愈来愈多的“有影响力的土著”绑上了战车。
原本因为刘大霖的本性淡泊,所以这套手段并没有起什么作用。但是唐糖从刘进士的烦恼中敏锐的抓住了机会,便建议他开办一家旅社。
“开客栈?”刘进士一时间有些糊涂了,这和开客栈有什么关系?
“您想,开了客栈,这些远客来了,您老都把他们安顿在客栈,您老和家人也不用时时刻刻招呼相陪,家中落一个清静。这是其一。”
这其一便吸引了刘大霖,
“其二呢,亲朋故旧总也要有个亲疏,若是不分远近,一概招待,一住就是十天半个月,甚至几个月的。谁家也不是有金山银山……”
这话可说到刘大霖心坎里了。刘进士虽然不管家,但是从夫人的眉毛越来越靠近就看得出家计不易。而且夫人也多次抱怨这亲朋故旧“叨扰”的问题了。
“姑娘说得是,只是他们千里迢迢过来,我不留宿在家中也就罢了,若是还要他们自费住店,这多少,多少……”刘进士还是抹不开面子。
“这有何难。”唐糖笑道,“您现在是来得都是客,您老那些亲朋故旧还不把您当肥羊,死命的薅羊毛?有了客栈,您就可以订个规矩出来……”
“薅羊毛?”刘大霖还是头一回听说这个词,觉得很有意思,再一想也颇为贴切生动。
“什么规矩呢?”
“把客人分成三类。第一类:至亲密友住店,有几人招待几人,所有费用都由府上结算。”
刘大霖不由地点了点头。
“第二类,只限免费招待一主一仆,其他人全部自费食宿;最后一类,住店费用自理,但是给八折优惠。您老还可以做出规定:招待以多少日为限,超过期限的,一切费用自理。不然有的人来了,一住就就是一两个月的……”
刘大霖心想这的确是个好法子。自己过去怎么没想到呢?!
“法子倒是个好法子,可是这客栈……”刘大霖两手一摊,“家里虽有几个积蓄,可是要办个客栈不是简单事,土地、房子还有谁来经办……”
“客栈这事,只要您老想办,我这里自然鼎立相助。”唐糖趁热打铁,“元老院的信用,您老还信不过吗?”
元老院的信用他自然信得过。刘大霖回去琢磨了两天,决定“开!”
说开自然容易,但是钱和地都没有。唐糖早就为他预备好了方案。以刘家名下的土地为抵押,向德隆临高分行申请贷款。
自然这些钱还不够,不过唐糖当即十分贴心的表示,咨议局事务处愿意把不足的部分补上,算是双方合股经营--咨议局的一些公私接待原本也需要一处旅社。不但解决了资金缺口,还顺便带来了客源,堪称一举两得,公司两便。刘大霖自然是不反对的。
刘大霖和咨议局合办酒店的消息一传开,县内的咨议局委员们也纷纷表示自己愿意“入股”,各自都出一点,投上一股半股,也算是凑个趣。
于是这个项目便以刘大霖的名义办了起来。建旅社的地皮专门在博铺选了文澜河河畔”的新镇区的一块地皮:距海岸不远,面对文澜河。整体环境属于闹中取静。旅馆取名便以“茉莉轩书院”的由头,取名茉莉旅社。
这茉莉旅社的建筑设计和整体装修是由“海龟”张兴培搞得。张设计师对充斥着元老院的包豪斯风格和新古典主义风格建筑流派很是反感,独辟蹊径的搞了个“地中海式风格”。临高这地方虽然和地中海气候一点不搭,但是终年气候炎热,又有明显的干湿分季,植物四季常青,多少可以复刻一点相关的场景氛围。于是便设计了这座特立独行的茉莉旅社。
茉莉旅社的外形、配色、装修和植物点缀,基本上就是按照旧时空爱琴海岛屿上热门旅游小岛上的建筑修筑的。不但和传统古典风格毫不相干,和商馆酒店、龙豪湾旅馆等等元老院兴办的酒店旅馆的也差异极大。但是总体上和博铺新镇区的风格相协调。一建成便吸引了许多“文艺范”的元老的注意力。虽说这旅馆不在海边,但是做在楼顶上,也能眺望到博铺的海景。加上张设计师的刻意布置点缀的周边环境和植物,那真算得上是很“希腊”了。
抛开美学观点,茉莉旅社也算是一座有相当规模的旅馆了,一共设有二十个单人和双人间,另有价格低廉类似青年旅社的双层床配置的十二人间十间。盥洗设备一应俱全。算不上豪华,但是设备齐全舒适,加上独到的“异国情调”和“文艺感”,使得这里很快就成为本地一个颇有档次的旅馆了。吴南海自然也没有忘记这里,在这里开设了南海咖啡馆的分店。
除了普通旅客之外,对于那些第一次来到临高的读书人来说,茉莉旅社的“异国情调”令他们眼界大开,独到的“文艺气息”又令他们流连忘返。不仅是外来者如此,便是本地的读书人,也喜欢来这里的庭院和楼顶的花园坐一坐。刘大霖这位过去的茉莉轩的“山长”,时时来旅社和读书人清谈--这也是唐糖的建议,她称之为“广告”。
烏龍派出所 兩津的AV計畫
陈霖登记完毕,伙计将他送到客房。这间客房就在一楼,与龙豪湾旅馆的高楼大厦而言,更接地气。
伙计拉开窗帘打开落地长窗,陈霖信步走出去,窗外却是木制的露台,装着白色的栏杆。露台上有藤编的桌椅。露台外面就就是旅社的花园,花园其实并不大,装装饰得却颇为精致,铸铁的花架上缠绕着绿色的藤蔓,白色的路灯柱上挂着栽种着绿植的花盆,碎石铺砌的小径从露台前蜿蜒而过,在阳光下显得生机勃勃。
陈霖何曾见识过这样的布置,站在露台上一时竟入了神。直到伙计端来茶具招呼才如梦初醒。
“这是本店特奉的元老红茶。客官要是觉得这里景致好,就在这里小憩片刻,品品茶如何?”
“好好,”陈霖哪里还说得不出“不好”,当即道,“就放在这里。”
伙计在小圆桌上放下茶具,陈霖掏出钱包就要给“小账”,伙计却婉拒了:“客官的住店费用里已经包含了服务费,所以是不收小账的。”
陈霖心想这倒新鲜!不过澳洲人的店铺的确是不收“小账”的。
伙计退了出去,陈霖在露台的藤椅上落座,端起茶壶来――茶壶是他在广州见识过的“澳洲式”,釉面晶莹剔透,仿佛半透明一般,绘制的花卉娇艳欲滴――不知道是用什么法子烧制的。听表叔说原本这次产业拍卖会上有瓷器厂的标,但是因为投资需要的资金太多流拍了。
倒入茶盏中的茶水呈暗红色,茶汤透明,一股馥郁浓烈的茶香直冲鼻端。这是澳洲人才有的“红茶”,早几年在广州便有开售,但是因为香气特殊又过于浓烈,并不受广东本地人欢迎,反倒是西洋人特别喜爱。据说是因为这种茶耐储存。不过大世界夏季发售的“冰红茶”确又得到了许多人的喜爱――这也真是咄咄怪事。
陈霖倒不在意热红茶特殊的苦涩香气,他喝了一口,茶香之中还有一股浓烈的柑橘香气,直冲鼻端。这香气并不是“冰红茶”里的柑橘香气,而近乎于佛手柑的气味。若说好喝倒也不见得,但是也不难喝,只觉得味道非常之特别。
“这茶古怪。”
不过见识了大世界的茶饮店里往红茶里放柑橘片,放糖之类的操作之后,澳洲人对这红茶做任何事情他都不会惊讶了。
他斜靠在藤椅上,花香、茶香在鼻端袅绕。眼前美丽的花园,仰望是湛蓝的天空,一时间只觉得心情舒畅,百事无忧。
真是个消磨人的好地方,陈霖心想。果如表叔所言:澳洲人是天底下最会享受的人!这享受不是以贵作贱的穷奢极侈,也不是酒池肉林式的堆积,而是真正切入人心底的舒适惬意。
不过,自己可不能就这般在“惬意”中沉沦下去。陈霖暗暗提醒自己,身上不但背负着家族的产业,还有表叔的重托,都不可辜负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