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番外第57章 平定漠南熱推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吕布其实也知道鲜卑人有这个特性,刚才他只是不愿意去相信这一点。
数次呐喊之后,吕布这边剩下的骑兵倒是被鼓舞起了士气,但对面却没因为失去首脑而崩,最后还是凶多吉少。
他也不知道,早在五六天前,因为他不接受劝告,还私自率军冒进。
消息传回雒阳和冀州后,大汉朝廷还是挺给他面子的,紧急调度后,让关羽也出兵配合。
但吕布贪功跑得太快了,关羽也不知道吕布的目的地。而且关羽原本因为敌人的战术欺骗,已经开始往张飞的方向机动了,一来一回反方向上,耽误几天都是正常的。
吕布军不知道关羽军的存在,也就没有了因为“待援”而激发的那部分士气,眼看士卒伤亡过半,哪怕杀了敌军可汗,士气还是渐渐逼近崩溃。
毕竟,吕布本人受了重伤这一消息,对吕布部下的士气打击也是非常大的。他麾下的士兵从来没想象过这种情况,不知道吕布也能受重伤。
这场血战,已经持续了大半天的时间,从上午打到日色西沉。大草原上死伤者累计竟有数万之多,都是精锐的勇士。
鲜卑人最初的锐气也彻底打没了,但他们形成了新的默契,各部都喊出了“杀吕布者为新可汗”的口号。
无论是拓跋力微的弟弟,还是他手下的大将、其他部落的领袖,也都尊奉了这个强者为尊的临时约定。
所以耐力渐渐不支的鲜卑人,好歹还是维持了绝对的包围圈,把吕布的残部团团围住,确保吕布始终不可能突围。
吕布军死伤过半,马匹损失比人员损失更惨重。所以剩下的人也不可能全部突围,吕布本人还重伤,连弃军突围都成了不可能。
大明星从荒野开始 秋山人
还好如今是农历八月份,即使有“胡天八月即飞雪”的说法,漠南草原边缘好歹目前还没下雪,也不至于露宿冷死人。
一整个夜晚,双方不得不停止大规模厮杀,却依然免不了包围和突围之间的局部激烈对抗、斥候战。双方都是铆足了劲,一夜几乎没能睡觉,所有人都咬牙死撑顶着黑眼圈,只想把对面彻底掐死团灭。
一夜过去,双方的局部厮杀伤亡虽然总共才几千,只占到一整个白昼血战的一两成。但对体力和精力的全面消耗,却是完全不亚于白天的血战。
都市全能高手 小说
大家都被耗得接近油尽灯枯,士气上也都渐渐遭受了“主帅死伤”的沉重打击。
一口气散了之后,鲜卑人也出现了明显的成批趁夜逃亡脱战,不想再打。吕布残部这边也有想偷偷突围逃回去的,只是被困在垓心,单独出击的基本上都被团灭了,剩下的看了尝试突围战友的惨状,反而坚定了垂死挣扎的凶顽。
当然,吕布军中也有一些突围者,突围失败后选择了直接跪地投降,想投靠敌军。只是战场局面太乱,双方杀红了眼。火线放下兵器对面也未必收得住手。
选择投降的家伙,至少有两三成因为鲜卑人乱战乱杀中收不住手,还是被杀了。一旦火药桶点燃,剩下的投降者为了怕白死,也会再反复无常拿起刀枪。
而吕布也数次忍着重伤失血过多亲自上阵督战弹压、也不得不亲手累计杀了几十个要投降的军官,完全靠自己的余威在死撑。
两相作用之下,汉军才算没彻底崩掉,想投降求活的人,只有大约一半可以如愿。剩下一半不是被鲜卑人收不住手杀了泄愤、就是被吕布和他的督战亲卫杀了以儆效尤。
整个草原,成了一个最原始动机的修罗地狱。
第二个白天,血腥战乱依旧,吕布军如风中残烛,剩下的活口越来越少,因为也没有车辆结阵扎营,最后发现尸体太多后,居然用人马尸体堆成胸墙,好有个喘息的掩体。
至于直接躲在死人堆后面躲避箭矢,会不会导致瘟疫流行,已经顾不得了——瘟疫至少也要十天半个月才会死人呢,刀枪箭矢可是一瞬间就能杀死人。
一个连一天都熬不过去的人,为什么还要担心慢性的死亡方式?
吕布本人数次督战、率军反击夺回阵地,伤势也越来越重,渐渐不支。
又一次逼退鲜卑骑兵的围殴后,残血吊着一口气的吕布直觉快不行了,赶忙抓着身边几个亲随军官交代遗言。
“咳咳……噗……呵,唉,大丈夫年过六旬,还能斩杀可汗,所愿已足。只可惜,中计而亡,终究不太好听。不知后人会如何评价我吕布,会不会被说成无谋冒进之人。
那么多袍泽兄弟,也跟着某一起送了命,他们连留个名的机会都没有。跟他们一比,咱这点倒算不得什么了。”
他旁边的亲卫将领,级别也都很低了,最后时刻能在跟前听差的,最高竟不过一个军都尉、两三个军司马。其他更高级的骑将,竟在昨天冲阵击杀拓跋力微的过程中,都死光了。
这些将领都不太会说话,只是朴素安慰:“将军休要如此说!我军上下一心力战,才得如此战果,将来谁会瞎说污蔑忠良!”
吕布听了,倒是开心了点,继续咯血了几口,脸色又红润了些,吩咐道:“你们几个,不管是谁,趁夜能突围出去,回到九原、云中的。帮咱做两件事。
我家中还颇有余财,咱早年也是贪图富贵之人。跟貂蝉说,挑些罕见的金贵珠宝,送到李素……偷偷送到丞相府上,不管找谁,说得上话的就行。托人办个事儿,让李素他婆娘给咱这些弟兄,写得好听一点。
最好就……春秋笔法,别写咱是中计战死的。要说咱是明知道敌人强大、但为了击杀可汗,将计就计,依然毅然出战……咳咳,咱不读书,反正就是这个意思!明白了没!”
天子
手下将领听了,顿时有些不甘:“将军!我等奋死搏杀,还怕这些数黄论黑的卑鄙读书人不成?”
吕布脸色一板,怒道:“尔等粗坯懂些甚么!百年千年之后,我等是怎么想的,后人如何得知?还不是要听你们说的那些……数黄论黑之辈!
还有,我也不是只为了自己。这些年,《续汉纪》是怎么写的,我也大致知道了。十几年前,河内之战,袁绍大军崩溃、沮授麹义乱中降敌。袁军下将战死者,凡都尉、军司马以上,都能略留姓名。
我等今日死战,好歹是与鲜卑厮杀,该留名的,不比十几年前袁绍的将领多?到时候花些钱财使费,总要让这两日死了的,军司马以上的,个个好歹留个名单。”
吕布提到这事儿,显然是指近年来看到的朝廷的编年体史料《汉纪》、关于刘备这一朝的实录。
原本的历史上,《三国志》在记载官渡之战时,不是在写袁绍兵败时,乌巢劫粮之战,淳于琼以下,还有曹军“斩眭元进、韩莒子、吕威璜……等等”的记载么。那些被斩的家伙,其他什么事迹都没,好歹还能留个名字。
这一世,真.官渡之战已经不存在了,但历史地位类似的是刘备和袁绍之间的河内战役。河内战役的战后史料,体裁写法是差不多的,里面也有几句给死者拉清单的简述。
吕布便是眼红上了这几句,为了良心过意得去一些,对得住下属弟兄,想塞钱争取也照着多写几句,不用细节,就一样列个“某某某等战死于袭斩可汗拓跋力微之战”。
被他这么一说,残余将士们都心有戚戚焉,希望给子孙留个封妻荫子的名声。
可是,谁能确保最后摸黑突围出去呢?大伙儿还是心中惴惴。
……
就在第二天白昼的血战,即将彻底拖过去的时候,战场忽然就迎来了一个转机。
南边,确切地说是正南方略偏东的战场上,大约后世苏尼特一带,有大批汉军援军出现了,烟尘滚滚,直指鲜卑剩余主力包围吕布的这处战场。
这支决定性的改变战场平衡的力量一出现,总算是让已经死了可汗的鲜卑主力,出现了惊骇的动摇。
而吕布麾下死战了两日还苟延残喘的几千骑兵伤兵,也如同被打了一针强心剂,陡然有了继续咬牙坚持的动力。
“是大将军关羽的援军!是从大同翻越弹汗山北上的!朝廷知道我军在这儿被鲜卑包围了!”
汉军援军足有四万多人,都是精锐生力军,不过眼下还只有两万多人赶到战场,后续还有两万多人要拖后一到两天的路程差。
显然吕布不听命令冒进之后,朝廷已经警觉,并立刻命令关羽搜索、寻找配合的战机。
只是关羽在大同周边的兵力,也不是很多,所以纯骑兵部队也只能派出两万多。还有两万多的后军,只是“有配属驮马的步兵,以及可以用挽马拖着篷车队前进的步兵”。
以畜力车行军的部队,当然会走得比骑兵慢。关羽也算仗义了,知道吕布的情况可能危险,才冒险让自己的部队也分成两部、稍稍脱节一天多的路程差,分批前进增援。
否则,完全为了自身的安全,关羽应该全部合兵一处、牺牲行军速度确保四五万人始终一起走才对。
但即便如此,因为二连浩特附近草原上的鲜卑主力、也已经经过了两天一夜的连番血战,士气和精力都衰退到了极点。可汗被杀的负面效果,也彻底发酵出来了,要不是“杀吕布者可为新可汗”这个激励撑着,他们本身也要撤退了。
所以,关羽光靠两万多骑兵,也足以彻底改变战场态势。
随着关羽军立刻投入了全面猛攻,鲜卑残部很快出现了大批量的崩溃,处在战场南翼的鲜卑人,成批被包饺子围歼,被汉军打出了中心开花的歼灭战。
数万鲜卑骑兵被摧枯拉朽地打崩消灭,残肢断臂撒了数十里。
关羽一边分兵执行追击,一边抽时间来了解吕布这边的情况。
吕布好歹暂时得以活了下来,赶紧处理了一下浑身上下各处伤口。他那些交代下属去办的遗言,也得以后撤回去后再慢慢交代。
吕布昏迷之前,只是在担架上求见申诉了一点,希望跟关羽军确认一下战绩分配。
关羽也是傲气之人,那么多人盯着呢,谁屑于抢功,表示没人会跟他抢“袭杀拓跋力微之功”。吕布也就放心昏迷了。
此后数日,在这片漠南大草原上,追击战和包抄歼灭战始终在持续。毕竟鲜卑人都是骑兵部队,来去如风,彻底全歼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处在包围圈北部的那部分敌人,被打崩之后还能逃跑。
不过,被吕布这么一搅合,之前跟吕布军厮杀中,战死的鲜卑人就已经达到了一万多人,还有两三倍于此的轻重伤员。
关羽一来,伤兵肯定是扛不住长途千里奔袭后撤的,基本上都被歼灭了。包围圈南部的那些敌军,也被成建制消灭。
汉军在连续五日的作战行动中,又斩杀敌军超过三万多骑,多半是之前带伤的,也包括重伤员没有救援价值、直接补刀。
另有两万多鲜卑骑兵被成建制包围投降俘虏,全部参照去年的例子,编为奴隶营。
直接被歼灭的鲜卑精锐超过了六万余人,剩下四五万精锐,和数万临时强征的草原老弱,则是踏上了千里逃散、穿越大漠之路。
关羽麾下的骑兵,深入大漠最远追击两三百里。但整个大漠的纵深、最窄处都有近千里,所以追出二百里还追不上,基本只能放弃了。否则汉军自身的非战斗减员也会非常夸张。
時限墓標
但这些末路逃亡的鲜卑人,也不可能全部活着穿过大漠。他们很多是没有补给的状态下,为了防止直接被杀,慌不择路乱逃的,根本没有考虑自身的续航。
最后,逃进大漠的五万鲜卑青壮精锐,竟有两万人直接饥渴而死在大漠中,晒成了干尸。更多乱逃的鲜卑老弱,渴死饿死率当然是比青壮精锐更高,死在大漠里的超过一半,只有几成活着穿越沙漠。
一战之后,从漠南逃回漠北的鲜卑青壮,不过四万多人,算上老弱妇孺,一共逃到漠北的不过十几万人口。再加上漠北原有人口,鲜卑加上丁零,两个种族总人口数只剩下区区三十余万。
后来鲜卑人和丁零人还要再内耗、争夺漠北草原和瀚海附近的肥沃土地,少不了再有一番为期数年的“部族融合”。融合完之后,就剩三十万都不到了。
原本鲜卑人是看不上漠北的土地,大量南迁,才让丁零人成为漠北的主体部族。
现在漠南鲜卑活不下去要回来了,自然要跟丁零人重新分账。他们起码十年内是消停不了的,对大汉也就彻底失去了威胁能力。
另外,拓跋力微战死、鲜卑各部战败后,也不是所有鲜卑人口都全部逃跑的。还有二十几万规模的妇孺,也直接投降了汉朝,被汉人收编。
朝廷对他们的具体处置措施,当然也跟去年对“乌桓残余妇孺”那样,把这些人口尽量迁徙约束、作为汉人的奴隶或者发给老婆比较少的开拓者。
如今汉人当中,要大规模找出没老婆的平民,已经很不容易了。就算找得到,肯依托阴山长城关外驻扎生活的人,也非常少。
所以最后找来找去,只能是从一些汉化比较彻底、已经改姓汉姓的前南匈奴部族中,找一部分原本定居在河套五郡的牧民,分配给他们关外的漠南草场,让他们继续畏威怀德好好当大汉子民、放牧牛马。
朝廷选择了南匈奴出身的刘豹,削夺了一半他原本的部民,但发给他更多鲜卑妇孺,总人口比削夺走的还多几倍,所以刘豹也欣然接受了。
有刘备和李素在,刘豹这种存在当然翻不起浪来,能够更好地牢牢控制住、以夷制夷,确保他子子孙孙始终汉化。
——
今天出门生日聚会,用的隔夜存稿。明天请假,反正也快完本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