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老兵新警 起點-第六百零九章 萌萌的小純潔相伴


老兵新警
小說推薦老兵新警老兵新警
把领导夫妇送走,回去接上吃饱喝足的“程疯子”,驱车返回警官培训中心。
韩昕直到此时此刻,依然觉得中午发生的一切像是在做梦。
程文明却根本没当回事,对他而言只是参加了一个普通饭局,直到快下车的时候才冷不丁说:“小韩,换作以前我不会建议你去充电,但现在你都已经做上情报指挥中心副主任了,韩打击的建议你应该考虑考虑,毕竟不想当将军的兵不是好兵。”
“程支,我这个副主任跟陈主任没法儿比……”
“什么没法儿比,做上就是副主任!”
程文明掏出千年不换的红塔山,把车窗摇下一道缝隙,点上笑道:“你年轻,有基层工作经验,又立过功,这些都是优势。只要把学历这块短板补上,还是很有竞争力的。”
补这个短板哪有那么容易,在韩昕看来比侦办毒案都难,急忙道:“程支,我知道你是为我好,知道你是恨铁不成钢,可人贵在自知之明,研究生是我真考不上。”
“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只要你想学,总会有办法的。”
“问题是我不想学。”
“不想学,竟然说的理直气壮,你小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一看到书就头疼,让我去上学跟要我命差不多!”
“这么说你打算就这么破罐子破摔,混吃等死?”
“我没破罐子破摔,更没混吃等死,我工作很认真的。”
“好吧,人各有志,不想去上学就算了,不勉强。”
“谢谢程支。”人家也是一片良苦用心,韩昕想想又小心翼翼地问:“程支,我是不是让你很失望?”
“没有。”程文明笑道:“人跟人是不一样的,‘韩打击’学习好,学什么都快,参加工作之后又受到一个学霸领导的熏陶,所以很重视学习,不管见着谁都鼓励人家加强学习,搞得像没学历就做不了警察,就活不下去似的。
这方面你跟我比较像,我们不是不爱学习,只是不喜欢学那些没用的。相比学历,能力更重要。只是中午当着‘老帅’,要给他留几分面子。如果‘老帅’不在,我早就把他怼回去了。”
聊到“老帅”,韩昕好奇地问:“程支,韦支当年是不是很厉害?”
“干了一辈子刑警,做了十六年刑警支队长,你说厉不厉害?”程文明反问了一句,磕着烟灰感叹道:“我佩服的人不多,‘老帅’就是其中一个,并且排名非常靠前。”
“你佩服我们老支队长吗?”
“我佩服谁也不会佩服他,他只是官做得大。”
“那你最佩服谁?”
“我师傅,半路出家做的警察,没什么文化,但破案有一套,工作很负责,不过早去世了。”
“我们老支队长见过你师傅吗?”
“见过,但不是很熟。”程文明掐灭烟头,解释道:“韩打击起点高,从企业调到公安局就是正股,那会儿正股就是领导,我师傅又不在他手下干,所以只是认识,没怎么打过交道。”
正说着,只见两辆市局机关的公务车停在行政楼门口。
韩昕意识到局领导来了,并且是来找“程疯子”打听“韩打击”的,连忙把车开进车位,拔下钥匙往“程疯子”手里一塞,推门下车,径直跑向东附楼。
不出所料,他刚跑到附楼门厅,杨局和政治部刘主任就迎上“程疯子”,拉着“程疯子”不知道在说什么。
韩昕可不会傻到被局领导抓“现行”,一口气跑到三楼。
徐海斌一见着他就递上四份档案:“韩主任,我让老赵和志勇来跟他们聊了聊,老赵和志勇都觉得这四个还行。”
“什么韩主任,我只是副主任好不好,再说我们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不能称职务。”
“老板,不好意思,我忘了。”
“下次注意。”韩昕翻看了下档案,抬头道:“怎么都是男的,这次不是招了十几个女辅警吗?”
徐海斌连忙道:“都考察过,不符合我们的用人条件,都适合干特情。”
“早知道女特情这么难招,那会儿就不应该放柳总和谢萌走。”
“……”
提到柳贝贝,徐海斌无言以对。
韩昕缓过神,放下档案:“请政治部安排政审吧,至于接下来的培训,等新招录辅警培训结果之后,让他们先去特警支队,跟着特警支队的辅警训练一段时间。”
“然后呢?”
“等参加完特警支队的训练,再让老赵、志勇、建威他们发扬传帮带的精神,让他们带徒,一个带一个,带到出师为止。”
韩昕话音刚落,手机突然响了。
掏出看看来电显示,竟是老朋友魏金圣打来的。
“魏哥,什么指示?”
“我哪敢指示你,都已经是韩主任了,祝你高升!”
“魏哥,别笑话我了,我只是副主任,并且以前是副科,现在还是副科,以前做什么,今后还是做什么。”
“那也是高升。”老魏同志笑了笑,突然话锋一转:“给你打电话不只是祝贺,也是想请你们协助。”
聊起正事,韩昕立马来了兴趣:“谈不上请,到底什么案子?”
总裁老公,太粗鲁
“我们的情报民警发现一个人在网上频频联系躲在境外的毒贩,通过技术手段锁定到了位置,这个嫌疑人就在你们滨江。”
“只是联系,有没有交易?”
“暂时没有,确切地说我们只知道这些。”
“嫌疑人的身份查清楚了吗?”
“暗网啊,又不是实名制,怎么查,只知道他的马甲叫‘萌萌的小纯洁’,他是在你们滨江翻墙登陆暗网的。”
“萌萌的小纯洁!”
“这是网名,用不着大惊小怪。”
韩昕乐了,哈哈笑道:“魏哥,我知道这是网名,我本来还打算赶紧联系禁毒支队,好好开个会研究下的,看来不需要了。”
老魏同志糊涂了,不解地问:“这个嫌疑人你们掌握了?”
“什么嫌疑人,是我们的人。”
“大水冲了龙王庙!”
韩昕回头跟徐海斌对视了一眼,笑道:“实不相瞒,我们也发现几个总是在暗网上跟境外毒贩套近乎的嫌疑人,从聊天的语气上看,其中有两个很可能是你们东海人。”
老魏同志反应过来,哈哈笑道:“应该是我们的人,既然……既然我们都盯上了那个躲在境外的混蛋,那就各聊各的。”
线下撞车也就罢了,居然在线上也能撞车。
韩昕觉得很搞笑,意味深长地说:“没问题,让他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看谁先把躲在境外的那混蛋钓回来。”
“想把人钓回来比较困难,现阶段只能先获取那混蛋的信任,通过控制下交易,搞清楚毒品是怎么流入境内的,并通过快递物流查清楚国内有哪些人跟他买过毒品就不错了。”
“事在人为么,据我所知,躲在境外的那混蛋是中国人,国外疫情那么严重,说不准他怕了,想回来呢。”
“有这种可能性,但想搞清楚其身份很难。”
“不管怎么说,先聊着,先钓钓看。”
……
情人節的巧克力
韩昕跟老魏又寒暄了几句,这才挂断电话。
徐海斌忍不住问:“老板,是不是小耿前天说的那混蛋?”
“嗯,东海同行也盯上了,不但盯上了那混蛋,还顺藤摸瓜锁定了耿万雨是在我们滨江上网的,甚至想请我们协查。可见耿万雨的技术还不够到家,不然人家不可能通过蛛丝马迹锁定他的大概位置。”
“那现在怎么办?”
“各聊各的,回去跟耿万雨说清楚,咱们现在跟东海同行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他这个‘萌萌的小纯洁’必须发挥出作用,绝不能让人家抢到我们前头去。”
“行,我等会儿就给他打电话。”
“还有,人家对这个新战场比我们重视,人家能锁定耿万雨是在哪儿上网的,我们为什么就锁定不但他们的位置?这方面你是专业的,你要想想办法,现学现用,把跟小耿一样联系境外毒贩的人全要查清楚,至少要搞清楚他们大概在什么位置。”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