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非語逐魂-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夕陽下分享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苗若兰回了房间,一炷香后才又出来,身上多出了几样东西,一个鼓鼓囊囊的包袱,一架用布裹好的长琴,其他的食盒、水袋、竹櫈……居然还有一只煮水用的茶壶。
“愣着干什么,快来帮我拿点呀!”她见慕容复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由嗔道。
慕容复回过神来,连忙走过去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嘴上幽幽道,“大姐,你这是要做什么?”
苗若兰伸手抹了把额头的细汗,俏脸红了红,“你看不出来吗,这些都是上山要用到的东西啊!”
慕容复哭笑不得,“大小姐,你是要看明天的日出吧?”
“什么意思?”
“麻烦你看看现在什么时辰,等你把这些东西搬到山上,太阳早就落山然后又出来了。”
苗若兰颇不好意思的吐了吐香舌,“哎呀,这不是有你嘛,你武功那么好,肯定能在日落之前把东西搬到山上的。”
慕容复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本想拒绝,但转念一想,跟这样一个小美女来次露营似乎也不错,再说了,晚上下山是非常“不容易”的,这岂不表示晚上可以跟小美女……唉,幸福来得太突然,真是难为人啊。
慕容复心里胡思乱想着,马上欣然点头应允下来,并将她身上所有的行礼都接了过来,再顺势一揽,将人也揽到了怀里。
“你……你做什么?”
“别误会,我不是要占你便宜,只是时间不早了,如果你还想看日落,咱们可得快着点。”
随即也不待她拒绝,脚尖轻点地面,周边景色飞快倒退,二人身形化作一道白线,以极快的速度朝安阳山顶峰延伸而去,隐约还能听到苗若兰的惊呼声,“你慢点……”
时不过多久,慕容复飘然落地,苗若兰已吓得将头埋在他怀里,双手紧紧环着他的腰,不敢松开。
慕容复感受了下少女的柔软,嘿嘿一笑,低头在她耳边说道,“到了。”
“这么快!”苗若兰睁开眼睛四下看了看,周围草木稀薄,怪石嶙峋,山下的李庄已变得只有巴掌大小,二人竟已到达安阳山的峰顶上,前后还不到一炷香的时间。
她嗔怪的白了慕容复一眼,又在他胸口轻轻拍了一下,“干嘛飞这么快!”
说完腾的一下跳了开去,随后便飞快的忙碌起来,她先是寻了一块干净平坦的大石,摆好长琴,又找来几块石头支起锅架,放上茶壶……
望着小美女忙碌的样子,慕容复眼里颇有些惊奇,那苗人凤虽然穷,但对于这个女儿一直都是富养的,所以苗若兰给人的印象一直都是个娇生惯养的大家闺秀,没想到干起活来居然也不含糊,头头是道,井井有条,丝毫没有大小姐的架子。
“别杵着了,快去找点柴火来,不出力一会儿可不让你喝哦!”苗若兰百忙之中忽的瞥见慕容复站在那里发呆,不由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慕容复听了这话又是一愣,随着他的身份地位不断上涨,时至今日,已经很久没人敢对他呼来喝去了,即便是那些他宠爱的女人,平时说话也都十分注意分寸,像苗若兰这般百无禁忌的,还是第一个。
不过他也没有计较,反倒有点享受这种感觉,微微一笑,身影闪动,迅速在山间拾起了柴火。
一番忙碌之后,茶已煮开,阵阵好闻的清香不断向四周扩散。
苗若兰坐在放置长琴的青石前,怔怔的看了天边夕阳一会儿,随即素腕轻舒,在长琴上弹将起来,口中低声吟唱道,“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已恨碧山相阻隔,碧山还被暮云遮……”
深海主宰 深海碧璽
这是北宋年间一个叫李觏(gou,四声)的名人所作的一首“乡思”,乍一听这丫头似乎是想家了,但慕容复仔细琢磨一下却明白过来,她不是想家,而是想她娘了,也难怪,从小就被娘亲抛弃,尽管父亲对她千依百顺,极尽宠爱,但始终无法弥补小姑娘心里的那份缺憾,一个人活在世间,什么都能缺,唯独不能缺了母爱……
苗若兰的伤感并没有持续太久,一曲唱完,她的琴音渐渐变得轻快起来,嘴中又唱起了其他词句,“来日大难,口燥舌干。今日相乐,皆当喜欢。经历名山,芝草翻翻……”
慕容复渐渐听得入了迷,她的琴音优雅动听,自有一股空灵之气,听之令人心旷神怡,她的歌声轻柔快活,犹似一泓清泉撒在心田,清凉甜蜜。
就这样,二人坐在山巅,一个抚琴唱歌,一个煮茶品茗,静静的听她诉说心事,形成了一种颇为怪异、但又十分和谐的画面。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夕阳已完全落下帷幕,稀稀疏疏的几颗星斗爬上夜空。
苗若兰停下抚琴,长长舒了口气,眼睛一闪一闪的望着星空,默然不语,四周一片宁静。
雪中悍刀行 烽火戏诸侯
“你煮的茶真好喝。”慕容复没话找话,打破沉默。
百日契約:征服億萬總裁 小說
苗若兰闻言一愣,随即噗嗤一声轻笑,“那你说说,好喝在哪里?”
“呃……”慕容复好茶喝过不少,但都跟牛饮水差不多,根本没有细致的研究过,哪里说得上来,但他心思也是转得极快,微微一顿马上说道,“茶好、水好、人更好。”
“切……”苗若兰撇了撇嘴,但眼底明显露出了一丝欣喜之意,说明她心里还是很受用的。
慕容复也不在意,话锋一转,“你想你娘了?”
苗若兰脸色一下变得有点伤感,但很快又恢复了开朗,坦言道,“对呀,我一直很想她,可她从来不见我。”
慕容复思绪快速转动了几圈,问道,“她现在在哪?”
“我不知道。”苗若兰摇摇头,“自从去年远远瞧见她一次,就再也没见过她了。”
语气十分轻松随意,却怎么也掩饰不住她心底的那抹失落。
慕容复的心没由来的疼了一下,脑门一热说道,“或许我可以帮你找到她。”
“真的!”苗若兰登时一喜,但很快又焉了下来,“没用的,就算找到她,爹爹也不会让我去见她。”
“这有何难,”慕容复一拍胸脯,“我来搞定你爹!”
海城蜃國
苗若兰顿时有点意动,随即叹了口气,“其实我若去求爹爹,爹爹肯定会心软同意,但我不想他伤心,我知道他心里的苦远远多于我。”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