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春》-番九十二:戰爭結束了閲讀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
西苑,勤政殿。
贾蔷、李銮、李堂天家祖孙三代俱在,李堂自十五岁起开始初步观政,至今已逾三载。
這個孩子改變了
明岁起,在成为大燕皇太子后,便要前往唐藩军团参服兵役,并督导唐藩铁路的大修建。
如今大燕朝野上下其实都已经形成了共识,铁路是维护如此庞大之帝国稳定的根基!
本土在京城修通通往各省,以及各省利用地方财政自发修通各府、州、县间的铁路之后,本土已经成为铁打的江山,再无人怀疑。
兵贵神速,还有甚么样的兵马,能快过铁路运兵?
在这个时代,铁路运送再加上轻骑火枪兵和炮兵的配置,举世无敌!
夜北 小说
殿内还有于万洲、郑杰、赵思阳、李春城、张博荣、王正新等军机大臣,并宣德侯董川、全宁侯张泰、东川候陈然等一干五军都督俱在。
除此之外,还有工部尚书贾兰、户部尚书于新云、铁道军都统马捷等重臣。
殿中正一面高架上,悬着一副舆图。
却不是大燕本土舆图,而是寰宇周天社稷舆图!
除了本土之外,还有秦藩、汉藩、唐藩、宋藩并诸外省,以及秦洲、汉洲、厄罗斯以及欧罗巴。
当然,舆图远没有贾蔷前世所见过的高清地图精密。
但大致轮廓还是差不离的……
而在这张舆图上,用黑笔勾勒了许多线条。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贯穿了秦洲、汉洲、秦藩、汉藩、唐藩、宋藩以及厄罗斯自乌拉尔山以东直至京城的最长的黑线!
“诸卿都看看罢,朕昨晚和太子聊了一宿,李堂也在侧。我们爷仨都同意,这几条黑线,就是朝廷今后三十年,慢一点的话,是五十年内,大燕的主要前行方向。”
“以举国之力,开通这些铁路!”
“李燕的江山能维持多久,朕不知道。或许能久些,或许,仍难逃三百载轮回之厄。”
“但只要开通了这些铁路,那么朕可以肯定,必将夯实汉家江山万世不易之钢铁基石!!”
“即便,今后再发生战乱,也是汉人的内战,朕不会死不瞑目,后悔枉来这世上一遭了……”
这骇人之言被一众臣子们好生相劝了番后,于万洲走到舆图前,一脸震撼的看着那几条黑粗的线条,尤其是横穿北疆厄罗斯的那条,良久之后,方缓缓道:“皇上,秦藩的铁路好修,汉藩的,也好修。唐藩的就更不用提了,两亿多丁口,地势平坦,修好后朝廷掌控力将会再度增强,强盛可期。至于秦洲和汉洲,据这些年传送回来的卷宗来看,铁路修起来,也不难。可是皇上,北地这一片,那都是冰天雪地啊!”
赵思阳紧跟着点头道:“不是修不得,只是眼下诸皇子出外开国,所属想要七成以上皆汉民,朝廷的负担极重,尤其是海运。但仍值得,因为皇子封国虽只认大燕为宗主国,大权独立,可正如圣上所说,只要是汉家江山,都值得。
那些地方,肥沃之土无数,无人耕种。各种资源丰富,总将为大燕所需。
所以,以借贷的方式助诸王封国修路,以开采资源作为回报,而不是大燕单方面的付出,即可帮助诸王立国,又可提升大燕国力,此双全之法。
可是,北疆之土,辽阔数万里,冰天雪地,飞鸟难渡。
修一条这样的铁路,耗费之巨,超乎想象,包括修路工人。
这些年,唐藩留给我们的藩民红利,已经不足四千万了……就这,还分布天南地北。”
“不然!”
武破九荒 小說
宣德侯董川忽然沉声道:“北地虽是苦寒荒野之地,但绝非无利可图。”
此直白之言,让殿内不少人忍俊不禁。
賭博破戒錄庫
于万洲亦是哂然一笑,却未打断董川之言。
董川继续道:“本督于北疆驻扎逾十年,不断派斥候、暗探前往当初厄罗斯之地,得回的消息就是在伊尔库茨克的列娜河附近,有为数不少的厄罗斯人在那里淘金,有大量的黄金。除此之外,铁矿和煤炭更多。
不过在本督看来,这些还在其次。即便没有这些,仅从战略意义上而言,北地这一片广袤的疆土,如果不能握在汉家手中,那么将来这一片土地,一定会成为我们的仇敌、敌对势力的大后方,大纵深!
在失去秦洲,汉洲等重要殖民地后,西夷们一定会觊觎此地。一旦得逞,后患无穷!
纵使大燕能占据世上绝大多数膏腴之地,也不能真正做到无敌,断绝最大的后顾之忧。
而如果能够修通铁路,将这片无限广阔的冰天雪地死死掌控在手,那么千百年后,大燕的敌人唯有靠着阴私诡计,去挑唆诸封国之间的战争,以图颠覆我们,再无他法。
最重要的是,将这片土地掌握在手中,大燕的北疆,才会真正实现再无忧患!
早在一百年前,北疆之患的背后,站着的便是厄罗斯人。
所以臣的意见是,这条铁路,一定要修通,修好!”
东川候陈然颔首附和道:“是啊,这条铁路可谓神来之笔!四十九和五十两位殿下也真是太能打了,谁能想到,两位小殿下能打出远超当年霍骠骑的功业来!这一片疆土对大燕本土的意义而言,绝不在秦洲甚至是汉洲之下。一旦铁路修通,除了沿着铁路线上的城镇进行驻军外,陈列北疆的八大军团皆可调离!今后,只需改建生产建设兵团即可。如此一来,朝廷的负担也将大大减轻。
臣还要再啰嗦一句,两位小殿下了不起,是真了不起!在冰天雪地中攻克厄罗斯堡垒要塞,着实超乎了臣等想象,也超乎了厄罗斯人的想象。
要知道,两位殿下并没有充足的后勤补给,完全是就粮于敌,甚至连子药供给都要从罗刹鬼手中夺取。
难以想象,实在难以想象!
千百年后的兵家史册上,必将留有两位殿下之名!”
全宁侯张泰也笑道:“正是这个难以想象,才让两位殿下打出了惊天之局!以奇袭奇计攻占一处要塞后,后面的也就顺理成章了。其他的自然出彩,但臣最看重的,还是两位小殿下的杀性。
厄罗斯就以凶狠著称,罗刹鬼的名声多来自哥萨克铁骑,便是早年间的喀尔喀蒙古铁骑,都屡屡败在他们的铁蹄之下,动辄剥头皮以头骨为酒杯。结果遇到两位殿下,连正经活口都没留下几个。
杀的好啊!听说在乌拉尔山那边,杀的更狠,罗刹鬼子都没见过这么能杀的军队!”
贾蔷闻言,不掩得意道:“小四十九和小五十两个,虽是胆大包天,却也天生富贵,战法毫无踪迹可循,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怎么打都赢!厄罗斯那位女大帝,号称一代英主,厄罗斯在她手中不断的扩张再扩张,如今又如何?除了派使者在理藩院里哀嚎控诉,还能做甚么?朕早就命二十四他们输送兵马补给过去,眼下那两个小东西麾下兵强马壮,弹药充足,必叫厄罗斯那老娘们儿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随即眼神又变得深沉起来,道:“前些年朕费了多大的气力,想尽法子让人说伏了西夷伯努利家族、欧拉学派、惠更斯学派前来大燕治学。可惜,竟为那老妇所止。这一次,朕倒还想看看,她还能不能阻止吾家万里驹!”
李銮笑道:“数术和格学物理之妙,的确超乎想象。父皇如此重视这些人,看来都是大才。”
贾蔷颔首道:“对这些人,怎么重视都不为过。大燕皇家科学院这些年进步迅速,颇有些所得。但比起他们,还差相当一截。如果不将这些人引入大燕,未来是有可能动摇大燕根基的。”
不说旁个,只谈欧拉一人,就是惊艳一个时代的存在。
前世谁人都知道老毛子的数学堪称顶级,老毛子散伙后,经济已经拉垮到那个地步,依旧不妨碍军工之强大,可与美丽国叫板,便是因为其强悍之极的数学。
而毛子数学之所以这么强,只因为一人,那便是欧拉。
是欧拉的徒子徒孙们,支撑起了后世老毛子强悍的底气。
李銮闻言,面色凝重起来,道:“若如此,无论如何都要为大燕所有!”
张泰笑道:“直接攻克厄罗斯拉倒!不差再灭一国!”
下任元辅郑杰却缓缓道:“想要得到的人或其他甚么,可以谈。两位殿下可也以在乌拉尔山做出继续进攻的姿势,但战争已经到了极限,不能再进行下去了。汉洲战争鏖战了七年,消耗之大,超乎想象。纵然国力还未被竭泽而渔,但也耽搁了发展。
更何况,随着疆域的极大扩张,八亿丁口实际上也捉襟见肘。
未来十年,大燕的首要任务,仍是丁口的繁衍。
其次,是对现有疆域的建设,譬如大铁路的铺通,义务兵役制和义务教育的进一步完善,各级有力清廉官府的建立……
每一项,都是当务之急!
而战争,一定是末选。”
李銮见贾蔷没有开口的意思,便笑道:“郑相说的甚是,算下来,大燕实际上已经进行了数十年的大战了,哪怕近二十年来,多是在帮诸王开国,敲边鼓,实则也未断过战事,尤其是汉洲鏖战这七年。但是,小四十九和小五十他们打下的北地,失不得啊。”
郑杰颔首道:“殿下明鉴。北地之重要,臣亦知之。但臣的建议,仍是以唐藩、秦藩、宋藩和诸外省的铁路为先。其次是秦洲,汉洲,最后是北地。理由有三:
其一,劳力不足。藩民和外省之民的确好用,但谁也不是傻子。这么多年的消耗下来,近乎耗费了一亿数的藩民和外省之民。元武十年以前,藩民暴起为乱案例还是鲜见的,纵然有一些,但多不成气候。可元武十年,尤其是元武十五年之后,藩民和外省之民作乱的事,几乎每个月都能听到。而能传到中枢耳中的乱事,其规模绝不会小!
如果这么多条铁路同时开工,所消耗藩民数将会骤增,必然大大激化矛盾,短期内,藩民和外省之民作乱的新闻,必呈星火燎原之势!
纵然可以反手平叛,但也将会埋下不安稳的后患,除非朝廷准备将数千万藩民悉数斩杀。”
“其二,仍是国力积累不够,绝无法支撑这么多铁路同时开通。无论是运力,还是钢铁出产,亦或是枕木所耗用的优质木材,都不可能同时供给这么多铁路的铺设。”
“其三,技术积累不足。据臣所知,在铺通西域和漠北草原的铁路时,劳力的损耗极大,尤其是在冰雪之土上,想要铺通钢轨,十分棘手,进度也极慢。所以臣以为,何不循序渐进,先将唐藩、秦藩和诸外省的铁路铺通,再铺通秦洲、汉洲铁路,有了充足的技术手段积累,再铺通北地冰原的铁路,岂非更合适?
大可不必担心北地丢失,既然四十九殿下和五十殿下这般能打,就请他们卡死乌拉尔山,修建王城,堵死罗刹鬼东进之路!一应粮草供应和耗费嚼用,本土可以供应!
支撑上二十年,大燕和诸王封国必将强盛之极,到时候,修通北地铁路,将不在话下。”
贾蔷眼神淡淡的看着这位接下来十年,操持天下权柄的大学士,见其目光坚定,并不因他的注视而退缩,微微眯了眯眼,好一阵后,就在殿下气氛愈发压抑之时,贾蔷看向于万洲,就见于万洲微微颔首,笑的很是欣慰,贾蔷也洒然一笑,道:“郑卿之意,倒和太子不谋而合。昨晚和朕争执了很久,今儿朕才来问问诸卿之意。也罢,朕马上就要禅位了。天下事终究由你们来顶起,就按你们的主意办罢。
只是你们要订好计划,以五年为一期,设立一个目标,五年后回头看一看,哪些完成了,哪些没完成,也好总结反省。再进行第二个五年……
总之,朕龙御归天前,这面舆图上的那些黑线,要落实了。
不然,朕是不依的。”
……
含元殿。
黛玉看着满面笑意的贾蔷进来,面上也泛起了笑容,奇道:“皇上今儿怎么这样高兴?”
即便儿媳韩氏亦在,贾蔷也未避讳,自然的牵起黛玉的手来,笑道:“太子得贤臣,朕甚是欣慰。”
在黛玉的追问下,他将今日事大致说了遍。
不过黛玉却是先喜后忧,道:“连皇上当面,他都敢坚持己见,那将来和太子起了异见,恐怕也难调和。”
贾蔷笑道:“朕怕的不是不可调和的元辅,朕怕的是应声虫似的宰相。一个没有军权的元辅,再怎么不可调和,也没有造反的根基。这条红线,这条死线,朕已经划死了!当然,千百年后,或许会发生动摇。但至少近三百年内,发生的可能不大。
朕其实还很想看到,在太子在位期间,有强硬的元辅和他对着干,并最终没被他给干掉。如此一来,就能巩固了元辅的地位。不至于将来出现了昏君,整个大燕帝国随即崩塌。
此經流年 小說
而出现昏君的可能性,远远超过出现一名权臣。”
黛玉闻言,气个半死,盖因后世之君必是她的嫡子嫡孙,怎就会出现昏君?
她怒嗔贾蔷一眼后,又问道:“海外诸王这次果真都要回来?那可是要大团圆呢!”
贾蔷笑着点点头道:“战争已经结束了,接下来,便是漫长的和平缓冲期。等传位后,咱们就去新城,住上二年,再往唐藩博城去住,随后再往宋藩去。沿途一路都是儿孙封国,都有美景美味,该咱们尽享天伦咯!”
黛玉闻言,抬眼望着贾蔷,抿嘴轻轻颔首。
不远处,太子妃韩氏濡仰羡慕的看着这一双世间至尊至贵的舅姑。
曾几何时,天子私德在士林间的风评并不算好。
多少人暗中嘲笑他,姑姑、婶婶、嫂嫂的,乱七八糟一锅炖,着实不堪入目,实在色中之王!
但是数十年过去了,天子后宫中居然再未增添一人。
多少礼部大臣,甚至提出了后宫不可偏宠一姓女,否则于社稷不利这等直白的意见,却仍未动摇天子之心,一次大选都未进行过。
而天子和皇后之间的许多生活相处点滴,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去后,也让天下女儿家羡慕的流泪。
何谓只羡鸳鸯不羡仙,不过如此罢……
韩氏更庆幸的是,丈夫李銮处处以天子为榜样,与她也琴瑟和谐,举案齐眉。
嫁与这般人家,当真是几世所修之福也……
……
PS:还有俩章?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