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大數據修仙-第三千二百一十一章 降等(一更求雙倍月票)讀書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大数据修仙
擎钦真尊的脾气相对温和,但不代表他不会杀人。
真尊也都是真仙过来的,当初他在元婴期,也负责灵木的相应事务,惩罚过不少弟子。
但他现在是要平息内讧,抓住机会诛杀首恶倒是无妨,可杀得多了就不合适了。
一旦引起恐慌,没的又凭空生出波澜,那就本末倒置了。
因为首恶伏诛,中立派和温和派的情绪稍有缓和。
不过这几天乱成这样,弟子们间的仇恨凭空增加不少,这些戾气可不是短期能消除的。
擎钦真尊发布完指示,又勒令弟子们开放传送阵。
看守传送的,也是中立阵营的弟子,甚至有个金丹高阶想要毁掉传送阵,其疯狂可见一斑。
多亏擎钦可以真婴出窍,直接秒杀了这名弟子,才保住了传送阵,避免了更大的笑话。
闹出这么大的乱子,这时副山门的传送阵,不仅仅是自身价值的问题了。
传送可用之后,灵植道的长老并没有着急离开,他的任务流程不是这样的。
他先是跟擎钦真尊确认,灵木道是否确定同意了灵植道提出的全部要求。
是全部而不是部分,临行前颐玦说得很清楚,必须一字不改地接纳,不接受任何商榷。
擎钦表示我暂时无法明确答复,因为此事要过长老会,希望你能理解。
这也是必须走的流程,虽然他是真尊,但也不能独断专行。
如果灵木现在有第二甚至第三个真尊在,可以走三真尊议事流程,但是很可惜,没有!
灵植长老也知道他说的是实情,所以提醒他,颐玦大尊给出的期限是十五天。
如果十五天之内,灵木道给不出“全部同意”的答复,灵植道会展开全面的清洗。
清洗包括但不限于“多欺少”和“大欺小”等反常规操作,这是败者不认账的结果。
如果败者抵抗得太厉害,灵植道有权从外面招揽帮手镇押——甚至可以是家族修者!
而灵木道因为此前的内讧,已经浪费了五天的时间,现在只有十天了。
灵植长老将这些讲得明明白白,说我们不管你们的长老会能否开起来,就是这个期限。
擎钦也不能怨对方苛刻,败者原本就没有多少选择的权力,浪费的五天还是自家作的。
接下来,灵植长老就派了四名金丹弟子,分两拨走传送阵,将消息传了回去。
至于他本人,则是继续坐镇灵木道等消息——颐玦可以不来,但是灵植道不能没人。
这就是长老该有的担当了,存在相定的风险,好在擎钦的出现,让风险减少了不少。
事实上,灵木道内讧的传言,已经在天琴传开了。
主战一系虽然封锁了传送,但是小道消息是完全无法封锁的。
灵木道的副山门里,不知道隐藏着多少势力的暗子,而现在两道合并,更是天琴最热门的话题,热度甚至还高于征战两个异世界,怎么可能少得了人关注?
更别说有多少心怀叵测的猪儿,可能正琢磨着怎么使坏。
反正传递消息的手段就多得多了。
有些大能甚至无需去找人打问,随便掐算一下就能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消息还怎么封锁?
灵植道金丹传送离开的时候,副山门板块的附近,已经出现了不少身影。
这些人的修为普遍不算很高,只是探子而已,有灵木道的弟子想要驱赶一下。
然后他们就很意外地发现,对面修为不高,出身的势力却各个都不含糊。
敢近距离观察两道合并的势力,又怎么可能简单得了?
更有人直接表示:我们已经在贵方的容忍距离之外了,如果你们再不知道收敛,将来颐玦大尊讨伐你们灵木,少不得要算上我家一份!
这些威胁真实存在,而且是不止一家发出的,灵木道弟子何曾受过这种气?
然而形式比人强,灵植道干脆利落地赢得了真尊生死战,目前在天琴红得发紫。
要说惊艳,自然是原皓真尊更为惊艳,传说中的岁月神通重现天琴,令对手衰老致死。
但是要说影响力,还得数颐玦。强杀老牌真尊原柘只是其一,其二是六百岁真尊的名头。
已经有人在猜测,颐玦如果不意外陨落,渡劫可期。
这直接略过了中间的分神和合体两步,由此可见她有多么天琴修者被看好。
但是影响力最大的,还是她和冯君的组合,最近折腾出的真尊论道和空间泡转化秘术。
多少都真尊认可颐玦的人情——起码口头上是绝对承认。
就像现在围着灵木道副山门的各个势力,说起来大多也是要帮颐玦主持公道。
至于灵植道,那就随便带过去了,甚至很多家族直接表示,我们主要就是看颐玦的面子。
这些势力在副山门外一阵喧嚣,搞得灵木道弟子也很无奈,还真不敢随便发作。
不过,这时候还能外出维持秩序的弟子,最少也是确定无疑的中立派。
甚至偏温和以及温和派的弟子,才是主流。
倾向存疑的弟子,灵木道是不会放他们出去的。
那些自知难逃清洗的,大多正惶惶不可终日,哪里还有心思操心这些?
基于倾向的缘故,维持秩序的弟子撵不动人,也不会太过生气。
甚至有人并不掩饰自己的期待,颐玦真尊圈粉的能力,也早就出圈了。
“两道合一之后,有这般惊才绝艳的大尊支持,灵农道重现昔日辉煌也不难。”
“你可拉倒吧,”中立派里也有心情比较复杂的,“没听说吗?不可能改回灵农道了!”
“是啊,听说‘新灵农’都不行,必须得叫灵植道……大尊什么都好,就是这点……”
“也是,说起这个来,多少让人有点遗憾,终究是咱们出身的地方。”
“唉,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真尊生死战输了,须怨不得人,还是努力向前看吧……”
所以灵植道的金丹还没有回去,灵植道早就知晓了一切。
毕竟除了颐玦之外,千重和轻瑶真尊也是一等一的推演高手。
事实上颐玦推演了一下之后,就没有再关心了,用她的话说就是随便他们折腾。
看来这一次原柘真尊的算计,真的把她气得不轻。
倒是轻瑶和千重有点兴趣,看热闹不嫌事大,每天都要推演两三次,满足自己的八卦心。
等灵植的金丹回去,汇报最新进展之后,颐玦再次表态了。
她认为灵植道放一个长老在那里,实在是大材小用了,派个元婴初阶去就足够了。
这是“降等”的羞辱,表现出颐玦对灵木道日益的不满——居然还想偷袭我们长老?
偷袭倒是没有成功,然而……这是成功与否逇问题吗?
敢有这个念头,就是对灵植道的大不敬,所以降等是必须的。
黃易 小說
反正现在的灵木道连牌子都要摘了,也不够资格跟灵植道谈对等。
至于说派去的元婴初阶修为太低,可能真的存在危险,颐玦还真不担心这个。
她把此事当做宗门任务挂了出去,果不其然,根本不愁人接。
灵植道本部目前仅存的三名元婴初阶,有两名积极争取这个任务。
純情校草:愛上俏丫頭
见证灵木道整个消亡的过程,这是多大的荣誉?身为亲历者,历史上起码能留下名字。
那位没有报名的,是性格跟颐玦有点类似,宗门任务能躲就躲。
此人正在专心培育灵植,听说有人接了任务,就没再关心。
但是他也表示,万一后续还需要人,我可以随叫随到!
这话传到颐玦的耳中,她随意地表示,“如果后续再需要人,那就是我带着人去了!”
皇帝有喜
得了任务的元婴初阶受命前往,在距离期限还有五天的时候,来到了灵木道副山门。
才一赶到,他就得知了最新消息:灵木道山门本部又乱了起来!
这次不是有组织的内讧,而是很多灵木弟子想趁着长老会出决议前,逃离本部。
长老会一旦通过灵植道的要求,很多弟子都要惨了——跟灵植作对可是灵木道共识。
决议之前逃走,就有幸存的可能,哪怕日后亡命天涯东躲XZ,也总好过引颈受戮。
传说中大能的追踪能力很强,但是不试一试,又怎么甘心呢?
然而他们想逃走,有人不答应:灵植道已经提前声明了,哪里出问题追究哪里。
问题严重的话,不但祸及家人,还可能连累师友。
所以就有长老安排了弟子,盯着山门本部所有修者,不许随意离开。
修神 小说
然而,再严密的防守,也很难抵挡求生的欲望,传送阵走不了?那肉身飞离!
灵木道的本部,其实是禁止肉身离开板块的,山门重地,怎么能随意来去?
不过这东西,也不是那么绝对,本部是要保护好,但是万一遇到意外,不得留点后手?
就别说灵木道可能被人打上山门,必须留些逃生密道,好送走精英苗子和护道者。
只说灵木道可能接了什么大活儿,要隐秘地派出人手办事,也不方便公然走传送阵。
所以不管哪个势力的本部,肯定是铜墙铁壁,但也必然不是只能坐困愁城的死地。
灵木道的弟子们跑路,选择的就是一些隐秘的逃生路径。
(2022第一更,祝大家新年快乐,求双倍月票支持。)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