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秦時羅網人 txt-第兩百四十章 誰允許你死了?!閲讀


秦時羅網人
小說推薦秦時羅網人秦时罗网人
残阳如血,乌鸦发出悲鸣,似乎在寓意着韩国即将走向灭亡。
晚霞下,韩国王都新郑的路人宛如行尸走肉,为着每日的生计奔波着,神情麻木,没有丝毫生气,生不如死大致如此,活着也只是漫无目的,只是为了活而活。
古代有句话说的一丁点也没错: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这个时代大多数人连活着为了什么都不清楚,只是因为要活,所以艰难的活着,仅此而已。
所谓的活着也就是一口吃的。
可能吃饱肚子的人,这个时代却是少之又少,每日连一顿温饱都很难做到。
……
“刷~”
一只有着修长尾翼的白色鸟儿划过天际,舒展着羽翼,说不出的自由写意,世间也许大部分人都希望这般飞翔。
伴随着白色鸟儿飞至远处,墨鸦的目光也是看向了身旁出现的白凤,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白凤,旋即轻笑了一声,看向了远处的路人,轻声的说道:“走来走去,你又走回了这里。”
他希望白凤去追寻自己的人生,向天空的鸟儿一般自由自在的飞翔在蓝天之上。
可白凤似乎又飞回了起点。
“不一样,我回来是因为我想回来。”
白凤比起以前倒是更加冷酷了几分,双手抱胸,透着几分高傲欠打的意味,斜睨了一眼墨鸦,随后看向了远处的街道,平静的说道。
话语声虽然平静,可白凤的眼神却并不平静。
因为往昔的一幕幕正在脑海之中的浮现,人这种生物很奇怪,总喜欢回忆过往,越是重感情的人越是如此。
白凤在意的人唯有墨鸦。
“包括跟着卫庄?”
墨鸦看着白凤,很好奇白凤在追求着什么,他不觉得跟着卫庄有什么前途,当然,他也不会阻碍白凤的选择,当初放他出去飞翔的那一刻,白凤便不再是一个小孩子,他有自己的选择和人生。
如今询问,只是处于熟人之间的关心和好奇。
“他的剑很快,我想试试,我能不能超越他挥剑的速度。”
白凤轻声的说道。
这是什么破理由……墨鸦嘴角扯了扯,目光有些古怪的看着白凤,以前就觉得这小子不可爱,现在发现这小子的追求有些问题,思索了片刻,道:“你有没有想过去寻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
“女人?”
白凤俊逸的面容浮现出一抹迟疑,转头看着墨鸦,反问道。
你难不成还想找男人……墨鸦看着白凤,没有回答这个愚蠢的问题。
“女人只会影响我的速度,而且,你不觉得女人很麻烦吗?我并不想成为洛言那样的人。”
白凤皱眉,冷冷的说道。
墨鸦捂着额头,似乎有些头疼,有些无奈的说道:“我只是觉得你可以去追求普通人的生活,找一个喜欢的女子,结婚生子什么的,至于栎阳侯这样的人,别说是你,我也成不了,他……他有些特殊。”
谈及洛言,墨鸦眼神也是有些复杂,不知该佩服还是该无语。
知道的越多,就越觉得离谱二字是什么意思。
寻常女子也就罢了,韩国那些贵族喜欢玩女人的也不在少数,有些更是骄奢淫逸到了极致。
可洛言不一样,他已经玩出花样了,所招惹的女子身份更是一个比一个恐怖,一想到南离宫的那几次,他至今都感觉腿有点发软,洛言怎么敢的?!
旋即又是一个念头浮现在脑海之中:他是怎么做到的?!
还有潮女妖这边。
“普通人,像他们一样吗?我觉得他们更加可悲。”
白凤看着街道上的行人,冷漠的说道,他不会成为这类人。
墨鸦摇了摇头,不在说什么。
白凤却是很好奇墨鸦在秦国的日子,开口道:“你刚才说他有些特殊,哪里特殊了?”
“不好说……”
墨鸦轻叹了一声,低声说道,有些事情根本没办法告诉别人,知道的事情越多越容易嗝屁。
真的要命的那种。
白凤觉得墨鸦有些讨厌了。
“轰!”
就在这时,远处废弃的钟楼猛然爆发出两股极为锐利的剑意,冲天而起,下一刻,两股庞大的剑势爆发开来,轰然撞击在了一起,瞬间震碎了钟楼上的废弃高楼,两道身影猛地撞击在一起,无形剑气荡漾开来。
那一瞬间,方圆数百米之内化作了剑势的领域,两条黑白龙影交织在一起,纵横开来。
“交手了。”
墨鸦目光凝了凝,看了过去,只是这股剑势便能猜出交手的两人是谁。
白凤默然的看了过去,随后有些好奇的询问道:“他也潜入新郑了?”
“不要关注他的事情,这算是我对你最后的忠告。”
墨鸦表情有些认真的看向了白凤,沉声的说道。
比起卫庄,墨鸦觉得洛言这人更加危险,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这厮在想些什么,翻脸的速度极快,做事更是不按常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有点肆无忌惮的味道,这种人很危险,比姬无夜更可怕。
至少姬无夜还知道分寸,有些事情不会干,可洛言却是什么都敢。
这世上好像就没他不敢做的。
“我若偏要呢?”
白凤抱胸,反问道。
墨鸦看向了白凤,两人对视了许久,他终于开口:“那我就把你当年尿裤子的事情传出去。”
白凤那俊逸的面容瞬间凝固了,一瞬间绷不住了,羞怒的盯着墨鸦。
……
钟楼的位置,卫庄正在与盖聂交手,两人的实力都增进了许多,剑气的破坏力比起数年前更加恐怖,此处钟楼似乎都成了豆腐,被随意的切割捏碎。
“铛!”
两道剑气猛然撞击在一起,伴随着剑气被崩开,两柄长剑对撞在了一起,火花四溅,恐怖的剑势几乎要化作实质,压得四周近乎窒息。
盖聂眉头紧蹙,目光凝重的看着头发花白气质大变的卫庄,低声说道:“小庄,你变了。”
眼前的卫庄不再是他以前认识的那个少年了,眼神更加死寂冷酷,没了光芒,同时剑气更加锐利霸道,充满了倾略性已经对力量的渴望,仿佛想要掌控一切。
“是人都会变~”
卫庄看着近在咫尺的盖聂,看着盖聂眼中的光芒,心中不知道是嫉妒还是羡慕,亦或者是鄙视,语气渐渐加重:“师哥,你也会变得,因为我们都会长大,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天真!可笑!”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卫庄手中的鲨齿轻鸣,宛如活了过来一般,内息宛如江流一般涌出,化作霸道无比的力量,猛然将盖聂劈飞了出去。
盖聂猛地一脚踩在地面,将一块石砖震成齑粉,旋即看着身前挥剑上前的卫庄,逆流而上。
两人再次厮杀在了一起。
对于他们这种剑客而言,用剑比用嘴更合适。
因为他们本身就是两柄剑,只是淬炼的过程不一样,卫庄在不断的打磨,而盖聂则是从出生起,就完美的令人羡慕。
。。。。。。。。。。。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交流方式。
比如此刻洛言便胆子贼肥的踏入了百香殿,在进去的那一刻起,表情已经调整到位,凝重愧疚,还有几分理所应当的平静,别问,问就是心如止水,只要你足够淡定,那你面对任何女子都可以游刃有余。
佛说:一切痛苦,有所求而不能有所得。
“咯吱~”
随着房门被推开,一股熟悉的香气扑鼻而来。
百香殿的布局一如既往,光线昏暗,垂落的绸缎随风而动,几盏烛火散发着淡黄色的光晕,说不出的暖味。
洛言随手将房门关闭,同时在他的感知之中,明珠夫人自内殿缓缓走出,这一次她没有穿着高跟鞋,紧致的脚丫子轻踩着地面,优雅的步伐宛如波斯猫一般,修长的大白腿诱人眼球,身上穿着紫黑色的薄纱衣裙,能够若隐若现的看到内部的贴身衣物。
水天风 小说
这装扮和以前第一次那啥的时候一模一样了,只是眼神有了很大的区别。
以前的明珠夫人目光充满了妩媚多情,引人犯罪。
现在的明珠夫人眼神有点要吞掉他的意味。
总体来说,其实对洛言而言没什么区别。
“汐儿~”
洛言看着明珠夫人,率先开口说道。
随着他的话语声落下,身后的房门无风自关,同时明珠夫人已经走到了洛言跟前,狭长的美目幽幽的看着洛言,宛如深潭倒映着洛言的面容,抬手轻抚洛言的面容,薄唇轻启,声线柔媚:“洛郎,你竟然还敢来找我,当真不怕我杀死你吗?”
不怕,因为我现在的实力比你猛的多,我洛某人也不是泥捏的,还真以为我是当初的小可爱,任你揉捏……洛言轻叹了一声,忏愧的说道:“你我之间当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吗?为何一见面就要杀死我。”
“那我再给你一次选择,去杀了那些女人,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男人。”
明珠夫人目光盯着洛言的眼睛,语气瞬间变冷,缓缓的说道。
“我打不过她们啊。”
洛言眨了眨眼睛,很无辜的说道。
明珠夫人表情微微一僵,旋即一把掐住了洛言的脖子,冷冷的说道:“你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
难道不是吗?
洛言看着明珠夫人,轻声的说道:“汐儿,你就算是发脾气,也是美的令我心醉。”
话音落下,低头亲了一口捏着自己脖子的手。
明珠夫人顿时感觉浑身鸡皮疙瘩起来了,顿时手掌用力了几分,语气越发冰冷:“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汐儿,你要相信我,就算我睡了一千个女人,我心里最爱的人依旧是你。”
洛言深情款款的看着明珠夫人,很认真的说道。
待他睡足一千个,他保证只爱明珠夫人一个。
男子汉,说到做到!
明珠夫人却是不信洛言这鬼话,指甲猛地用力,似乎想掐破洛言的脖颈,可惜却做不到,因为洛言的外功近乎大成,加上皇天后土的内息主内,防御力大增,明珠夫人想要破防有点难度。
很快,明珠夫人也察觉到了这一点,美目微凝,寒意浮现:“你是觉得我杀不了你?”
没错,我笃定……洛言摇了摇头,道:“你要杀我何须这么麻烦,你若真想我死,我现在就可以在你面前自杀,自断心脉。”
“哗~”
洛言抬起一只手,内息运转,强横的掌力在掌心凝聚,散发着危险的波动,目光坚定的看着明珠夫人。
玩命,他是认真的。
明珠夫人看着洛言抬起的手,微微蹙眉,松开了掐住他脖子的手,后撤一步,双臂托胸,玩味的看着洛言,扬了扬下巴,道:“开始吧。”
“噗~”
洛言也是狼人,没有一丝犹豫,一巴掌直接拍在心口的位置,顿时一口老血喷了出来,气息瞬间萎靡了下来,双腿一软瘫软了下来,下一刻便是被明珠夫人抱住了,她有些惊惧的看着洛言,她真没想到洛言敢自杀。
还是依旧的温软……洛言口吐血沫,靠在明珠夫人怀里喷血,喷的很有节奏感,有点将军令的味道。
“我错了,若是有来生,我不会再去秦国,朝堂争锋不适合我这种人~”
洛言握紧了明珠夫人的手,苦涩的说道,眸光有些暗淡,就像烛火快要熄灭了。
“谁允许你死了?!”
明珠夫人运转内息护住洛言渐渐衰弱的心脉,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就算要死,也只能死在我手了!”
“当初我就不该去秦国,应该带你远走高飞,若是如此,也许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情了,我招惹的女子很多,因为我从小就缺爱,害怕孤独,我希望有人陪着我,没有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心里总是空落落的……”
洛言借着气氛渲染到位,一边喷血一边哄骗道,喷的明珠夫人身上都染上了血污。
那鲜血极为醒目,刺激着明珠夫人的心神,她虽然很想亲手毙了洛言,但那是刚发现洛言背叛的时候,可洛言此番来找她,她内心的杀意却是没有那么浓了,如今看着洛言自绝心脉,她心中的杀意瞬间瓦解了。
有句话怎么说的。
得到了再失去,过程是痛苦的,可当你发现自己从未失去的时候,你又会极为后悔……
PS:大家元旦快乐,新年快乐!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