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天唐錦繡討論-第兩千一十九章 左右逢源閲讀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房俊与马周坐在堂中,一边喝着茶水、吃着糕点,一边就当下长安重建交换部分意见,大多时候房俊结合更加合理的城市规划原则,向马周阐述现代成事的各种职能。
譬如公共卫生系统的改进与扩建,与减少生活污染、提升居民卫生水平,降低各种疾病之间的关系;下水系统的巩固与完善,要将这一功成视作国计民生的一部分,不吝钱财加大投资,一次修建百年收益,再大的洪水亦能顺利泄洪,不使城中造成内涝……
尤其是部分坊墙之拆除,两人甚至进行了激烈的争论。
长安城原名大兴城,建立之初,依靠府兵起家的隋文帝完全依照“军事至上”之原则,令宇文恺设计修建了大兴城,城内里坊规划成为一大亮点,不仅使得居民各居一处便于管理,极大减少内乱之发生,更使得一旦强敌入侵,各处里坊可以依托坊墙形成一个个坚固壁垒,军民就地防御、予以反击。
但房俊认为这种看似极为稳妥的策略实则并无必要,因为一旦敌军能够彻底击溃遍及关中、拱卫京畿的十六卫大军,其军事力量足以将长安城轰为齑粉,单纯依托坊墙又怎么可能守得住长安城?
完全就是多此一举。
侯門醫女庶手馭夫 小說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无论后来的回纥骑兵与黄巢叛军皆攻入长安,这些里坊在大唐军队彻底溃败的背景之下,根本不曾发挥丁点儿作用……
而坊墙之存在,却造成流动障碍,限制了长安商业之发展,在商税越来越成为朝廷税赋核心的眼下,使得拥有百人常住人口的长安城并未获得与之相应的繁荣程度。
拆除坊墙,增加城内的流通,然后彻底废黜宵禁,将会使得长安经济总量、税赋规模暴增一倍不止……
马周却认为“阻制难违”,即便坊墙之存在不能在外敌入寇之时发挥作用,但用以保障皇权稳固所发挥的作用却不容忽视,除非似关陇门阀这般趁着关中兵力空虚之时骤然起兵反叛,否则单只是完全占据城内一百余里坊,便是一场艰难的血战,到最后又能剩下几分力气攻打皇城?
当然,马周也部分认可房俊的观点,觉得某些商业气氛浓郁、人口流动大的坊市若能逐步拆除坊墙,利大于弊……
等到李君羡拿着一摞供词进来,两人才意犹未尽的停止争论。
“招了?”房俊看向李君羡问道。
“招了!”
李君羡哈哈一笑,兴冲冲来到两人下首坐下,颇为得意:“还是二郎你琢磨出来的那几样刑罚管用,起先那老狗硬气得很,一个字也不吐,结果铁刷子在他腿上刷了几下,便什么都招了。”
他将供词呈上,却被马周制止:“此案乃是你奉太子诏令侦办,东宫六率、京兆府从旁协助,与旁人无关。既然得了供词,你只管自己拿主意如何侦办便是,需要京兆府协助,本官自会派人,无须外人知晓详情。”
李君羡明白,这分明是袒护房俊,不使其参预其中……
看着房俊一眼,心中着实羡慕,官场之上大家来来往往、嘻嘻哈哈,实则极少有真情实意,似这般时刻被人惦记观照、趋利避害,可说是绝无仅有。
见房俊颔首,李君羡自然从善如流:“那末将便僭越了,这就派人按照口供前往各处抓人!此事正需马府尹配合,老阉人交待了长安城内不下于五处据点,皆是潜伏十余年之初,苦心经营,若无京兆府官吏配合协助,只怕咱们的兵马刚到巷子口,这些贼人便有所察觉,望风而遁。”
一处据点经营日久,前后左近之环境极为熟悉,稍有风吹草动即可查知,京兆府衙役、胥吏都是地头蛇,有这些人协助抓捕,自可将贼人之警觉降至最低,确保成功。
马周颔首道:“这事好办,本官让司录参军从旁协助。”
言罢,命人除去将司录参军叫进来。
未几,司录参军进入堂内,先向房俊势力,语气谦恭:“卑职李义府,见过越国公。”
房俊:“……你怎地担任了京兆府司录参军,之前不还是泾阳县令么?”
茅山 抓 鬼 人
京兆府设有府尹一人,少尹二人,司录参军二人,掌符印、参议得失,品阶与县令相等,但权力则有所不如。况且司录参军只是京兆尹之佐官,从属之阶,自然比不得一县之令主张一方,只要政绩突出,前途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他也算是服了李义府其人,自己几经打压,导致李义府仕途受挫、官运蹇涩,一直未能得到与其能力匹配之升迁。孰料如今却抱上了马周的大腿,固然司录参军这个职务不如一县之令,但也算是摇身一变成了东宫一系,如若太子登基,立马成为潜邸之臣,青云直上指日可待。
果然能在历史之上留下名号之人,无论忠奸善恶,就没有一个易与之辈,当真是左右逢源、专钻营有道……
李义府神情谦和恭顺,仿佛见到令人尊敬的师长一般,而不是屡屡排斥打压的对头,躬身笑道:“关陇叛逆,致使时局危厄、国本动荡,吾辈读书人食君之禄、自当忠君之事,拥戴太子正朔,竭诚效忠、鞠躬尽瘁,而越国公您转战千里击溃外敌,又驰援东宫力挽狂澜,正是吾辈之榜样。”
这话说得漂亮,即捧了房俊的功绩,又战事了自己的立场、志向,听得马周、李君羡连连点头,很是欣赏。
房俊无语,此等青史留名的大奸大恶之徒,当真别具人格魅力,非同常人,若非他有“识人之明”,只怕此刻也会认为李义府是个热血忠诚、才能卓著的有为青年……
若他继续打压,将李义府踢出东宫派系,旁人问及原因,自己难道要来上一句“王莽谦恭未篡时”?
打压是一定啊,此等奸贼断不能使其混迹朝堂、大权在握,但不能明火执仗……
心念电转,遂道:“你我也算有过一番情份,以往见你心浮气躁、利欲熏心,故而所有疏离,亦不曾抬举引荐,乃是想让你增多磨砺,性情能够沉稳朴素一些,如今看来确有成效。眼下长安百废待兴,你既投入马府尹麾下,自当领会其一心为公、两袖清风之人格,尽心竭力予以辅佐,莫要误入歧途,多行不义。”
李义府满脸惶恐,一揖及地:“下官多谢越国公看重,敢不以天下为先?若有差池,甘愿受罚。”
态度自是一等一的谦卑惶恐,但心里却难免腹诽叫屈:你说的别的也就罢了,自始至终咱也没得着什么“利”呀“欲”呀,哪儿来的“利欲熏心?”
马周摸不准房俊对李义府的态度,吩咐道:“此时非是叙旧的时候,你下去召集衙门巡捕、胥吏,听从李将军调遣,不得有误。”
“喏!”
李义府赶紧应下,也不多问,施礼之后告退而出,自去召集衙门人手,做好准备。
待到李义府告退,马周奇道:“据闻二郎当年负责监考,与李义府曾有赠衣之恩,还一时传为佳话。此人才具颇显、手段圆融,是个能任事的,若予以重用,必成大器。二郎何以未曾举荐重用,听你所言反倒有压制之意?”
之前李义府便在他手下任职,为人圆滑了一些,但能力卓著,今日才知房俊不喜此人。而房俊一贯以简拔人才而著称,不知多少默默无闻的青年才俊在他麾下大放异彩,得以重用,却偏看不上李义府,当真怪事……
房俊只能睁眼说瞎话:“吾常观此人,知其心术不正、色厉内荏,仕途蹇涩尚能一心任事、心存敬畏,骤然身居高位,只怕得志便猖狂,不肯安分守己,更无家国之念。”
马周捋着胡须,沉吟不语,这番评语可就严重了,出自房俊之口,以他的权势只怕李义府仕途到此为止,难有寸进。当然他了解房俊的性格,速来对事不对人,并不会信口雌黄恶意构陷,他又是看年轻官员的眼光出了名的准,所简拔之人各个都是出类拔萃,能够主政一方,成材率高得离谱,他既然不看好李义府,就说明李义府当真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
看来往后要谨慎用之,寻一个什么由头将其辞退……
李君羡在一旁等了一会儿,问道:“是否要派人盯住此人,一旦发现问题,立即拿下?”
“百骑司”的本职就是干这个的,既然房俊不看好李义府,那么总能找出李义府的毛病,而后直接下狱……
房俊摇头:“不必如此兴师动众,当下最紧要之事,还是那些隐藏在各处的神秘势力,此案你全力去办,务必在明晨太子出城之前,将这些潜伏在长安的老鼠统统挖出来,否则任由他们搅风搅雨,始终是心腹大患。”
顿了一顿,又叮嘱道:“若有可能,尽量保全于遂古之性命,勿使其死于非命。”
“喏!”
李君羡领命,起身告辞,大步流星走出京兆府衙门,无数“百骑司”好手蜂拥而至,汇聚在他身后,在李君羡命令之下,如狼似虎一般奔赴那些人在城内的各个潜藏之处。
網遊之三國超級領主 三心二缺
“百骑司”乃是军事单位,平素皆以军伍之法操练,行止有度、阵列俨然,又配备军中制式强弓硬弩,最是是何城内隐蔽之初的强攻,一旦全力发动突袭,便犹如雄鹰搏兔,强势碾压。
李君羡自是信心十足。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